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呼朋唤友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972 2019.06.15 00:58

  苏向暾看惯了她这样子,大概只要再重复两句‘真的真的知道错了’,她就原谅了自己。所以她乐此不疲的惹宁蕤瞪眼儿,然后再抱着她的胳膊不停摇晃,嘴上再认错歪缠一番。

  “那这样的话还差一辆?”看着她两个闹得差不多了,苗昕懿才问道。

  “我们院子的邻居有个自行车,我可以借到!”赵梓莼回道。赵梓莼也是在外面租了房子,一个大院子里有好多家,时常听她说起他们院子里的一个理科男,虽然苏向暾几个都没有见过那个理科生,但是也知道和大雪的关系很不错。

  “哦~~”此起彼伏,语义不明的哦声响起,赵梓莼笑的眉眼弯弯,还一本正经的说:“真的可以借来!”

  “哦~~我们有没有你借不来,急什么?”苗昕懿也作一本正经样,刚说完就绷不住笑开了。

  “我们家雪儿是谁啊,美女!还有她亲自出马借不来的东西么?”宁蕤道。

  “那个当然,我们都没有怀疑!”苏向暾附和了一句。

  好友们七嘴八舌的打趣让赵梓莼有些撑不住,面颊上渐渐染上绯色,笑容都有些不好意思。

  打趣够了好友,几人又重新商量开来。“那行车就够了,这两天天气太热了,咱们早晨走早一点,中午饭就在苗儿沟吃,下午太阳不那么毒了再回来怎么样?”程嘉立提议道。

  “好啊,可是中午吃什么呢,野炊自己做?”宁蕤问到

  “没法儿做,还要带锅碗瓢盆什么的,麻烦!就咱们几个能吃多少,买一大包面包零食,水果,饮料什么的,将就一顿就好了!”苏向暾道。

  “嗯嗯,这个主意好,亲嘴片,辣条,麻辣棒......”苗昕懿瞬间列了好几种麻辣食品,眼看着说的自己都要流口水了。

  “麻辣的,麻辣的,小心把你自己吃成麻辣味儿!”宁蕤撇嘴道。

  “你不吃?大家都听到了哦,这次买的麻辣食品没有蕤蕤的份儿。咱们吃,让她看着,馋死你,哼哼哼!”苗昕懿朝宁蕤哼了三声。

  “那还要带别的么,比如说相机?”程嘉立眼看着话题又要跑远,赶紧拉回来。

  “对对对,相机要带,要带。菲菲相机还有胶卷吗?”苏向暾对拍摄可太热衷了。

  “还有哩,那我带上,快想想还要带什么?”程嘉立问到。

  “没了,不就是出去玩半天么,轻装简行最好!”赵梓莼说。

  “那我们今天下午放学后一起去买吃的,就在校门口那几个超市吧,然后放在雪家,你明天给咱们带上吧!”苗昕懿提议。苏向暾带宁蕤,剩下的距离学校较近的就是赵梓莼了。

  “行呢,明早几点走,在哪里集合?”赵梓莼答应的爽快。

  “8点?”苏向暾也被出游提起了兴趣,不复一开始的懒洋洋的模样。

  “不行,八点太阳已经很大了,太热了,,要走就早点走!”宁蕤认真的道,其实她的表情大多数时候都很认真,给人一种可靠安全,又贴心的大姐姐的感觉。

  “七点吧,可以比平时晚起那么一会儿。然后再盘旋路集合,一起吃个饱饱的早餐,大概七点半出发,半个小时左右大概就到了。”苗昕懿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周六早晨,几个人准时发,北方一天的温差很大,何况才是五月天,早晨晨光普照,地气却凉,迎面的风也很凉爽。宁蕤抱着苏向暾的腰,双腿晃哒晃哒。苏向暾好久没有骑车,有些生疏,还带着人,且这个人还不老实的坐着。

  “蕤蕤,你再晃,再晃我把你摔下去!”苏向暾威胁道。

  “好哇,看谁先摔倒,我看不对时立马就跳了!”宁蕤嘴里说着,腿上还使劲儿晃了晃。

  “蕤蕤!”苏向暾在马路上画了好几个8字,才努力稳住车子,咬牙切齿的喝到。

  “哈哈哈,你怕什么,我对你的技术有信心,你看这么晃我都没有跳!”

  宁蕤得意的笑,却也不再晃了。

  其他三人都不敢上前和苏向暾并排,后面见她骑稳了才都笑着上前。

  “娜娜你别以为,蕤蕤是信任你的技术,或者是想和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根本就是她自己也不敢跳!”苗昕懿在苏向暾的边上道。

  “啊,真的么?害我白感动一场!”

  “你别听苗儿乱说!”宁蕤对苏向暾说。

  “我乱说,真的是我乱说么?上一次野炊,蕤蕤坐了盛泓瑞的自行车,结果没走多远就是下坡,而且特别陡,盛泓瑞一看不对就让跳,结果蕤蕤愣是没敢,两个人狠狠的摔了一跤。”

  “那能怪我吗,盛泓瑞那家伙吹嘘他骑车的技术有多好多好,结果我刚坐上去还没适应,他就让我跳。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子已经飞速的往下冲了,哪里还能跳?”

  “啊,那应该摔的很严重吧?”程嘉立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惊讶的问。

  “是很严重,宁蕤当时一只胳膊擦破了皮,肿了一周多才好。”宁蕤沉默着,似乎在回忆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苗昕懿代答。

  “咦,那怎么没有听说过?”赵梓莼疑惑的问。

  “当时你们都走捷径前面走了,盛泓瑞说他知道一条宽敞的马路,可以载人走。结果我们绕了去才发现那条路也很陡!”苗昕懿解释道,“摔了后又不敢跟班主任说,所以我们就悄悄的隐瞒了!”

  “呜呜,不许再翻我的旧伤疤了,不然我跟你急!”苏向暾左边正好是苗昕懿,宁蕤便伸直了腿踹她,却没踹到,反倒是她们这辆车子晃了晃。

  苏向暾赶紧警告她:“蕤蕤,不要干危险的事儿!还是你还想再摔一次?”

  “哎,你这骑车技术也不咋样嘛,还吹你技术有多好多好!”

  “是你太重了好不好,你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再说了我都有五六年没有骑过了。上次野炊才骑了菲菲的车一会会儿。”

  “谁重?说谁重,嗯?”宁蕤顺手拧着苏向暾的腰。

  “哈哈哈,我重,我重行了吧!”腰上即疼又痒又麻,苏向暾腾不开手,只能告饶。

  笑闹了一会儿,苗昕懿提议边走边唱歌。这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于是几个人也就放开了嗓门,跑腔跑调的唱了起来。先是课前唱的大家都会的什么《军中绿花》啊,《风中有多雨做的云》啊,《一剪梅》啊,后面就唱起来流行歌。一个人唱,会的就跟着哼哼,不会的就听着。四辆自行车并排走着,一路上不紧不慢,笑笑闹闹。像脸庞拂过的微风一样自由,恣意,欢快,无拘无束。

  到了苗儿沟才发现,沿河的芦苇被不知什么人割断了,齐齐的一茬,还没有膝盖高。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只要和朋友们一起出来玩,还是可以不在乎这些细节的。

  几个人趁着早晨的光线正好,照了好些相片。树上快成熟的杏子能酸掉牙,还眯着眼睛吃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