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还是言笑晏晏的旧时模样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278 2019.05.14 22:06

  苏向暾又是个不会安慰人的,只能默默的帮她打水带饭。

  周四这天中午,她拎着两个热水瓶,刚出楼门口,就看见文君尧抱着两本书,从宿舍楼的转角转过来。

  苏向暾下意识的门口的台阶上停住脚步,等他。

  经过女生宿舍门前,文君尧也一眼就看见了苏向暾,便带着微微笑意,向她走过来。

  也就才不到两个月不见,升了高中的文君尧好像突然温润内敛了不少,意气奋发的模样给人的感觉与初中截然不同。

  秋阳下带着笑意的音容让苏向暾的呼吸似乎都慢了许多,心情瞬间明快雀跃的让她有些不知所错。

  “怎么站在这里?”文君尧熟稔的开口,笑意微醺,犹如这初秋的阳光,明熙耀眼却不炙热。

  “等人呢!你才下课么?”苏向暾可不敢说在等你,而是晃了晃手里的两个热水瓶做借口。

  “恩,老师拖堂,你分在那个班了?”

  “13班,听季言凝说你在18班?”

  “恩,我们在同一层楼上呢,这么些天竟没见着!”

  两人都言笑晏晏的寒暄,还是同桌那时相处的样子,也还没有生疏。

  第二周星期一的班会课,班主任程老师安排了座位,苏向暾得到了她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同桌。

  这名女同桌叫程嘉立,个子自然是与她相近,一双大眼时常含笑,脸颊两边的小酒窝便时时从在,是个十分活泼有朝气的女生。

  她笑容甜美,“我叫程嘉立,你呢?”

  “秀丽的丽?我叫苏向暾。”

  “不是,是自立的立,我爸爸说有阳刚气!”她嘿嘿一笑,两个酒窝更深,“你的名字怎么写?”

  苏向暾拿出本子写给她看,她眼睛也不眨的看着那个复杂的字,“额,好多笔画,我好像没有学过这个字。”

  “读作‘tūn’,‘暾’字出自于诗经中的九歌·东君,是初生的太阳。”苏向暾解释道。

  “貌似有点生僻,要不我叫你小名吧,我家人叫我‘菲菲’,你呢?”程嘉立试着读了两遍道。

  “那你叫我‘娜娜’吧!”

  “娜娜?这个名字叫的人还挺多的!”程嘉立心直口快的道。

  “嗯呢,这个名字,小时候被我各种嫌弃,后来改成‘苏向暾’。‘娜娜’这个名字也是家人一直在用,后面就觉得这是亲近之人可以叫的。”

  “哇,这么幸运啊,那以后我也是你亲近的人啦!”她将自己拿杏眼睁的更圆。苏向暾倒映在她明亮的发光的眸子上,她看见自己微微一笑,这是个可交的朋友,她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苏向暾他们所在的教学楼是双面的,两边都是教室,中间一条两米宽的过道。一层就有八个教室,13班左边是中间楼梯,在过去是15班。18班在最左边,那边也有楼梯,所以他们那边的同学几乎都是走左边的楼梯。

  虽然在同一层楼,但是她和文君尧也有好几天没有见过面了。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他就坐在自己身边,自己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她自由自习拿着书在楼梯口转了好几天,也只见到了16班的沈脩,自己想见的人连个影子也没有见到。

  从沈脩口中,她知道了文君尧和沈脩住在同一间宿舍,就是男生宿舍楼门口右边的第二间,正对上去的四楼。她知道了,18班的班主任让他们自由选同桌,陶书茜差点和文君尧成为同桌,不过被他拒绝了,他选择了一名男生做同桌。

  晚自习苏向暾趴在桌子上,在草稿纸上无意识的乱画。想见他,我找什么借口好呢?真羡慕陶书茜,能和他在一个班,当时我要是再勇敢一点,让姨父把我放进十八班就好了。如果我去了十八班,还有没有可能继续做他的同桌呢?

  再如果我去了二中,不在这座学校,不在这座县城,会不会就会绝了这最后的希望?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吧?

  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既因为爸爸低头去求人才将她送到一中,而愧疚难安,一心想要拿到成绩以回报父母。可心思难安,上课常常走神,难以集中精力,看来学习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周末,闲来无事,苏向暾跑去季言凝宿舍里玩,正听到季言凝和文君尧打电话。

  “在西滩玩啊,确定不是在约会吗?”季言凝笑着问道。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季言凝看了坐在旁边的苏向暾一眼,笑得不怀好意,“苏向暾可正在我们宿舍里呢,小心我告密吆!”

