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本来天资傲人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975 2019.06.16 23:53

  才过两周,就又开始会考了。计算机放在最后考,由于机室有限,所以每个班抽五六个,一堂接着一堂的考。

  “苏向暾!”

  下午的第一节课课间,苏向暾听见后面有人喊。茫然的回过头,见是一位没怎么说过话的男生,便用眼神询问他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是提醒你一下,下节课轮到我们六个,去会考计算机了哦!”他指了指自己。

  “啊?我在下下一节课呢!”苏向暾惊讶过后,就笑着回答。

  结果男生的眼睛比她睁的还大,“这怎么可能,考号可是按上学期的期末成绩排的!你的名次还在我前面呢,我都在下一节课,你怎么可能在下下节课吆?”

  “真的?我记着是下下节课啊?”苏向暾睁圆了眼睛,半信半疑的问道。

  “赌一支雪糕,敢不敢?”

  “赌就赌!”苏向暾说着跑到班长那里看考试安排,果然是下节课。

  “哦,我的天,完蛋了,我还没有看那几套卷子呢!”

  苏向暾看着那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是下节课。一时间呆怔了半晌,待反应过来就是一声惊呼。

  匆匆返回座位,不顾提醒她的男生在后面质疑:“真的哇?我还指望着不会的问你呢!”。

  在课桌抽屉里一顿乱翻,翻出了崭新的十套题,正确答案都打印在上面。老师说过,是在这十套题里抽,要么是一整套,要么是每套抽那么几道题组成的。

  这节课是班主任的数学课,接下去是一节自习课。苏向暾还打算在自习课上背题呢,结果被告知自习课上就考。

  一万个“完蛋了!”在脑海里翻滚而过。班长喊起立,她茫然的抬起头正好看见班主任进来。

  好不容易押过下课,苏向暾抄起十套卷子,在班主任惊讶的目光中冲下楼。一口气冲到对面明德楼的二楼,在机室门口刹住脚。

  靠着外面的栏杆上,只喘了一口气。便迅速翻开卷子,一目十行,争分夺秒的进入记忆状态。

  选择题只记题干和正确答案,填空题一道迅速重复三遍。幸好只有这两种题型,题量也不大。

  课间10分钟,苏向暾不顾身后进出考场的同学熙熙攘攘。自己高速运转着大脑,将一道道题强迫镌刻进大脑。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她正好看完最后一份卷子,又从中随便抽了一套,打算赌一赌运气。仔细的再背了一遍,响铃已经结束了。

  她不舍地将卷子仍在窗台上,要是能拿进去该多好。表面淡定,内心忐忑的打了报告进考场。

  找到位置,输入考号,摁下Enter键登录时手还抖了抖,但好歹题也抽到了。

  迅速看了一眼,正好是最后又背了一遍的那套卷子。苏向暾甚至来不及狂喜,连题都没有细看,只填答案,几分钟就搞定了。

  但是毕竟是会考,考不过要补考,所以她还是谨慎的看了一遍题。结果她发现,看了选择题的题干后,再看答案,不论那个,都有些像是正确答案,都有些似是而非的熟悉。各种题干及答案,在脑海里交错纵横,乱成一片。

  苏向暾对自己有些无语,只能将脑海里的题和答案擦除,清空。看着题认真的思考,结果竟然没有一道题是自己能确定答案的,改了过去,又改回来。

  手上渐渐有些冒冷汗,最后统一变成了到底要不要改的选择题。不知不觉十五分钟就过去了,苏向暾一咬牙,算了,还是不改了。坐着也是纠结,不如交卷算了。

  走出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那被自己搁在外面的卷子。幸好还没有被风吹走,最上面的一份就是,原来是第八套卷子啊。

  苏向暾看了一遍,长长舒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乱改,哈哈哈,我果然是上天的宠儿,这运气啧啧啧......

  想起来幸好有同学提醒,不然就要错过考试了。趁着这会儿还早,她怀着轻快的心情,去了校园里的小卖部。去买那支输了的雪糕,同时也犒劳下自己。

  苏向暾在楼底下吃完了自己的那支,才慢悠悠的回了教室。

  结果原本还有些吵嚷的教室,见到苏向暾进来,便有些安静了,一个个目光都诡异的很。

  苏向暾有些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的看看这个,有看看那个。最后还是把手里的雪糕,递给那个提醒她的男同学,并且真挚的道谢。

  那个男生愣愣的接过雪糕,还只盯着苏向暾看。看的苏向暾皱起了眉头,他才呐呐的道:“你是交了白卷么?”

  “啊?没有啊,我要是交了白卷,还有心情请你吃雪糕?”

  “你不是说你没有背题?而且上课后你才进考场,开考才十五分钟,你就又交卷了?”

  “原来你跟他们猜我交白卷了?我就说你们的目光怎么这么奇怪!”苏向暾笑了,有些无奈的道。

  “难道那些题你都会?”男生惊奇的瞪圆眼睛,周围的同学眼神都跟着变了。

  “原本是不会的,但是我在考场外面不是背了10分钟?”

