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朦胧的情愫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133 2019.05.08 12:53

  苏向暾正想问他,这是怎么伤的?突然觉得可能涉及人家的隐私,迟疑了一下,才道:“哦!相比起来,我这点儿伤不算什么,过几天就好了,大不了留一道疤而已!”

  “女生的手上留道疤不好吧?”文君尧有些歉意的问。

  苏向暾不在意的道:“那又怎样,反正也已经伤了。哦,对了,说起疤来,我给你看个东西。”她将自己的右胳膊衣袖卷起来,白皙的胳膊上,青青紫紫的有七八个之多的痕迹,有些已经很淡了,有些却还是浓重的青紫,“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关我什么事?”文君尧刚开始也吓到了,还以为她被家暴了呢,听闻是他的错,他下意识的否认。

  苏向暾恶狠狠的作出拧他胳膊的模样,以此来提醒他,挑眉问:“敢做不敢当?”

  文君尧先是不解的看着她,突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你是说,这是我掐的?”他真的被惊吓到了,“不会吧,我都没有用过力啊!”。

  “证据在这里,你还敢狡辩?”她指着颜色最浓重的那一块儿,“这是你昨天掐的,是这个位置没错吧?”

  “啊?这,呵呵,这……”文君尧有些尴尬的挠头。两个人经常打打闹闹,惹急了掐一掐彼此的胳膊是常事。可是将一个女生的胳膊,掐的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就不是大丈夫所为了,他无法着为辩解,只能弱弱的反击,“你拧我胳膊也拧的不少,好不好?”

  “证据?请拿出证据来!”苏向暾一扬下巴,理直气壮的说。

  文君尧默默的挽起自己的袖子,仔细的寻找了半天也没见着一点儿痕迹。再看看她胳膊上明显的痕迹,他自己嘀咕道,“是我皮糙肉厚么?”

  苏向暾心里闷笑不已,其实掐的确实不疼。只是她的皮肤就是如此,稍微碰撞到,就会青紫一片。很多时候,身上青紫的痕迹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这点小痕迹实在算不得什么,但她不会将这番缘由告诉他的。

  学校规定,初三的毕业班,一个月只放一次假,周末照常上课。老师们争分多秒的想将两学期的课全在这一学期上完,剩下一学期的时间复习,预备中考。

  连轴转的日子总是快的让人忘了时间,班主任走进教室时,苏向暾才想起语文课都上到第六单元了,也就是初三上册语文课本的最后一单元了。这单元全是文言文和诗词,与第五单元还有第一单元的诗经一样,都是要背诵的。

  “说不定待会儿,班主任还会抽查前面学过的呢!”她心里暗暗想着的同时,已经翻开了书本,先从第五单元开始,将一篇一篇背过的内容,快速的扫描进脑海里。

  班主任站在讲台边上,背着手,居高临下的道:“从今天起,我们就开始学习这本书的最后一单元~”。“单元”两个字,他故意将尾音拖出去很长,满意地看到同学们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才接着说:“看来我不用多说什么,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既然如此,那就好好背诵吧,尽量别让我惩罚你们!”

  他回到讲桌旁,低头边翻开课本,边继续道:“新学的课文要背,学过的也不能忘。前段时间都学现代文,想来你们都休息好了,以前的内容虽然已经背过一次了,不过还是要统统在我这里过一遍!”

  “啊……”话音刚落班上的同学齐齐哀嚎,不过这不包括三个人,季言凝抿着唇微微一笑带着自信,文君尧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事不关己。苏向暾头也不抬,就像屏蔽了所有的声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迅速扫视着一行行对仗工整的诗,稳稳地翻过一页页课文。转眼间已经翻完了第五单元的最后一首诗,她又把书快速翻到第一课,接着看诗经。

  看着同学们的反应,老师不满的问:“这是什么反应?你们已经初三了,边学新的边复习不是很正常么,你们不会是已经忘完了吧?”见同学们一个个底下头沉默不语,他有些失望的质问:“都是给我学的?我说过要反复记忆的吧,一学期不到就还给课本了?”顿了顿,见同学们依然静悄悄的,他语气便沉了沉:“还有谁记得?”。

  还是鸦雀无声,他沉下了脸色:“叫几个同学背背,我倒想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差?”

  班主任扫视了一圈,见个个面有忐忑之色,目光停留给苏向暾这一桌。文君尧依然没什么表情,眸光却微微闪烁,而苏向暾的目光依然停留在课本上。

  “苏向暾,你来背!”班主任翻着课本,“嗯,让我看看背哪一篇?”

