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 被放鸽子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138 2019.05.27 23:51

  周末早晨集合后,两个班在五六位老师的带领下,乌泱泱的涌向苗儿沟。

  苗儿沟其实并不怎么大,只是有水源,整个县城的纯净水就是取自这里。到地方后,那些草啊,沿河的芦苇啊,都有些枯萎了,树上的叶子也黄了。

  到了地方来不及撒欢儿,就开始分工准备午饭了。男生捡柴打水,撘灶生火。女生收拾带来的东西,准备做饭。

  这时赵梓莼突然惊呼一声:“饼子呢,说好买的饼子怎么没有见着!”

  苗昕懿凑上去翻了翻,“没有,问问盛泓瑞,是不是还在自行车的篮子里?”

  说着她就迎向抱着柴火走来的盛泓瑞,“盛泓瑞,你买的饼子呢?”

  盛泓瑞先是一愣,接着一拍大腿,激动的说道,“啊?我艹,我就说早晨老想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带,愣是没有想起来!”

  “.....啧啧啧,你今天没有饭吃,去吃草吧!”苗昕懿无语了半晌,只能放狠话。回到组里和组员商量,“怎么办,盛泓瑞压根没有带,我们吃什么?”

  “嘘嘘,小声点儿,要是班主任听到了,咱们都要挨骂。早晨老师还专门留出时间,让检查一遍要带的东西,结果咱们都没有记起来!来一起商量一下。”李铭钰招手示意大家聚在一起,小声商量。

  最后决定由冯宜斌出马,到每个组各借一点儿。

  冯宜斌还没有回来,程老师就到苏向暾他们这一组了,决定加入他们这一组。程老师别的什么都没有带,只带了十几个早晨鲜炸的酥油饼,倒是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这时候李铭钰和盛泓瑞也搭好了灶,并且生了火,“快快,女神们,可以炒菜了,火生好了。”

  程老师就问:“你们预备了几个菜,都是什么菜?”

  “土豆丝炒肉,平菇炒肉,凉拌三丝,凉拌黄瓜,双椒炒肉等10个菜!”苏向暾回答道。

  程老师听后就决定给大家露一手,抄两个菜。苏向暾看他的架势不错,就问道:“老师你也经常做菜吗?”

  “现在不做了,大学的时候做过!”

  “......哦!”苏向暾表示怀疑了,这大学都过了不知道多久了,还记得怎么做么?

  事实证明苏向暾的担忧是正确的,班主任炒的土豆丝和肉末芹菜,遭到了组员的嫌弃。苏向暾做菜都光盘了,班主任的两个菜还剩下很多。

  苏向暾做的菜虽然被夸,但是也有一道特别失败的。做最后一个平菇炒肉时,组员们都摆好了饭菜,坐在周围拿着筷子敲碗催着急。苏向暾一紧张,放盐时就没有收住,尝了一口,苦的要死。

  这时候,她只能想得到,加些水稀释,然后倒掉水炒干。班主任就站在旁边看,有种手里炒的不是菜,而是很简单却不会做的题,被老师盯的局促不安。

  结果稀释了一遍后,还苦的不行,苏向暾硬着头皮又加水稀释。来了两遍,这道菜已经被折腾的不成样子了,最后只能装盘。

  苏向暾看着剩了好多材料,就又做了一个青椒肉丝,西红柿鸡蛋汤,最后把剩下的所有菜一锅杂烩。

  等苏向暾终于将最后那锅杂烩端上时,大部分的菜都被尝的只剩下了一半。不仅是自己组的,别的组的同学也都在到处品尝。看到漂亮的菜色,还会顺便拍几张照。

  吃完饭后,男生拿着餐具到河边去洗。女生就开始照相,骑着自行车撒欢儿。虽然没什么美景,却也玩的很开心。一组人早晨还是生疏的同班同学,下午便是朋友了。

  下午结束回去后,太阳还没有落山。苏向暾去文君尧的房子里还相机,并且眉飞色舞的讲了自己做的菜。重点讲同学们都说自己做的很好吃,班主任做的菜却没有人吃。

  文君尧听后说:“听你这样说很不错啊,什么时候我能尝尝你做的菜?”

  不等苏向暾说话,沈脩就拆台道:“你看苏向暾那纤纤玉指,像是个会做菜的人么,吃了不怕中毒?她们班同学说好吃,一个是给她面子,一个肯定是她们班主任做的实在无法下咽,相比较而言的。”

  沈脩说了这样的话,可想而知,免不了被苏向暾的一番拳打脚踢,连拧带掐,直到他连连告饶为止。

  周五下午放学早,苏向暾新借了一本小说,躲在宿舍宿舍里看的如痴如醉。她刚看过四章,正到男女主第一次高甜互动的精彩处,季言凝的电话就打到了宿舍。

  “文君尧,沈脩他们一起,现在正约一堆朋友准备去西滩玩。要学滑旱冰哦,邀请你一起呢。我们正在盘旋路这里,快点下来吧!”

  “那么多人,我又不认识,算了吧!”苏向暾虽然有点心动,但是一想到一群陌生人一起。只怕连个单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还不如看小说。

  “快点!快点,我们这么多人等着呢,你不许推辞!”季言凝的语气加了些命令的意味。

  其实她对苏向暾类似于这样的邀请,都是强制性的苏思暾很少能拒绝的了,何况这次她还有些心动。

  挂了电话,苏向暾就出了门。紧赶慢赶的到了盘旋路,季言凝口中的那一大队人连个影子都没有,愚人节,开玩笑?

  苏向暾绕着本来就不大的盘旋路花园转了好几圈,终于确定自己被放了鸽子。不想回宿舍,那么急匆匆的出门和朋友玩,结果被放了鸽子,对谁都说不出口。

  她靠着花园围栏站着,微微仰头看着天边的夕阳西下。突然感觉被人盯着的感觉,顺着感觉偏头看去,一架相机正对着自己。

  相机的主人是个二十来岁的男青年,苏向暾其实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在偷拍,但是她还是走开了。围着花园转了半圈,那架相机如影随形,她已经确定了,却没有勇气质问。

  赶紧离开了盘旋路,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走到了护城河边上,来到这座城镇的边缘。

  护城河边上的石栏杆是新建的,十分崭新干净,她一边漫步向前,一边一手轻轻的抚过栏杆。在这座城镇的边缘,远离那些吵杂和喧嚣,犹如现在快乐的边缘,远离那些欢笑和幸福。

  等她发现人越来越少时,已经快出城了。这里正好离张楚涵的房子近,她犹豫了很久,才慢慢的去了她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