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与年级第一擦肩而过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139 2019.04.29 13:43

  期中考后,班主任像往常一样,在班会上统计成绩,他将几张表格放在讲桌上,“下面我们开班会,首先,我统计一下这次期中考的成绩。所有科目的试卷都发下来了吧?有没有没发的?”

  同学们:“没有!”

  魏老师:“好,那我们先统计一下语文成绩,85分以上的站起来!”

  教室里零零星星的站起来七八个同学,苏向暾和文君尧并排而立,这是全班唯一一桌两人都站起来的,就显眼很多,班主任俯身在表格上画上对应的对勾。

  魏老师:“好的,请坐!没有及格的同学站起来!”

  有同样六七名同学低着头站起来,都坐在最后面。

  魏老师沉着脸低头在不及格的那一栏快速的打上对勾,“还知道羞,你们看看,永远都是你们这几个人。要不是你们几个拉后腿,咱们班的语文成绩及格率完全可以百分百!都坐下!”缓了缓脸色,“下面是数学成绩,同样85分以上的站起来!”

  文君尧和苏向暾同样站起来,还有四五个同学。

  魏老师:“物理,85分以上的站起来!”

  文君尧和苏向暾还是一起站起来。

  几门成绩都是如此,他两同起同坐。

  “生物不及格的站起来!”魏老师再次统计后,低着头看着表格上的数据阴沉的道:“看看,看看,不及格的永远都是你们几个人,你们真的好意思么?最后一门,政治!不及格的同学先站起来,让我看看还是不是你们这些人!”

  还站着的那些人中,有一两个坐下来了,看来一直很不幸的人这次很幸运,及格了。然而一直幸运的人突然变的很不幸,在班主任的火头上,苏向暾慢吞吞的站起来。

  魏老师看还有那几个人,就没有留意后面站起来的,气呼呼的低头拿笔准备再次打勾,突然再次抬起头,终于将他的视线从教室最后面移向了前三排,看着苏向暾,“嘿!苏向暾,你干嘛呢?是不及格的同学站起来,不是85分以上的,听清楚了!老师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苏向暾把头低的更低,脸颊羞红。

  魏老师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怪叫一声,“哈?不是吧,苏向暾,政治没及格?”

  苏向暾把头一低再低,几乎要抱在怀里了。

  魏老师放下手中的表格和笔,拿起教鞭,快速的走到苏向暾桌边,敲着桌子,“卷子拿出来我看看!”

  苏向暾仍然低着头不敢看老师,默默递过去一份卷子。

  魏老师还持有怀疑态度,接过来一看,“48分!这真的是你的卷子么?”突然大声怪笑:“啊哈哈哈,苏向暾啊苏向暾,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接着语气又是一整,皱着眉头,认真的问:“你是怎么搞得?”

  苏向暾抬起头看了魏老师一眼,发现他不是很严肃,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拿出她擅长的狡辩,“这其实是个意外,要不是我认得自己的字体,我一定以为是拿错卷子了!”

  什么意外,还好意思说,实质上就是没有背,没有记,没有学。

  魏老师直接翻了个白眼,“你还好意思说,我以为你会和文君尧平起平坐到最后的。”他把目光转向旁边的文君尧,“你的政治成绩是多少?”

  文君尧抿着唇笑的很无辜,看向苏向暾。苏向暾用恶狠狠的眼神威胁他!这种招打的行为文君尧选择沉默,只是笑不说话。

  魏老师用教鞭再次敲了敲桌子,“文君尧,把你的卷子拿出来给我看!”

  文君尧这才从一堆卷子中翻了翻,翻出政治卷子默默的递给魏老师。

  魏老师裂开嘴笑:“96分!”他转向苏向暾:“苏向暾,考你一个简单的数学题,96除2是多少?”

  苏向暾咬着下唇不说话。

  魏老师挑眉问道,“很难算?你们大家说说,96除2是多少?”

  竟然真的有同学们喊;“48!”而且还不止一个。

  魏老师这才回过头继续看着苏向暾,“你年级排名是第五名来着吧,你政治成绩也不说考个八九十分了,你就是刚及格,总分也比你旁边的年级第一高啊。错失了年级第一后不后悔?下去把政治卷子错的题都改对了,然后抄三遍,不,五遍,拿来给我检查。”

  苏向暾惊呼一声,“啊?”三遍抄完都要人命了,为什么还要加两遍?

  魏老师瞪着眼质问,“你啊什么啊,有本事就考及格啊!考不及格就抄卷子!”

  苏向暾声嘀咕,“为什么是五遍啊,他们才三遍!”

  偏魏老师耳尖的还听到了,立刻就变了脸色,用下巴指着后面没有及格的同学,“你想跟他们比?”