  苏向暾只得依言慢吞吞的站起来,顾不得抬头,目光更快速地扫过最后一首诗经《蒹葭》。

  这时班主任已经抬起头来,“把书合上,就背诗经中的《蒹葭》吧!”

  苏向暾不得以抬头,看了班主任一眼,默默的把书合上,心里却在哀嚎,“要不要这么悲催啊!偏偏是这最后一首!”

  她暗暗叹息一声,再抬头时已脆生生背诵出声:“《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她很快背完了第一节和第二节。开始第三节时,就有些小心翼翼了,因为只来得及在合上书的瞬间扫了一眼,模模糊糊的看到前两句。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短暂的静默中,苏向暾心中懊恼,后面是什么来着,肯定是‘道阻且’什么来着。且什么呢,好像是右?哎呀,不管了,就‘右’吧。

  “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苏向暾拧着眉头,到底在水中的那里呢?忽然,灵台一清明,“宛在水中沚”已脱口而出,盈盈的水眸中泛着欣喜与自傲。

  她记得刚开始被这篇课文时,这个字就是生字中的一个,她还专门留意过,刚才瞬间便想起来了。

  班主任的脸的稍霁:“结结巴巴的,看来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坐下吧。那就先这样吧,我们开始上课。”

  课间,文君尧向苏向暾竖起大拇指:“还是你牛,这么长时间了,还记得这么清楚!”

  苏向暾翻了个白眼:“牛什么牛啊,还不是磕磕巴巴的。”确实,对她来说,背书很少有磕巴的时候。

  “总比我强得多,我都快忘完了。不过,幸亏你都没背顺溜,不然班主任还会继续点几个人呢,班上的同学还不把你给恨死!”

  “其实我也没记得多少,我有预感,班主任要提问。而且,我被提起来的几率最大,所以就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班主任要是再给我几秒钟,我肯定能背下来!”

  “你的记忆力让人不服都难,简直就是过目不忘。”文君尧叹服。

  “也没有啦,开学不是还背过嘛!”

  “班主任有句话说的对,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哪儿有?不是也说过,骄傲是要有资本的嘛。”

  “你不够吗?”

  “我....”苏向暾气结,撇过头去不再理文君尧。

  苏向暾这时候心里还是骄傲着,却不想,班主任随意点的这一首《蒹葭》,就如同魔咒一样,让她的整个青春,生生的体会了一场蒹葭,苦苦追求,却求而不得。

  天气渐冷,学校的早操要求严格,不许带耳套围巾手套之类的。早操下来,同学们都冲回宿舍喝口热粥,暖和暖和。苏向暾先回到教室里,取托人新买的餐巾纸时,才发现被抽了很多。

  再回到宿舍里,边吃早餐边抱怨,“不知道是谁,问都不问一声,就抽了我一半多的纸。”

  “我知道,我知道!”宿舍里有今早的值日生举着手,一脸暧昧的挤眉弄眼,“是你家的那位,那位……”。

  “文君尧!”苏向暾脱口而出,跟着宿舍就传出一阵哄笑声。

  她呆了一瞬,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不假思索。赶紧不停地摆着双手,慌乱的解释着,“啊,不,不是……那个,我没反应过来!”

  什么叫多说多错,大约这就是了。她越解释越乱,大家越能找到她言语的破绽。

  “哈哈,原来是没反应过来啊啊啊……”慕佳佳‘啊’一声点一下头,然后笃定的道:“潜意识说出的话,才是真话呀!”

  慕佳佳也是一个作文写的不错的女生,每次说话都能一针见血。而且她和苏向暾也算关系比较亲近的,所以毫不顾忌的开着她的玩笑,她的话赢得了许多女生的赞同附和。

  不过,她和张初涵才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这样说也不怕好友多心么?

  苏向暾看了一眼张初涵,只见她抿着嘴唇微笑着,并不跟其他人一起起哄。

  上数学课时,苏向暾难得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在发呆。突然感觉教室里格外安静,气氛很不对劲,赶紧意识回笼。转头看向黑板,发现数学老师紧盯着她,连带着全班的同学都看着她。老师似乎正在等着她回神,看着她有反应了,才边低头看书本边说:“上课时间发什么呆,都认真听课!”。

  苏向暾窘迫的低下头,等老师讲课时,便抬头认真听讲,再也不敢三心二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