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我会忘了他的,你信不信?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160 2019.10.23 18:02

   假期,苏向暾,宁蕤和程嘉立约好去西滩玩儿,初见面时,程嘉立指着身边的男生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

  虽然很突然,苏向暾也只是吃惊了一瞬,便友好的打了招呼。

  苏向暾和宁蕤站在桥上,看着好友和她男友一起在河滩上上玩,宁蕤道:“有没有觉得,他话很多?”

  “嗯,有点,夸夸其谈,很浮夸的感觉!”苏向暾轻声说,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好友,撇撇嘴又道:“配不上菲菲!”

  “可是菲菲喜欢啊!”

  “是啊,喜欢,真好!多奢侈的东西啊,是该认真对待,好好珍惜。有些人啊,等着等着,就不再等了!”苏向暾看着远方有些怅惘的感叹。

  宁蕤看着她,故意学着她的语气揶揄道:“有些人啊,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等等,等等,再等等,等到青春消逝,等到容颜老去,等到天荒地老!才罢休么?”看着她不说话,又带着些劝慰的语气认真的道:“等等就算了吧!”

  苏向暾仍然看着远方的虚空,“谁不想算了呢,算不算不是由人说了算的,是有心说了算的!”

  “蕤蕤,你知道吗?我真的,曾经想过很多办法忘记他。却依然在等,在等一场,没有结果的等待!我曾经真的有在很认真很努力的尝试忘记他!”

  宁蕤没有说话,默默的靠近握住她的手,听她用很低的声音继续说:

  我曾经时刻挂着耳机,里面放着劲爆的摇滚乐,只为了不闻不问,不听不说,不想不念。可他走到我身旁,“这么劲爆的音乐还放这么大声,耳朵不要了?”

  我曾经日夜沉迷于小说,只为不见不念,可他从我身后冒出来,抽走了小说:“走路看小说,还这么大太阳,眼睛不要了?”

  我曾经在操场上,疯逛的奔跑,一圈又一圈的循环,只为了不想不恋,跑到大脑死机,意识放空的那一刻真让人迷恋,可是时间太短。

  我曾经用圆规尖在胳膊上刻了一个只一个亡字,原本该是个忘子的,要刻心的时候却在想,有了心的东西还怎么忘。只为了不回忆不妄想,后来才想通,那个心该刻的,亡了心,才能忘了人。只刻了一半的字,却痛到,刻了骨铭了心。

  我曾经把他的名字以及那些回忆写在纸上,然后用橡皮一个一个擦掉,可是记忆却没有被擦除,仍然会被翻起。有人说,喜欢一个人,是对他有好感,爱一个人,是一种心理的自我暗示,不停的暗示自己喜欢这个人,然后加深了喜欢的程度。量变引发质变。可反过来,我不停的暗示我忘了这个人,为什么做不到。着魔了吧?其实,早就着了魔。

  宁蕤在她说完好久,才晃着她的手,“你看脚下这条河,就像我们的人生,还延伸出很远,很远,远到看不到尽头!而时光就像这流水,你看着它流的很慢,甚至是静止的。实际上呢?”

  她把手里一朵快晒焉了的小花,丢了下去,“你看,实际上它流的很快,很容易就将我们的生命带到了远方。所以有些事有些人,终究会向沙子一样,沉淀在时光流过的地方。沉淀在脚下,而那时我们已经走远了。”

  苏向暾浅笑着看她一眼,“难得你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我不记住是不是太辜负你了?”

  “我这么搜肠刮肚的安慰你,你敢忘?哼哼!”宁蕤举起拳头威胁她。

  苏向暾笑着摇摇头,才轻声道:“我会忘了他的,你信不信?”

  “信,必须信!”

  这时程嘉立仰头看桥上的两人,“喂,下来玩啊,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那小表情沉重嘀,快下来,一起玩!”

  “玩什么,泥巴吗?你几岁了啊?”宁蕤看着她手里的一团拧巴,翻白眼问道。

  程嘉立理直气壮的道:“你就是羡慕嫉妒我泥巴捏的好呗!”

  苏向暾没好气的道:“歪理!”

  宁蕤却拽她,“走吧,下去陪我们小菲菲玩泥巴!”

  几人打水仗,手牵着手顺着河道往上走。

  “哎,我们为什么要逆流而上呢?”

  “顺流而下的时候你没有感觉到随时会被冲走么?逆流的话,你试试这水力,是不是很大,可是,它又奈我何!”

  “我就喜欢你这霸气的样子!”

  “看,一群小蝌蚪!”

  “看!有泥鳅,我听说泥鳅生吃能治胃病!”

  “胡说!得胃病还差不多!”

  “我听说这条河涨大水的时候会有鱼!”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哪里有鱼?”

  “我听说,在河边的时候,要时刻注意上游。上游要是阴天,就赶紧上来,不然有发大水危险!”

  “你还听说了什么?”

  “……”

  几个好友相约了这中学时代的最后一场欢聚,然后开始各奔东西。

  九月,天高云淡,大学开学季。拉起行李,我往西北,你往东北,背对背,走远,撕裂一场绝无可能的念想。就这样吧,只能这样了,从此山水不再相逢。

  大学也在北方,L城,隆冬没有不下雪的,晚自习下了,同学们急匆匆的冒着雪往宿舍赶。

  苏向暾原本也是这人流中的一个,突然一个男生擦肩而过,一个侧脸,苏向暾心里就是突地一跳,猛的驻步,太像了,简直太像文君尧了。

  可等她再看时,已经找不到那个人。苦涩一笑,真是魔怔了,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抬头看那路灯,同样是橘黄色,同样周围缠绕这雪花,看着也似乎同样温暖。可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人了,尽管那个人从来都不属于自己。可还是念念不忘,能有什么办法,他现在在做什么呢?他的校园里可也下着雪,他身边可有人陪着一起看雪?

  东北和西北的距离有多远?拿什么去测量?用一生能不能走到他身边?不能啊,曾经咫尺,依旧天涯。蒹葭之殇,一步之遥。

  呵!这执念啊,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呀?

  卑微到尘埃里,挣扎辗转后,你会发现,对于爱情,没有什么比求而不得更无能为力。你厚着脸皮纠缠,失去了一切体面,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远,除了顺其自然还能怎么办?

  他对你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人,你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朋友。情窦初开的年纪,就遇见他,情不知所起,不知所终,渐成执念。一场情劫,镌刻在了豆蔻年华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