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备考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990 2019.06.23 10:31

  黑板上的倒计时一天天减少,沉浸在数学题海里,十分枯燥。苏向暾验算着一个几何题,结果却与答案不一致,心里突然烦躁,在稿纸上接连写了好几个“静”字。

  视线移到握笔的手背上,这里本来应该有道疤痕的,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不留疤的体质,苏向暾并不喜欢。要不是初三那年,窗户射进来的阳光照在文君尧惊慌失措的脸上,也记不住他就是坐在自己右边的,他伤的是自己的右手。

  手上的疤痕留不住,心里的疤痕却怎么也除不去。苏向暾看着胳膊上用文具小刀尖刻的那个“亡”字,痕迹已经很淡,也快消失了。本来是想刻个“忘”字的,只是底下刻了心,又怎么还能忘了呢。

  唉,文君尧啊文君尧!为什么每次都要站在我身边?张初涵找来时,你选择站在我身边;沈脩生日,你替我挡酒;我生日,你坐在我旁边帮我招待男生。但凡有事情或者朋友们一起玩耍,你都自然而然的站在我身边。要说是普通朋友,你却每次都比沈脩做的多一点,你行男朋友之事,却拒不加男朋友头衔,你这个朋友当的真好啊!

  苏向暾又在稿纸上的同一位置,重叠着写这个名字,最后只留下了一片黑迹,什么也看不清。

  没有办法集中精力,焦躁而无力,脚下空荡荡的没有着力点。不能一动不动的坐着,这样只会表面发呆,脑海里却在循环播放每一次见面的场景,其实或许只是平常,但是她自己会美化场景之类的。

  也有试着在操场里走来走去的背书,学着宁蕤那样,背出声了,大声的告诉自己,这是在学习,但是没有效果。晚自习铃声响了后,再回忆背过什么东西,大脑里一团乱麻,好像什么都有,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把冰凉的手背贴在额头上,想让这个循环播放记忆的大脑清醒清醒,或者那温暖的阳光通过手心照进心里,将那些记忆凝固成的坚冰消融。

  课间,后排的几个男生玩闹,其中一个男生飞速的旋转着扫把,别的人都进不了他的身,他笑的开怀明媚。苏向暾撑着下巴,看着他笑的欢快的样子,不由抿唇微笑。这才是中学生该有的样子,朝气蓬勃,而不该是自己这样死气沉沉、老气横秋的模样。她拍拍脸颊,“打气精神来吧!”

  下午自由自习,作为一个文科生,除了数学,别的科目都要背诵,所以教室里并没有几个人。苏向暾深吸一口气,然后将所有的浊气都吐出来,翻开第四本数学课本,开始看概念,例题,验算课后习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班里一下课就爬倒一片,明明一教室人,却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甚至连呼噜声也没有。静,静的可怕,静的窒息。连班级里倒数的同学似乎都在拼最后一把。

  苏向暾也练了一种生物钟,下课铃响起的瞬间,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跟深度昏迷一般,上课铃响过后就醒来了,同时大脑也清醒的如被清水洗过一样,状态很好。偶尔有一两个出去的,也都轻手轻脚的,不敢弄出声音。

  高三终于可以自由换同桌,苏向暾又和老同桌宋跃坐在一起。她上课睡觉的时候,总会叮嘱苏向暾及时叫醒她,她自己提供了好几种方案,比如说让苏向暾拿圆规刺,比如说拧胳膊,掐手背。

  有时候她会睁着不甚清醒的眼,让苏向暾用力,但是,掐青了她的手背,也只能让她清醒那么一小会儿。

  比如说现在,本来已经叫醒了她,但是现在,她依然低着头,睡的很不安稳。睡着了,整个身体就慢慢移过来,拿在手上的笔,从笔记本开始画弧,画到快要彻底倒下去了时,猛的被惊醒那么半秒钟,坐正了身体,又开始下一轮熟睡。