  “别,别,千万别!”那边声音很大,几个字清晰的传进了苏向暾的耳朵里。

  挂了电话,季言凝告诉苏向暾,文君尧和他们几个哥们在西滩玩,还有女生。“一听说我要给你告密,他就紧张的连说了好几个‘别’字。”季言凝看着苏向暾的目光意味深长。

  苏向暾甜甜的笑着不回话,也不打听是那些女生,就这么自以为是的以为这是所有人的心照不宣。直到后来想起来,她一直都很疑惑,他究竟是什么意思,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又要这样让人误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目光开始在人群中游移不定,不断的搜寻。有些人,当你可以刻意去寻找时,他却似乎消失的无影无终,明明是很小的人群,明明是很小的地方,却能将他遮掩的严严实实。

  她转动着目光,倒是先看见了陶书茜。她走的有些匆忙,还是在看见苏向暾时和她打招呼。

  “这么匆忙,去哪里呀?”苏向暾随口一问,瞥了一眼她手里提着的作文本。

  “回教室写作文啊!你知道议论文是我的弱项,我真的一点都写不出了。拿回去写来着,结果到现在连个开头都写不下去。刚开学摸不清老师的脾性,又不能直接抄一篇,他说最迟今天晚自习前交。”陶书茜一顿苦水不吐不快。

  苏向暾微微一笑,朝她伸出手掌。

  陶书茜先是不明所以,突然反应过来,惊喜的道:“你要给我写?我不是在做梦吧?”

  苏向暾初中时没有给人写过作文,陶书茜是知道的。别人找到她跟前,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给你列个大纲,就算完事了。偶尔遇见她高兴的时候,她会在你旁边懒洋洋的口述,然后你自己写。

  苏向暾一挑眉,“怎么,不需要?”

  “怎么会?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她兴奋的将作文本双手送到苏向暾收手,伸出一个手指头在空中虚点,“哦,对,求之不得!”

  “晚自习前,我给你送过来!”

  “不,怎么还能让你亲自跑一趟,我自己来取。”陶书茜坚定地说,还上前抱着她的胳膊,“你真是对我太好了!”

  苏向暾有些心虚,卷起她的作文本拍了拍她的胳膊,“是松开让我回教室给你写,还是你继续抱着?”

  “回教室,一起!”

  回到13班,苏向暾翻开语文课本,第一单元综合哪里,看了看要求。便文思泉涌,下笔如飞,不到半个小时,两页半的作文已经完成了。检查了一遍错别字,她满意的合上笔。拿着陶书茜的作文本,高兴的去了18班。

  十八班门口,她一眼就看见在教室最后面和三四个男生打闹的文君尧,他笑的很灿烂。苏向暾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和班里的同学关系这么好,初中的时候,他是处在塔尖上的那种人物,除了和班长一起走外,几乎没见过他如此大笑大闹过。

  或许是她的目光在一个人身上过于专注,和他一起打闹的同学撞撞他的胳膊,“门口有个女生一直在看你!”

  文君尧抬起头,四目相对,都微微一笑。他抽出还在另一个同学手里抓着的胳膊,走出来。

  苏向暾靠着墙,他在她面前站定,微微倾斜上身,他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就伸手抽出了苏向暾抱在怀里的作文本,翻过来看向封皮,“陶书茜的?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的呢!”

  苏向暾微微仰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他眼睛一亮,惊喜的问道:“真的?”

  “骗你做什么。我刚才见你和同学玩的很开心,还从来没有见你这么放松过!”

  “现在才高一嘛,再说了,做年级第一压力很大的。”他半开玩笑的道。

  “对了,我好像没有看到陶书茜?”

  文君尧往教室里看了一眼,用下巴指着道:“那边,靠窗的倒数第二排,正转过去和后面的女生说话的那个!”

  苏向暾跟着看过去,确实是陶书茜,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叫她出来,

  文君尧就在旁边道:“算了,不叫她了,我拿进去给她吧。”

  “恩,那好吧。你跟她说,写的不好,就叫她凑合着吧!”

  “哼,谦虚,我还不知道你的本事。什么时候我写不出作文了,铁定也找你。”

  “好哇,只要你不嫌弃。”苏向暾笑着说。

  “吆~这是谁啊,苏向暾,你终于过了那条界了?”沈脩满含戏谑的声音从右边传来。

  苏向暾偏头看他,见他看着她,还一指背在身后,正指着楼梯中间的那一块。她一改刚才的神情,伸脚轻轻的踹了一下他的腿,威胁他道:“再乱说,看我不踹你几脚。我是过来找陶书茜给作文本的。”

  他一弯腿避开,“我有问你是过来做什么的嘛,此地无银三百两!”

  苏向暾被怼也不恼,笑骂道:“有意思吗你,每次我踹到了你,你才多此一举的躲一下,好展示一下你的柔韧度吗?你个慢半拍的!”她转头看向身边的身边的文君尧,浅笑道:“快要上自习了,我走啦!”

  “恩,去吧!”

  “啧啧!”沈脩在旁边发出不明所以的声音,还边摇头。

  苏向暾毫无顾忌的推开他,浅笑着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