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文理分科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201 2019.05.26 15:38

  中午放学,苏向暾随着人流回家吃饭,两个耳朵上都塞着耳机。突然有人从她身后扯掉了右边的耳机,她偏头看向右边,是文君尧。

  “傻了嘛,这么劲爆的音乐,还放这么大声。不用耳机都能听得到,耳朵不要了?”他二话不说,从苏向暾手里掏出MP3。吧嗒吧嗒,两下把声音减下去。

  拿着耳机,伸长胳膊从她头上绕过去,整个人也从她身后转到她的左边。将耳机插在右耳上试了试,又减掉一阶音,才带上耳机听歌。

  “你喜欢这种劲爆的音乐?前两天用我MP4循环纯音乐的是你吧,我还以为你喜欢那种伤感的音乐呢!”文君尧挑眉看着她。

  “也不是喜欢这种音乐,只是它会干扰我的意识,让我不再想起某些东西。伤感的音乐总是容易扣人心弦,让人哀而成伤。”苏向暾淡淡一笑回道。

  “什么意思,你不想想起什么?”文君尧有些疑惑的问。

  “没什么,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场景似乎有些惊人的相似,上次是小说,责备她眼睛不要了;这次是音乐,责备她耳朵不要了。

  文君尧这个人呐,你给的好不是我想要的好,就不要给这么多好不好?

  要是沈脩,她心情好会怼一句,“就是不要了怎样?”心情不好时,大约会怼一句,“要不要关你什么事儿?”

  但是,文君尧不是沈脩,她就算话到嘴边了,也会咽下去。因为这个人总是温柔君子型的,不想沈脩那样‘皮糙肉厚’型的。其实,这只是她自己的偏见,她只愿意看见她想看到的东西。

  班会课上,程老师站在讲台上,手里拿着笔和一张表格,“高一就快要结束了,大家都知道高二要分科,选什么想来也都已经有了决定吧。下面我统计一下,从第一排开始。”

  苏向暾自己琢磨,以她现在的成绩,理科勉强能及格,但实在拿不出手。后面两年靠自学补上来,可能性也不大。唉,看来与理科无缘了。文君尧他,肯定选理科吧。我要是选理科,有没有可能分进一个班级?

  唉,苏向暾心底再长叹一声。她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对自己说,你还是别任性了,人家是别人的男朋友不说,你自己也得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对吧。算了吧,就文科吧!

  程老师道:“下一个,苏向暾!”

  苏向暾:“文!”

  “程嘉立!”

  程嘉立:“文!”

  班主任低头在她们的名字和文科交汇的地方画上对勾。

  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了文科,其实苏向暾还是很喜欢理科的。看着班主任已经写下她的选科,心里不免遗憾。不过能和程嘉立一同分进文五班,大约是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文君尧、沈脩和季言凝都选择了理科。而且两个男生在高一的时候,学习认真,成绩不错,被分进了尖子班理科三班。季言凝分进了理五班。

  高二开学报名,苏向暾站在文五班门口,看见讲桌上,被围着的班主任竟然还是程老师。程老师当班主任是不错,对她也很照顾。但当数学老师就有些不够了,讲课照本宣科,解题思路也有些不清晰,做不到举一反三。

  苏向暾有些失望的靠在文五班门口对面的墙上,看着围着班主任报名的同学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名同学也下去了,才站直身体,打报告进去报名。

  文君尧和沈脩初中时其实关系一般,高一第一学期同住一个宿舍,第二学期合租了房子,高二又同时分进了理三班,越发的形影不离。

  街面上还残留着春雪,中午放学后,同学们涌出学门。人潮中,程嘉立和苏向暾牵着手。

  苏向暾皱眉抱怨,“菲菲,你有没有觉得,老程讲数学照本宣科都宣不下去?”

  程嘉立点头赞同,“是有点,刚才这节课上,他自己都算不下去了!”

  苏向暾叹息一声,“唉……原本以为高二会换个老师,没想到还是老程教数学,当班主任!”

  程嘉立道:“我听说高三的老师极有可能还是原班人马”

  苏向暾惊呆,拉住她的手脚步停顿,“不是吧!不会这么衰吧?”

  程嘉立看着前面,“不知道哎!但愿不是!”

  她晃了晃苏向暾的手,用下巴示意苏向暾看前面。苏向暾顺着程嘉立的视线望过去,看见沈脩走在前面。

  这是这学期第一次见面,苏向暾便大声招呼了声:“沈脩!”

  沈脩听闻,笑着回头,“假期过得怎么样?”