  苏向暾识相的立即回答,“我马上抄!一定抄够五遍!”

  魏老师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嗯,这还差不多,下去在政治这一块多花点时间,期末要是还不及格,咱们再商量!”

  苏向暾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虽然这次她的政治成绩仅仅是文君尧分数的二分之一,但其实这也是她总分和名次最高的一次。这时的她心境澄明通透,只要老师上课讲一遍,她都能举一反三,而且一遍过去,就能记忆深刻,真是美好的让人羡慕的年纪与天赋。

  周五中午快上课的时候,初三的一位学姐过来找苏向暾,“我们班主任苏老师找你呢,叫你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

  苏向暾道:“哦,我知道了,谢谢学姐。”她跑去苏老师办公室,发现小婶也在,乖巧的打招呼:“小叔小婶!”

  她的小叔苏老师还是一贯严肃的表情,“来了,找你说点事。”

  苏向暾便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小婶笑的眯了眼,“看你小叔,老在孩子面前板着脸,你别担心,没什么大事。你爸和你妈中午在我们这儿来着,看你在午休就没有找你。他们在利民宾馆你大舅舅哪里,叫你下午和你堂哥一起跟他们回去。”

  苏向暾即惊讶又高兴,“我爸妈来了啊!我知道了,小叔和小婶你们不一起回去么。”

  小婶笑道,“我们就不回去了。你小叔带着初三,你知道他们是一个月才放假,还没有到放假的时候呢!”

  苏向暾不断的点头,“哦哦,我差点忘了。”

  苏老师道:“就是这事儿,别忘了叫上你堂哥,快上课了,回教室去吧!”

  苏向暾十分听话,“恩,那小婶我走啦!”

  小婶道,“嗯,快去吧,别耽误了上课!”

  苏向暾一路蹦蹦跳跳,欢快的回了教室。径直走到教室最后苏建峰的位置,“哥,我……”

  还没等她开始说重点,和苏建峰隔了一个过道的沈脩笑的像只狐狸,大声的应答,“哎,叫哥做什么?”

  苏向暾偏头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继续看向苏建峰,“哥,我爸妈在这里,下午咱们先去找他们,再一起回去!”

  苏建峰含笑道;“可以呀。三叔和三婶这时候怎么在镇上?”

  苏向暾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听小婶说的。只是小叔当时也在,你也知道的,小叔太严肃了,我多问一句话都要鼓起莫大的勇气呢!”

  苏建峰整理好书本,抬头看她,“哦,好的,我知道了。”

  苏向暾转身在沈脩的桌子上用力拍了两拍,“哼,爱占便宜的家伙,给我当哥?也不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沈脩痞痞的道:“怎么没有资格,我和你哥苏建峰可是拜把子兄弟,没听见张初涵管你哥叫大哥,管我叫二哥么?”

  苏向暾不服气的噘嘴,“我哥就是我哥,怎么会变成她大哥,你这样爱当哥,在我这里却不管用,你呀,注定不是我的妹夫就是我哥的妹夫!”

  班长隔着两排座位看着苏向暾沉着脸,“快要上课了,快回座位上坐好!”

  苏向暾不屑的翻个白眼,“切~~这不是还没有上课么,狐假虎威!”

  正好上课铃声响了,苏静晨不再理班长,为刚才占到沈脩的便宜而高兴的跑回来座位。完全没想到她说出那样的话,究竟谁更占便宜些,让人误会了而不自知。

  教室后面,沈脩的目光从跑回座位的苏向暾的背影上收回来,转头得意的看着苏建峰,在持续不断的铃声中,大声的说话,“苏建峰,听见了吗,你妹亲口说要我做你妹夫呢!”

  苏建峰看老师还没进来,伸出长腿踹了沈脩一脚,“滚犊子,在这个班里我就有很多妹妹,除了苏向暾,剩下的你随便领走!”

  在接下来一周的周会课上,班主任拿着班长上交的纸条,上面是上周不守纪律的同学名字,点名批评。苏向暾居然也在这其中,不守的纪律是:晚自习大声喧哗。

  班主任勒令苏向暾写检查,苏向暾在班主任提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辩解,只是写检查的时候就不老实了,她的第一封检查是这样写的:

  时间:上周四晚自习。

  地点:二年级三班。

  事件:据班长说,我大声喧哗,打扰到了其他同学学习。我仔细想了想,我当时应该在和书桌吵闹,和椅子说笑,和课本玩耍,和文具喧哗!

  魏老师看完嘲笑她,“不亏是作文高分的同学,这拟人句和排比句写的很好呀!”接着却突然变了脸,质问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