  苏向暾在她每次倒过来的时候都抽空余光瞄瞄她,以防她掉下桌子。这种夸张的幅度,让人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估计再睡几分钟就可以了。没想到她都画了几十个弧了,幅度越来越大,却半点清醒的迹象也没有。

  苏向暾无奈的叹口气,抬头看了看老师,老师仍然再讲课,并没有特别注意这里。再看看教室里,彻底趴下去的都快过半了,像同桌这样一晃一晃的,或者头一点一点的也不少。身体还坐直的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像苏向暾这样眼神没有变成蚊香的,还在低着头做别的科目。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苏向暾竖起食指,在宋跃胳膊划过的必经之路上,拦截了她,顺便在她干瘦的手背上捏了捏,她才醒了,睁着一双红彤彤的白兔眼迷茫的看着苏向暾。

  “醒醒,快半节课都过去了。”苏向暾悄悄的说。

  同桌这才扫了一遍教室,然后果断倒下去,爬桌子上了,闭上眼嘀咕道,“撑不住了,让我睡。”然后砸吧砸吧嘴就没动静了。

  苏向暾好笑的摇摇头,就开始认真的做数学题了。睡眠对于她来说,还算足,晚上11点半睡,早晨六点起。

  估计没有人会像她这样早的结束今天,大多数人甚至恨不得把今天和明天连一起过得了,困了稍微眯一会儿就行。

  苏向暾不行,她不是在复习,而是正在学习,才在过第一遍,不保持一颗清醒的大脑无法看懂例题,理解概念,理顺逻辑。在这个关口,真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将数学的六本书认认真真过一遍,将这一门课的成绩提上去。

  至于别的用来背诵的科目,真的让人很头疼。看到宁蕤背书的语速都比平时更快了,她心里一阵紧张,手心都冒冷汗,却集中不来精力学习。就像古武练内功的人,练了很久,奇经八脉里也只练出了零散的内力,却怎么也凝聚不起了,不能运功水上漂,踏雪无痕。

  下周一开始一模,周六补完课要把所有的书和资料都带回去,值日生打扫卫生,布置考场。苏静晨和宁蕊照常走在最后,收拾好桌子一抬头,有种教室里被洗劫一空的感觉,无端的让人心里没底。

  前两天都考过了第四模拟考,苏向暾还没有来的及重视模拟考,包括模拟考的前一天,她都还在看数学课本,赶进度。数学成绩有进步,但是不明显,总分也只是几分几分的增长。

  接近八模的时候,苏向暾终于看完了最后一本数学课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晚自习下了,和宁蕤一起去校门外的书店里,买了一本历年高考真题,近十年的,各个省份的都有。

  付钱时,女老板看着苏向暾提醒道:“你现在才买这本,怕来不及做了!”

  苏向暾没说话,只是笑着付了钱。

  这栋楼本来就是一中的图书馆,只是一楼向着街道的是铺子,都是一中的老师或者老师家属在经营,所以才会提醒同学。

  苏向暾开始做数学的高考真题,抽空会注意一下文科和语文的答题技巧,英语只能放弃了。

  这天晚自习下了,苏向暾和宁蕤照样在教室里延长一个小时的自习,到十点才收拾书本回家。

  “娜娜,要不你以后不等我了,自习下了就回去复习吧?”宁蕤认真的说。

  两个人租的房子比较近,但是宁蕤家里还有妹妹弟弟,有些吵,所以在学校延长自习。苏向暾现在是一个住,所以在哪里上自习都一样,最后决定等宁蕤一起,晚上一起回家安全些。

  “怎么了?”苏向暾不解的问。

  “我看最近有好几个同学都围着你问问题,你不是就没有时间学习了?”