  苏向暾同样报以微笑,牵着程嘉立的手还晃悠晃悠不停,“简直乐不思蜀,要不是开学了,我都想继续过下去呢!”

  和沈脩寒暄了几句,正打算问问文君尧呢,却见沈脩旁边的男生回了头,朝着苏向暾笑了笑,赫然就是文君尧。

  他身姿挺拔修长,上身张扬的红皮衣,下身紧身黑色牛仔裤。头发修剪的整齐精练,额前留着薄薄的碎发,脸上笑容温润尔雅。

  苏向暾的笑僵在脸上,换上怔楞迷茫的表情。晃悠着程嘉立的手顿住,脚下的步子也彻底停驻。

  文君尧扑哧一笑,“怎么了?不认识了?”

  苏向暾嘴唇嚅嗫着动了动,做出了叫‘文’字的口型,却没有发出声音。她几乎是被程嘉立拖着走的,而文君尧和沈脩也走上了分路口。她边无意识的随着人流往前走,边怔怔的看着两人走远。

  原来在自己不知道、没有参与的时光里,他的背影已经挺拔到这么陌生了,陌生到这么近的距离,我竟然都没有认出来。我们真的只能越走越远吗?

  苏向暾咬咬嘴唇,似乎要哭了的表情。闭了闭眼,同时深吸一口气。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她心里突如其来的惶恐,让她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来回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笑着走开。

  她知道文君尧和张初涵在一起,自己不该再去找到,可是一想到将要和这个人陌生,就焦躁不安。这场镜花水月,终究会归于虚无,然而陷入其中的人却看不破。

  涉足一片沼泽泥地,越是挣扎,越是陷的深。绝望和恐惧就像蛛丝,裹住你猎物般的心脏,越缠越紧,窒息,到无力挣扎。不由自主的靠近他,才能得到那么片刻的救赎。所以放纵自己的心意,由着自己的脚步走向有他的地方。

  苏向暾这学期的同桌是一名比苏向暾略高的女生,叫宋跃,成绩也比苏向暾略高那么一点点,是个很认真的女生。

  她要是听见八卦是谁喜欢谁,或者谁和谁分手了,哭的厉害什么的,她都会说:“一群小屁孩子,懂什么爱情,还哭哭啼啼的,丢不丢人。”

  要是听说苏向暾找文君尧或者沈脩去玩了,她必定会说:“桌桌,有意思吗?大好的时光,你不学习,白白浪费在男生身上!”

  苏向暾和宋跃刚开始称呼彼此为同桌,后来说好一个叫同同,一个叫桌桌。只是都认为“同同”理所当然的大一些,抢着当。于是都叫对方桌桌,叫来叫去,两个人都成了桌桌。

  开学过了几周,班主任和文三班的班主任,商量来一场联谊活动。文三班的班主任是三班和五班的英语老师,两个老师征询同学们的意见,最后决定在周末去秋游野炊。

  班级里分了7组,每组9个人。班主任大概是按照成绩排名分的,苏向暾这一组女生比较多。程嘉立,宁蕤,苗昕懿,赵梓莼,苏向暾,宋跃,剩下三个男生,宁蕤的同桌盛泓瑞,一个叫李铭钰的,一个英语课代表冯宜斌。

  老师给每组拨一笔班费,他的要求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带好生鲜蔬菜调味品等,到地方自己做。周五下午,小组几个人聚在一起商量做什么菜,由谁来做等的细节。

  苏向暾他们组最后决定做10个菜,凉拌炒菜各半。凉菜这么多,主要是怕到时候抄不熟,或者抄糊了,也不至于饿肚子。米饭和粥什么的肯定煮不熟,最后决定由盛泓瑞买些饼子带上。

  做菜的就宁蕤和苏向暾会,苗昕懿主动抢了洗菜切菜的活计,锅碗碟等用具分给了三个男生。

  周六按照计划,苏向暾、宁蕤和苗昕懿去买菜,买好了之后,由苗昕懿带回去洗切。怕菜买早了不新鲜,所以选择了下午太阳偏西时买,买好之后各回各家。

  苏向暾赶着晚饭前,去了文君尧的房子里一趟。是去拿相机,也不知道是文君尧找谁借的。

  星期三班主任宣布了这个活动的策划之后,苏向暾就去给文君尧和沈脩炫耀了一番。在他们羡慕班费还可以这么花时,她还心有不足的随口抱怨了一句,“要是再有个相机就更好了”。

  文君尧听后就说:“相机我给你解决,周六来我房子里取!”

  果然文君尧没有食言。苏向暾十分喜欢摄影,尤其是风景照。拿到相机后,就喜笑颜开的摆弄,对明天的野炊更加期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