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 番外之程嘉立自白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736 2019.10.24 20:00

  楚云陌,是我中学时代暗恋过的男孩儿,青春里关于风花雪月的故事都与他有关,也算是在那个冒泡的年代里,对‘恋爱’最美好的诠释。

  我和他最初认识是在学前班的时候,那时都是一堆小屁孩,我记得放学回家的路上,还要男孩儿女孩儿一对一对,拉着手手回家。

  我那时候好像是和我们班一个很笨的傻大个一样的小男生,就是楚云陌。他那时瘦瘦的,个子也比较高,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特别喜欢玩。

  我们小学那时候,老师会给表现好的同学奖励糖丸。楚云陌就是我们班学习好,有才,老师给吃糖丸的孩子。那时候那个糖丸啊,把人羡慕的呀,真真是忘不掉的回忆,不过那时候我有好感的是糖丸,不是他。

  小学毕业后因为我来了县城,而他们都在镇上,所以初中三年和小学的同学们几乎没什么联系。

  再次见到他,是在一中。那时候我是13班,他是2班。

  我记得我们好像是在学校门口刚进来的那座行政楼前见的,很意外,然后打了个招呼。几年不见,时光雕琢了璞玉,他长身玉立的站在我面前,词藻匮乏的我只能说:“真的很帅!”。

  后来见过几次面,也没怎么交流过,就是普通的打打招呼。再后来,我记得是在操场里碰见他和谢憺(也是小学同学,也很帅)的,三个人聊天很投契,不记得是谁提议的结拜,反正就是把他两认成哥了,谢憺是大哥,楚云陌是二哥。

  此后接触的就多了,也不知道是几时喜欢他的,感情总是来的这么无始无终。那时候谢憺也住在学校,就是宿舍楼前面的那一排房子中的一间。

  所以我很多时候都会跑到哪去,经常可以碰见他们,时间长了,他们的很多朋友可能都认为我喜欢的是谢憺。

  楚云陌那时候喜欢的是李嘉怡,她和我小时候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和我姐一个班,很有亲和力,又漂亮的姑娘。初中那时候,给她写情书的同学那叫一个多啊,我曾经还被他们班的同学忽悠着,给她捎带过情书。

  楚云陌和李嘉怡也是很小就认识的,我们都是二中老师的孩子,所以大家都认识。我不知道他喜欢她多长时间,但是应该很长,说不定初中就开始了,所以我们四个算是都很熟悉。

  那时候男生们都喜欢篮球,科比啊什么的,楚云陌就特别喜欢,李嘉怡也喜欢,感觉他两总是无话不谈,我就是个不在一条道上的。所以就也去看篮球杂志什么的,希望能记些东西,但是这个爱好真不能强求,培养不来。

  我很多时候回去找嘉怡,都是女生嘛,比较方便。而且一般他们联系的多,所以碰到的几率也很大。我觉得嘉怡也蛮喜欢他的,只是一直没答应,所以从一开始两个人都是我喜欢的人,觉得他两真的是天作之合,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想法。

  总体感觉就是自己蛮多余的,而且他们一起玩也很少叫我,很失落。那时候周五晚上不是不用上晚自习嘛,然后有时候就能碰到他们班里一群人在爬西山。我应该一起去过一两次,记得不清。

  记忆比较深刻的一次是,那次学校运动会,我报了3000米。比赛前有试跑一次,那次是他陪我的,我们一起在操场转了10圈,然后他教我说跑不动了,就尽量把膝盖往高抬,那样一步跨的远。

  经常下午自由自习跑操场看他们打篮球,真的很帅,篮球这种东西的存在,大约就是让本来就很帅的男生更帅,奔跑,跳跃,投篮,运球,真是神采飞扬,青春年少!