  “还好,她们问的都是考试题型。而且我要给她们讲清楚,就要自己先将整个解题思路在脑海中过一遍。在给她们讲的过程中,加深记忆是一个,还有记得不清楚的也可以随时查阅。我数学功底本来就薄弱,她们的题也可以帮助我查漏补缺,还可以以老师的角度思考问题。”

  “真的?不打扰你复习计划就好!”

  “没事儿,我现在就是多做题。”

  要不是宁蕤提醒,苏向暾还没有注意,不知道从什么起,自己周围的同学都会过来问数学题。心里还是很高兴,一个考过四十五分,倒数几名的形象终于倒转过来了,虽然只有数学这一门课程。

  “哎,苗儿,干嘛去,一起?”苏向暾见苗银抱着本书从桌边走过,便放下笔拽着她的袖子问道。

  “去操场的小角落里!你跟去做什么?”宁蕤小声说道。

  “操场的小角落”出自于一中老师们的口中,代表在看不见的地方干些拉拉小手,谈谈恋爱等不可说的风花雪月的事情。

  苏向暾听见了疑惑的抬头看着苗银,等待答案。

  结果苗银也没想平时那样反驳笑闹,反而一脸平静,甚至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

  苏向暾皱着眉指了指挂在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赫然是62天,“看到了吗?苗儿你可得悠着点!”

  “我也不想啊!”苗银闷闷不乐的说了一句,走开了。

  苏向暾惊愕的回头问宁蕤:“这是什么情况?”

  “就是你看到的情况呗!”宁蕤两手一摊,翻着白眼道。

  这时程嘉立和赵梓莼也注意道这边的情况,都过来趴在宁蕤的桌子上。

  “出了什么事?”程嘉立就问道。

  “咱们家的苗啊,摊上事儿了!”宁蕤撇撇嘴道。

  “到底什么事儿啊,这么严重!”赵梓莼拧眉道。

  “好像动心了!”宁蕤也不太确定的说。

  “啊?”程嘉立和赵梓莼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是什么时候的事?是谁?”苏向暾冷静的问。

  “她这样子都好几天了,前几天还高高兴兴的,最近就一脸愁苦忧郁,好像失恋了一般。”宁蕤道。

  几双眼都巴巴看着宁蕤,等着宁蕤继续说下去。宁蕤叹了口气继续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只说是四班的一个男生。我见过,长的就那样,只能说不丑。有些忧郁,有些文艺范儿。据苗说,经常找她说话,一来二去,就这样了。”

  说着说着宁蕤突然激动起来,“哎,你们知道吗,我感觉那家伙就是欺骗咱们老实的苗儿。混蛋,敢勾引我家苗儿,真想揍死他!”宁蕤气愤的挥着拳头。

  “你要真揍了,估计苗儿跟你急!”赵梓莼翻着白眼道。

  “你就没劝劝苗儿不要再去了吗?”程嘉立道。

  “怎么没劝?我说,你别听他的,那家伙是个骗子。你们猜苗儿怎么说?”说到最后宁蕤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气愤的不行。

  “快说,别卖关子了!”赵梓莼催促道。

  “就算是骗我的,我也认了!”宁蕤学着苗银无所畏惧而又认真的样子道。

  “这个家伙……”程嘉立咬牙道。

  苏向暾心里在想,劝了有什么用呢,就像那个时候,不是没有人苦口婆心的劝过自己,可到头来怎么样呢。不是不明白,不是不放弃。而是心不由己,就是想靠近他,就是想走近他,就是想将他的音容笑貌镌刻心间。就像心头一滴鲜红的朱砂痣,不给人碰,不给人问,只自己一个人的,默默的欢喜着,偷偷的想念着,悄悄的珍藏着。

  几个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一时没了话。气氛有些凝固,几个人沉默了会儿,无可奈何,都趴回了自己的桌子。都拿着笔看着卷子,却都没认真的做题。

  于是每天自由自习的时间,八双眼睛就这样齐刷刷的目送苗昕懿抱着书离开,有时候欢喜,有时候忧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