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努力的想忘记你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078 2019.05.30 22:06

  自习课一下,苏向暾就喊道:“桌桌,菲菲,走,操场跑步去!”

  三个人约好了的,第一节自习课间去跑步,每天跑五圈。绕着操场,在星空下,一圈一圈的循环。呼吸慢慢的急促,身体慢慢的沉重,大脑慢慢的空白,不用再想,不用再念。

  五圈到了。

  其他两个人都慢跑准备停下来,发现苏向暾超过两人,继续跑。

  “喂,桌桌,够了,五圈了!”宋跃在身后喊。

  “再跑一圈,好不好?”苏向暾放慢脚步,等上两人,边喘气边说,“从今天起,我们从,从五圈起,每天加一圈。加到,加到十五圈,然后再每天,减一圈,如何?”

  “当真,你能跑得下来?”菲菲跟在她旁边,气定神闲的说道。因为菲菲曾经想当一名体育生,跟着训练了一段时间,最后放弃了。

  “能!不要小看我,虽然我体力不行,奈何我耐力好啊!”苏向暾跑的脸颊红扑扑的。感觉整个人头顶都在噗噗的冒热气。

  “我看好你吆,桌桌!”说着已经从她身边跑过去了。

  看着两个人都超过了自己,知道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议,苏向暾乐颠颠的跟在后面。加一圈已经是极限,但是那种大脑空白,无喜无忧的感觉实在不错,三人跑完又沿着跑道走了好几圈,慢慢的缓过气来,也该回教室了。

  再上自习时,心里就平静多了,好好的将作业完。以后的每天晚上,坚持去操场跑步,周末也不例外。

  苏向暾最近住校,她其实一直是住校生,只有妈妈到县上给她做饭的时候,才会出去住。周末宋跃和菲菲都回家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在跑。

  北方的冬天,寒风总是凌烈如刀,但是那种奔跑到大脑空白,然后那种累到极致,一觉睡到天亮的那种清醒,都格外诱惑,足以去抵抗严寒,况且那种冷风灌进胸腔的真实疼痛更会让人的心不那么难受。

  在黑夜里,不用注重自己的形象,不用费尽心力去讨好人。奔跑,恣意的奔跑,挣脱心的束缚,抛却所有的理智,神识,情感。

  一圈一圈的循环,刚开始还能记着多少圈,到最后似乎只剩下一具僵硬的躯体,机械的重复着奔跑的动作。

  身体到达极限慢慢的慢下来,和走也差不多,但是她还没有晕过去。或许就是她自己说的,耐力好,就像这样长跑,就像这样喜欢一个人。

  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出跑道时,腿一软跪倒在操场。苏向暾几乎用尽所剩无几的力气,给自己翻了个身仰躺。怔怔地看着那高远深邃,广褒无垠的银河星空,缓缓的闭上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冰冷渐渐的唤醒了她的意识,这种似乎死过去又新生的感觉,让人格外留恋。

  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王篆是宿舍里唯一一个和苏向暾一样高的女生。她迎上来,两只手勾着苏向暾的脖子,弯着腰似乎挂在苏向暾身上,笑嘻嘻的道:“你又跑步去了?你又不胖,不要跟自己过不去!”

  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让苏向暾吃惊的蹙眉,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脸没有推开,一时倒表现的无动声色的样子。

  “你的眼神好犀利呀,吓到我了!”王篆看她没有言语,讪讪的放开了她。

  “有么?”苏向暾缓了缓面部表情,淡笑着问了一句。

  “不只你有这个感觉,我也有,苏向暾有时候那种眼神看着你,让你打心眼里胆怯。以前不认识的时候,我觉得这娃儿很清高,很难相处。认识后才发现她性子其实挺好的,你对她好,她就对你好!”张墨雨刚好洗完脸,边摸着护肤品边说道。

  “我看起竟然很清高么?”

  “可不是么,很难接近的那种,只有熟悉的才了解你的为人。说道这里,我这儿可有一大八卦,你们听不听吆?”吴友琴的声音听起来很清脆悦耳,是宿舍里个子年龄最小的一位,声音还带着些孩子气。

  “快说快说,不要卖官司了!”王篆催促道。

  “是关于苏向暾的吆!”吴友琴又设了悬念。

  苏向暾对八卦什么的不感兴趣,端着盆子正打算去水房,吴友琴的这一句话成功让她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关于我?”

  “是啊,你们可知道最近班里关于我同桌和苏向暾的传言是什么?”

  “有听到班里的男生把他两的名字合在一起喊,但是具体的是什么,我们也在好奇,快说重点,不要再吊人胃口了!”张墨雨再次催她。

  苏向暾也有些好奇,彻底转过身了,听她讲。

  “我同桌喜欢苏向暾!”吴友琴果然不负众望,抛出了一个惊天新闻。

  “啊?”张墨雨身体瞬间前倾,这是她一贯表达十分惊讶的动作,配上的是有些疑惑又有些感叹的语气。

  “啥?”王篆听了手里的动作,吃惊的把吴友琴望着,一双本来很圆的眼睛几乎睁的可以与跳棋相比了。

  苏向暾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十分震惊的表情。

  不怪她们惊讶,吴友琴同桌的个子应该说是班里最小的,坐在第一排,而苏向暾坐在倒数第三排,这要是有交集,那就相当于彗星撞地球,只有一个答案,不可能。

  “真的,连我都不信呐!”看着舍友明显不相信的表情,吴友琴十分认真严肃的说,看起来让人更信服。

  “我同桌亲口跟我说的,他说他喜欢苏向暾。还说苏向暾看起来很冷漠,说我们同在一个宿舍,问我他敢不敢表白,会不会被拒绝?我告诉他苏向暾人挺好的,让他大胆放心的来表白!”

  她说的越来越兴奋,甚至有些亢奋。

  “真的?!”

  “天呢,太不可想象了!”

  “苏向暾,他向你表白了没有啊?”几人感叹一番,吴友琴就问苏向暾。

  三双眼睛贼亮贼亮的把苏向暾望着,让苏向暾甚是无语。

  “没有!”她说完便端着水盆去了水房,将两只手浸泡在水里。

  苏向暾才开始想刚才的事。毕竟是第一次听人说有人喜欢自己,倒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想起了自己和吴友琴那同桌仅有的交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