  有一次他打篮球把腿扭伤了,后来确定是骨折。回家差不多修养了两个月。那时候也没有个手机,不过qq上也聊过几次。后来记得很清楚,他回校的时候我遇见了他,真的很开心啊,我觉得嘴角真的快扯到耳朵后面去了。就那样开心了一天,后来想想,真的很少再有那么开心,且开心的时间那么长的时候了。

  我们刚刚认做兄妹不久,一起去嘉怡的房子,她在外面租的房子。然后我们比手的大小呢,那是第一次亲密接触啊!对于我一个连异性的手都没碰过的人,我两的手掌合在一起,真真的满满的都是悸动。

  后来我们三个人躺在床上,一个枕一个人的身上,这应该是第二次亲密接触。当时具体的也都记不清了,就记得有这么个场景,后来好像再没有过亲密的接触。

  那是晚自习都是课外书的时代,所以有时候也会借着借书的名义去找他,所以他们班有很多人也瞎起哄。

  高二的时候,他有一段时间住在姑姑家,正好我两都在一个巷子,所以就一起回家,反正是很开心,虽然也没有任何进展。

  不过我记得有一次就差不多到亨佳超市那里,他说我跑的这么快,他要是追我是不是很难追上。那时候也没有多想啊,说不定话里有话,机会没把握住。

  有时候也想着早上能不能来个偶遇,就起的比较早,到巷子口或者她姑姑楼道里去等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只见过一两次。

  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也觉得可能班里闲话比较多,我两又不一起回家了。不过有时候能遇见,有时候我也故意创造偶遇的机会,后来他住校了。

  嘉怡比我们大两级,高三的时候第一年考的不理想,然后复读的时候我们高二。所以每天都很刻苦,我觉得他可能有一些挫败。

  后来高三了,嘉怡考到本省L城了,我姐也在L城,都认识也挺熟的,那一段时间他和我姐也聊的挺嗨的。

  然后我两都高三,开始了冲刺前的准备,他们家里人联系,他搬到了行政楼的家属房里,一个人住。

  那时候我姐就拜托他,给我辅导辅导功课。所以有时候下午放学,就去他房子里看书,做题,现在也不知道那时候学到了什么没有。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不太能遇见他了,下午我常常会去他房子那边看一看,他大多数都不在。所以我就一直在那个楼后面的楼梯那里背书,期望能遇见他。

  可能生活的轨迹都发生了改变,能见到的次数很少很少,记得有一次正好快上晚自习了,他出来时见过一次,给了我一根香蕉。

  不过有一个小惊喜就是,那时候的政史地复习资料都是厚厚的一本,我经常可以发现他在里面写了字,具体不记得了,大概意思就是“这个做的还不错”、“那个没有认真做什么的”,下面还会有他飘逸的签名。

  那些书都是放教室里的,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写的,所以每次发现后都很意外,也很疑惑。

  高考他去了重庆,我留下来复读,但是差不多一周给他打一次电话,有时候也会借手机给他发短信。

  后面意外得了个手机,我就经常给他发短信。记得冬天里回家的路上,是一路聊回去的。他还提醒说,冬天下雪天,玩手机小心滑倒。

  后来,他和嘉怡终于在一起了,也就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我觉得差不多玩的好的异性,都是从暧昧发展过来,然后各种原因不能在一起,反而还比较会变成好的朋友。

  喜欢也不是永恒的!

  关于青春中那些肆无忌惮的追寻,关于记忆中那些风花雪月的遇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苗银说:“那不是爱情,是我太单纯,被他骗了!”

  宁蕤说:“我没有想过要怎么,就只是偷偷暗恋着,完了该学习的时候还是学习,只是偶尔发发呆!”

  程嘉立说:“喜欢也不是永恒的!”

  苏向暾说:“心里还有人可以喜欢,真是一件幸运且幸福的事。你能感觉到自己那颗心脏是鲜活的,里面有酸甜苦辣咸,而不是心如止水的寡淡无味。趁着喜欢,就认真的去喜欢!”

  青春中情窦初开的金色年华,谁不会把目光锁在一个异性身上,只是有的人会成为一道心伤,有的人会成为一道心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