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高考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956 2019.07.02 08:09

  6月6号,不管是盼望,逃避还是观望的人,期不期待它的到来,它都和前面以“光年”计的日子一样,晨阳东升,夕阳西下。

  苏向暾拿着高考专用的透明大笔袋出了门,第一场是语文,而且考场在一中。熟悉的环境,以及离家不远的距离,都形成了苏向暾的平常心态。

  有留意到清晨的太阳格外耀眼,苏向暾抬头直视了一下阳光,眼睛被刺激的跟瞎了一样。闭上眼,感觉太阳如影随形的好像落在眼皮内,一片光亮的样子。

  再睁开眼看街道,大概只有每年高考这两天,才舍得洒一次水,街道湿漉漉的,看起来史无前例的干净。街面上似乎都是考生,行色并不匆匆。这一切让这个小县城都鲜活了几分。

  到达熟悉的校门口,这会儿都有点陌生。有武装的警察,有120急救。仿佛一个在说,你要是敢抄袭我就一枪崩了你;一个在说,放心晕吧,有我呢。苏向暾脑补了两个小人儿横眉竖眼的豪言壮语,一个人偷偷乐了乐。

  坐在考场里,看着监考老师检查准考证和身份证,广播里还响着轻松的纯音乐,苏向暾转头看向窗外,外面除了阳光,什么都没有。

  到底高考考场与平时的模拟考不一样,气氛,环境,还有广播里字正腔圆的提示以及“2010届高考现在正式开始!”的声音,随后戛然而止。仿佛全世界都消声了,沦陷在一个静谧的世界里。

  接着是监考老师的公告,千篇一律的不要交头接耳,合理把握时间什么的。

  对于苏向暾来说,高考和以往的模拟考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等待成绩的每一天都格外漫长。

  成绩电话热线查看,听到语文112,数学101,英语67,文综162,总分442。而二本分数线是449,差了7分。苏向暾咬牙,每次都差几分,真是见鬼了。

  苏向暾报了二本的几个在分数线左右的学校,除此都是专科。

  录取通知书里当然没有本科,专科的苏向暾又不想上。

  陆陆续续知道了朋友中苗昕懿和沈脩选择了专科,都是三年制。而菲菲,赵梓莼,宁蕤,季言凝都选择了复读,季言凝这个百事通,顺便告诉苏向暾,文君尧也复读。苏向暾得知这个消息。考虑了不到十秒,果断转身回家跟父母说要复读。在关于苏向暾的人生决定中,父母一向遵循她的选择。

  进入复读班,高四的学生,将高中延伸了一年,苏向暾才知道,真的高三学生是什么样的。并不是她那样11点准时休息,6点准时起床,而且教室里也不再是下课就趴倒一片的样子,拼命,真的都在拼命。他们不和旁边同学多说一句闲话,只有埋头做题。

  在这种氛围下,苏向暾晚上的休息时间也延长到了12点。

  苏向暾其实并不是块学习的料儿,晚自习下了回家,做着卷子,还用妈妈的手机和沈脩聊天。问他大学是什么样子,只是说着说着,沈脩就毫无征兆的发了两个字:“想你!”

  她看到这两个字不由的手一抖,心里面感觉怪怪的,半天才自己一个人嘀咕道:“沈脩这家伙在发什么神经!”

  “你就别开我玩笑了,不早了,我要睡觉啦。”

  “恩,早点休息,晚安!”

  “安啦!”

  高四和文君尧的交集除了偶然碰到了,说两句最近一次模拟的成绩外,已经初显陌生了。

  再一次踏进高考考场,苏向暾其实与第一次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想而知成绩也没有什么区别。但这次却伤心很多,毕竟这次是认真对待过的,不像第一次那么仓促。还有就是难以面对父母的难堪以及对自己的怀疑。

  这次别的成绩与上一次并没有多大差别,但是英语,竟然考了53,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要是像上一学期那样裸考还好,这学期重点就放在英语上,早晚自习背诵单词短语,结果还不如第一次的成绩。

  总分紧紧比上一次高出三分,距二本线还差几分。真是邪门了,大概所有大考都注定了在分数线下徘徊的命。

  得知成绩的时候,外面天空正下着倾盆大雨,似乎要冲刷干净所有的努力。苏向暾不可抑制的哭了,或者也不单单是为了成绩。青春里犯了错,早恋,堕落,看小说,不学习,前日种种在眼前闪过,落榜只是一个发泄的合理理由。

  冲进雨幕里,疯狂的冲撞,不知要到哪里去,遇见路就走。就像是一只受了伤被逮捕的小兽,四处冲撞,找不到出路。在街头的一个十字路口,总算还有些理智,停下了,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反正漫天都是水。

  看着那四面的红灯红了,绿了,绿了,红了。疾驰而过的车辆碾轧过路面,溅起巨大的水花,被碾断的水面迅速的重合起来,一波波水纹荡漾开来。天空黑沉沉的,雨越下越大,不知何时起风了,也越来越大。

  朦胧中,这个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依然挺立,灯光影光在雨幕中依然交错闪烁。对面的绿灯再一次亮了,苏向暾终于想起来一个地方可去,这座城市的边缘,护城河边上。于是,苏向暾动了。

  河里波涛汹涌,河水浑浊,从状元桥的这边涌出来。并不是因为高考失利而想不开,她只是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不那么拥挤,不那么繁华,不那么多高楼大厦围绕,然后放声大哭。

  把那些无助,失意,呐喊,挣扎,煎熬,疼痛,绝望,还有那些不知所谓的骄傲都哭出来,嚎啕大哭,就像小孩子丢了糖果一样,没有顾忌,没有矜持,没有体面。

  不知过了多久,雨渐渐的小了,最后停了,风也渐渐小了。苏向暾已经哭累了,抱紧双膝蹲在护栏边上。浑身湿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头发一缕缕贴在脸上,滴着水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她自己却丝毫不在意,红着眼,白着脸,怔怔的盯着石缝里一株草芥发呆。

  又过了好久,苏向暾终于站起来了,眼前阵阵发黑,还是坚持站了会儿,夏天的衣服单薄,都已经干了。风吹过还是打了个寒颤。445分对于一个高中没怎么认真学过的人来说已经不错了吧,毕竟基础太薄弱,就上个三本吧。

  那些曾经哭过,笑过,吵过,闹过的岁月一幕幕闪过脑海,最后停留在高考出了考场松了一口气的那一幕。苏向暾长长一声叹息,都过去了。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脚下被雨水打落的花瓣被风吹散,柔软的垂柳枝,在微风中摇曳生姿。分花拂柳,走开,远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