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蝴蝶效应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113 2019.05.18 19:50

  当天晚自习,这六张测名字分数的纸,传遍了13班教室。接下来,测名字的分数和改名字这件事,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在13班掀起来了热潮。

  不出两天,整个四楼都风行起来。不到一周,这股风越吹越猛,甚至席卷了整个年级,殃及二、三年级。

  所有的同学走在路上,碰见熟人都会问:“你名字多少分?你改名字了吗?改了什么?”

  而掀起这股风的苏向暾,也是其中一人,在楼道碰见文君尧和沈脩还问:“你们的名字都是多少分?”

  “哼哼,95分,有什么问题?”文君尧挑眉反问道。

  “没,好名字。我就喜欢这个‘君’,君子的‘君’多好啊,你以前还用军队的“军”,前后两个字都不搭。”苏向暾道。

  “哦?你喜欢这个君?”文君尧靠近她,笑意有些坏坏的问道。

  苏向暾抬脚就踹他,“文君尧,你怎么这么快就学坏了?我说的是你的名字,不是……”

  文君尧笑呵呵的躲开。

  “不是什么?不是他这个人?”沈脩又把头靠过来。

  “沈脩,你也找打是不是?”苏向暾又飞起一脚踹沈脩,力道之狠远远不是刚才那种做样子。

  沈脩向教室跑,还不忘了拉着文君尧,“咱们快跑,不要理这个野蛮人。”

  苏向暾看着他两的背影,笑了笑,转身回了教室。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

  13班的语文老师抱着一沓作业本,沉着脸走进教室。

  体育委员喊:“起立!”

  全班同学站起来齐声喊:“老师好!”

  老师径直走向讲桌,将手中的作业重重的扔在讲桌上,作业本顿时有许多掉在第一排的桌子上,地上。第一排的一位女同学被吓的一颤,往后退了退。

  老师黑着脸,有些不情愿,咬牙切齿的道:“同学们,好!请坐!”

  全班同学都有些忐忑不安,却又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惹到了这位上了年龄的古板老师,只能茫然的坐下。第一排的男生顺势蹲下去,快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课本,还回讲桌上。

  老师站在讲桌旁,大声的喝斥,“一夜之间,咱们班冒出来了许多我不认识的学生!”大力的在讲桌上拍了三下,才又厉声喝责:“请问你们才冒出来的这些人是僵尸么?”

  全班同学安静的使教室内落针可闻,只有老师在讲台上走过来走过去,最后站定在讲桌旁,缓了两口气,才冷静的质问:“究竟是谁让你们擅自做主改名字的,名字是随便能改的么?你们肚子里才有多少点儿墨水,就敢嫌弃父母赐给你们的名字了?”

  全班同学将头一低再低。

  老师随手拿起一本作业,看了眼封皮上的名字,然后抬起头看全班同学,“吕宏,是那个?”

  坐在后排的体育委员吕小奇站起来。

  语文老师看着他,质问道:“又绿又红的,你究竟是想红还是想绿?”

  全班同学除了吕小奇,在这种本该冷肃的气氛下,却没有一个人忍得住:“噗,哈哈哈......”

  他红着脸低着头,嘴巴嚅嗫却没有发出声音。

  老师的脸色依旧难看,扔下手里的作业又拿起一本,看了一眼,拿作业本敲了敲讲桌,同学们不敢再笑,安静下来。

  他冷哼道:“笑,都还有脸笑?自己的名字改的乱七八糟的!还敢笑?周思吟又是哪个?”

  一名高个女生默默的站起来,一脸沮丧。

  老师挑眉,表情不屑,“是你,周彩丽?连一篇课文都要背好几天的人,你以为你改个有诗意的名字就会背诗了?作业写的错别字连篇,今天的作业拿下去重写!”

  周彩丽垂头丧气的走上前去,领走作业本。

  老师:“剩下的我就不一个个的点名了,全都给我改回原来的名字,谁要是不改,就叫家长来和我商量!好了,上课!”

  这改名字的风潮,在各位老师的强制镇压下,总算是渐渐平息下来。然而,这也不妨碍大家抓住这股热潮的尾巴谈论此事。

  张庭宇老师是对面15班的班主任,教15班和13班的政治课。他讲完课,停下来,看着全班同学,“接下来我叫学生来回答问题。苏向暾?”

  苏向暾慢吞吞的站起来,张庭宇老师一挑眉道:“原来是你!”