  “哦,我看见了啊!”男生有些茫然的摸摸头,突然不可置信的道:“你是说你10分钟背完了十套卷子?”声音凭空拔高了万丈,甚至带了点尖锐。

  “额,这个也有些靠运气的,我抽到的题,恰好是我最后背了两遍的!”苏向暾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真的假的,这怎么可能呢?”他一副你在吹牛的表情。

  苏向暾忍无可无,就骄傲的扬起下巴,挑眉道:“我有自信拿到A,有没有兴趣再赌一把?”

  “啊.......”他仍然瞪圆了眼睛,身子向前倾了倾,仿佛要看清苏向暾是个什么怪物。

  苏向暾无奈,只能转移话题:“那雪糕再不吃就要化了哦!”

  男生低头看向手里的雪糕,确实有些化了。本来苏向暾买好就在楼下溜达了好一会儿,还说了这么一会子话,不化才怪。

  苏向暾这才回到座位上坐好,同桌程嘉立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低声问:“真的能拿到A吗?”

  “真的可以,这种机械记忆我常常干。也就刚进考场那会儿才可以,现在让我去,只怕D都拿不回来。”苏向暾认真的道。

  “不是吧?你让我们这些背了好几个早自习,才敢奢望B的人,情何以堪呐?”

  “我一向是这样啊,所以才没有提前背。原本就是打算这节自习背题的,结果是我记错了考试时间。幸亏这次运气好,背的最认真的一套题,恰好就是抽到的那套!”

  “你经常这样干?”程嘉立有些惊讶。

  “对啊,你看我政治和历史大概一直都是七八十分吧?我在考试那天中午,找个安静的角落。用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吧,迅速的将一本书从头记到尾,就差不多是这个成绩了。不过出了考场,我的大脑就清空了。”

  “你这记忆力也太神奇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考试还可以这样的?”

  “除了化学外,剩下的科目我都这么干,包括物理,我也会记一些公式,后面的大题就硬套公式。就是那些化学方程式,记不来,太长的大小写字母及数字组合,又没有什么规则可寻,所以我只能歇菜。”

  “那你化学怎么考的?”

  “唔,平时凭感觉写喽!咱们文科生嘛,六十分的题能考个三四十分还不错。会考化学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我前面是一位四中的,后面一位,竟然是职中的。不说咱们一中的,竟然连个二中的都没有,你说郁闷不郁闷?幸好那个监考老师人不错,收卷子的时候,我还没有写完,只好拉了前面同学的试卷,照抄不误。他收卷时就站在我旁边说:‘不要抄,那个答案是错的,相信我,我是化学老师!’。我百忙之中问:‘那对的答案是什么?’,他又不说了,看了一会儿,他又道:‘你说你一个一中的学生,抄四中的,还抄的这么理直气壮!’。我就更理直气壮的来了句:‘我是一中的文科生,他是四中的理科生’。哈哈,你说这个老师可不可爱?”

  “确实很可爱,虽然说会考会比平时监考松一点,但是我们考场的那些监考老师,还是跟平常一样严格。”

  “没事儿,幸好考完了,只希望都不要挂。”

  会考成绩公布了,苏向暾去查了查,松了口气,全都过了。除了语文拿了A外,也就是计算机的A了。

  高三的学姐学长们要高考了,全校放三天假。高一高二的学生,下午放假后要把课本和学习资料都带回去,然后打扫卫生布置考场。

  苏向暾和宁蕤离家近,又都很磨叽,所以放学后,总是走在最后。收拾好桌子一抬头,已经被打扫干净的教室,有种被洗劫一空的感觉,无端的让人心里没底。

  苏向暾笑着和宁蕤感慨:“来年,学弟学妹们,又会这样为咱们布置考场.....”

  “不要说,不要说,你一说我心里突然好紧张!”宁蕤一手不停的朝她摆,一手抚着心口道。

  “好了,好了,还有一年呢!”苏向暾安慰她。

  高考的两天,大约是一年中辰光最短的两天。因为很快,还没有什么感觉就结束了,不论是参考的人,还是旁观的人。

  校园里突然有种空了一半的感觉,高二的老师们,组织学生彻底打扫了一遍高三的那栋楼。然后高二文科生提前搬了过去。

  这栋楼总共四层,是单面楼,一层四个教室,高二文三到文六搬到四楼。一二班和将来的复读生在楼下。

  高考作文这个话题刚说完,高考成绩、文理状元就成了每天必谈的话题。这股热朝过了,又是金榜题名和名校分数线的话题。再然后是老师宣布假期补课的安排,和即将进入高三的准备工作。

  有些学生确实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有些学生却还是按部就班的上学下学。苏向暾就属于这后者,依旧我行我素。

  暑假补课的内容是提前上高三的课,课本自己去借。苏向暾有一个堂哥,一个堂姐,都是今年解放了的学生。

  借书并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她对待高三课本的态度。高三文科的数学比理科的数学简单的多,苏向暾的想法是:我以后看一遍就好了。将学习往以后一推再推,有如此傲人的天资,她却日复一日的蹉跎,结局可以预见,不过是泯然于众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