  这声原来是你,也是有原因的,政治老师喜欢课堂提问。这学期学的是经济政治学,第一课讲什么是商品。于是开学的第一节政治课上,张老师讲完课之后,随手一指,“这一列最后一名同学,请问坏了的包子是不是商品?”

  “不是!”毕竟是第一堂课,苏向暾正在认真的听,被提问也很自信的回答。

  “为什么?”

  “因为坏了的包子虽然是劳动产品,但是不具有使用价值,无法用来交换。”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以次充好,商家不告诉你这个包子坏了,同样进行交换,你说它是不是商品?”

  “但是老师你已经明确的告诉我它坏了呀,我已经知道它不具有使用价值了,所以它不是商品。不能否认商家会将不是商品的东西充当商品,但是就这个坏了的包子本身而言,它已经不具有商品的属性了。”

  “请坐,有没有同学持有不同的意见?”

  有五六个同学举手,老师指了其中一个男生,“这位同学,请说说你的看法!”

  “商家以次充好的坏包子,被买走了,就是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所以它算是商品!”

  “剩下的这几个举手的同学与他观点一致?”

  “是!”

  “那么你们买了坏了的包子会食用吗?”

  “额,不会!”

  “那也就是说它没有了使用价值,而交换价值也不等于价值。商品,它不仅仅是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同时也是价值和使用价值的统一体。所以坏了的包子不属于商品。前面那位女同学说的对!”

  有了这第一次,后面也就陆陆续续被提问了好几次,但是老师也从来没有问过她名字。

  今天这是怎么了,名字还被老师惦记上了?

  张老师似笑非笑,似嘲非嘲:“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初升的太阳?好名字呀!听说咱们校园现在出现的这股,改名字的风潮,就是你这轮初升的太阳照起来的?”

  苏向暾表情很无辜,“老师,不关我的事儿,我只是改了自己的名字,管不了别人改名字的事!”

  张老师瞪着她,质问道:“你敢说你没有怂恿身边的同学改名字,甚至为他们取好名字?”

  苏向暾眨眨眼,“这个么?”语气略微停顿,觉得还是不能撒谎,“这个我只是开玩笑的!”

  张老师语气变得格外认真,“你知道你给老师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么?一夜之间,原本刚认识的同学又都叫不上名字了,我甚至连我们班的班长,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更让人头疼的是,新名字里出现了许多字,生僻到甚至连老师都要去查字典的程度!笔划多的字,叫起来就顺口么?寓意就更好么?你既然这么好学,以后课堂上回答问题就你来吧!”

  “……”苏向暾悲催,无法反抗,我真没想到这事会被捧的这么高。

  “你们也是,马上都要接近18岁了,正式成为一个青年人了,还不会独立思考问题么?遇事就知道盲目跟风。”张老师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

  “做什么事有什么意义,会得到什么结果,都要想清楚了再去做。好了,老师也就再多啰嗦了,我们继续上课。苏向暾,请问:债券的分类有几种?分别概述一下。”

  幸好是背诵了,苏向暾侃侃而谈,“有三种,分别是……”

  对于时间这种东西,有时候你觉得它很慢,有时候它又快的飞起。本来新入学的新鲜感还没有过去,就已经迎来了期中考。

  班主任程老师的数学课上,“上课前先说件事,下周是第十周,新学期已经过了一半,也就是要开始期中考试了。为期五天,一天两场,周五早晨考完之后,就可以放半天假提前回家了。”

  他弹了弹手中的纸张,“这是关于考试相关事宜的安排表格,课后请班长贴在公告栏中,同学们下去看。这是你们上高中以来的第一场考试,请务必慎重对待,认真复习!好了,下面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

  虽说是期中小考,但是一中同样很看重,与期末考一样严格,尽然有前后两个老师监考。苏向暾还没有心里准备,不,应该说,从小到大,考试都是临场发挥,没有哪一场是有心理准备的。最多,就像现在这样。

  中午的楼道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她拿着历史书站在窗台前,摊开书本,从第一页开始,课堂画的重点,以及做的笔记。她的眼睛开始快速的扫描,脑海中模拟着另有一个自己在读,语速极快,坚定有力,一个知识点两遍。

  长一点的就三遍,比如说:鸦片战争的历史意义。苏向暾脑海里的小人儿在读:“第一......第二......第三.......第一......第一……”

  她旁边的教室里还空荡荡的,墙上的时钟从12点半开始,一针针走过,伴随着她手下的书一页页的翻过,她完全处在入定的状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