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不是我想要的好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6378 2019.05.29 23:55

  “现在才反应过来?迟了,哼哼。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都答应了就不许反悔!”

  “那好吧,我抄!”

  “真的!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苏向暾惊讶的张大眼睛。

  “我那天不好说话了?说!你那次让我帮忙,我没帮!”

  “哪一次都没有啊!”

  “你,你说这话不亏心,好样的,那我不抄了!”

  “别别别,姐错啦,真的真的错啦,沈脩最好了,年度最佳好人奖都该给你!”苏向暾一本正经,一脸诚恳的说。

  “你是我姐?”沈脩斜眼看她。

  “不,不,不,你是我姐!”

  “我看你今天这笔记是真的不想抄了!叫声哥,我考虑考虑看!”

  “哥,哥......”苏向暾捏着嗓子叫了两声。

  “咦,肉麻死了!说吧,抄什么!”沈脩倒吸一口凉气,摸着胳膊,一脸受不了的样子。

  “我政治笔记课堂上抄的不全,还凌乱,正在重抄。我已经抄了一些了,剩下的你帮我抄,我晚自习就给你拿笔记本来,你照着抄就好,一定要整齐!”

  “有多少?”

  “这一学期的!”

  “一学期的?你找别人去抄吧!”

  “不多不多,真的!我保证!”苏向暾赶紧举起双手信誓旦旦的保证。

  “谁信呢!那可是一学期的呀!”

  “哎呀,你就帮我抄一下嘛,时间不急的,赶期末复习用就好,你不是说你写字又快有整齐么?”

  “我说了么?”

  “难道你写字像蜗牛爬?”

  “......拿来吧,我能抄多少是多少!”

  “好啊,尽量抄完哦,尽量哦,我知道你最好了!”苏向暾双手合起做拜佛状,可伶兮兮的央求道。

  “尽量尽量,行了吧!”

  “好勒!我第二节晚自习前拿给你!”

  三周多时间过了,宁蕤和苏向暾上完自由自习,从操场回教室前,碰见沈脩,苏向暾打过招呼后问道:“沈脩,我的笔记抄的怎样了?没抄完算了,我自己再补充,借我笔记抄的同学要她自己的笔记呢!”

  “快完了,剩下的也不多了,在文君尧哪里,你上去问他要,他现在应该在教室!”

  “怎么在他哪里?”苏向暾一怔。

  “他也给你抄了一部分!”

  “哦!”苏向暾愣愣的回答道。

  “苏向暾,能不能不要一提到文君尧你就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沈脩半调侃半认真的道。

  “哪里有,谢谢你了嘛!”

  “真不习惯你认真的道谢!”

  “那你习惯什么?”

  “你和我说话一直是抬杠啊,我说东,你就偏说西。”

  “......一天不骂你你不舒服是吧!”苏向暾瞪着他十分无语。

  “那倒不是,你一直和我好好说话不好么?”

  “不好,那有什么意思,好哥们就该打打闹闹的呀!”

  “好哥们?”

  “是啊,我走了啊!”苏向暾已经转身,边说边走,还向后挥了挥手。

  “恩!”

  苏向暾转身习惯性把右手搭在宁蕤的肩膀上,揽着她走。两个人走在一起,她很高,宁蕤的肩膀刚好到她的肩窝底下,所以她经常揽着宁蕤走。两人都很喜欢这种小姐妹之间的亲昵。

  “还有人给你抄笔记!像我们这些老实孩子只能自己抄,哎,伤心呢!”宁蕤靠在她怀里,懒洋洋的边走边调侃她。

  “你哪里老实,这里?这里?”苏向暾顺手滑到她腰间,咯吱她。

  宁蕤哈哈大笑着逃开了,苏向暾追上去并不放过她,两人一路笑笑闹闹进到教学楼,一楼二楼三楼都是理科班,只有四楼是文科班。

  上楼梯的时候,宁蕤走在前边,拖着想走不想走的苏向暾很累,“能不能好好走路!”

  “不能!嘿嘿!”苏向暾答的很是干脆,答完了后又道:“蕤蕤,我要去二楼拿笔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才不要去当电灯泡!”

  “哪有嘛,不关灯泡的事,只是取个本子而已!”

  “嘿嘿嘿!”宁蕤奸笑一会,眼看到了二楼,就道:“书给我,我先给你拿上去,我就不去啦!”

  “恩,谢啦!”

  “废话,快点!”

  苏向暾赶紧上两个台阶,将手中的两本书递给宁蕤,看着宁蕤从楼梯的拐角消失了,靠在楼梯扶手上一时没动。

  “他为什么主动给我抄笔记,可真是难得啊!”她自嘲的想,可又不能否认在得知自己的笔记在文君尧手中时,心底那种隐隐的欢喜与雀跃,“看吧,这么一件小事都能拨动你的心绪。呵!苏向暾,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看着楼道最里面,理三班的那间教室,门口有人进进出出,虽然过道尽头有窗户,不过夜幕已经降临,整个楼道里充斥着橘黄色的灯光。发了一会儿呆,才直起身向那边走去。

  “同学,帮忙找一下你们班的文君尧。”苏向暾拦住一位刚要进教室的男生,客气的道。

  “文君尧,外找!”

  文君尧出来,便看见站在窗边向外看的苏向暾,走到她身边说了一句:“你来啦!”

  明明似乎是一句很平常的话,苏向暾却听的心中一颤,垂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便侧头看向他,扬起笑脸,轻轻的“嗯”了一声,便问道:“没有出去上自习么?”

  “没有,你知道的,理科要背的东西不怎么多,主要是做题!”

  “哦,听沈脩说,你给我抄过笔记了,谢谢啊!”

  “你跟我还这么客气?”文君尧扬眉道,面上有些淡淡的不满。

  苏向暾听到这句,笑容又灿烂了些,眸光温软,出口的话也更温柔,“不是客气,是真的感激。我是来取笔记的!”

  “现在就要么,还没抄完呢!”

  “我的倒不急,只是另一本用来抄的是借同学的,她要用!”

  “哦,这样啊,你等下,我去取!”

  “恩!”苏向暾目送他进教室,看着他挺拔修长的背影,目光便有些幽深。

  “给,笔夹在本子里!看看行不行,你同学的笔记有的地方也比较模糊,不知道怎么抄呢!”

  “嗯,就是这样,她的笔记也比我自己的全面多了,所以我只能重抄。”苏向暾边说边低着头翻开自己的那本笔记,除了开始的几页是自己抄的,后面的就是沈脩抄的,字如其人,清秀整洁,算不上书法,但是也确实写的不错。

  “大多数还是沈脩写的,我只写了后面几页!”

  “哦哦,说实话他写的很好呢!”

  “你这话可不会当着他的面说。”

  “那当然,习惯了和他斗嘴嘛,才不会当着他的面夸他,省的他嘚瑟!”

  “你呀!”尾音婉转上扬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纵容。听在耳中,每次都让苏向暾心底发软。翻着本子的手顿了顿,才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后看。

  翻过某一页,熟悉的字体引入眼帘,极似楷体,又略带张扬肆意,有大开大合之势,遂自成一体。

  初中那时,是喜欢极了这种字体,更喜欢这种字体形成的‘苏向暾’三个字。常常缠着他给自己的书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或者他兴起了,会在自己摊开的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虽然每次嘴上说不许他乱写乱画,可也从未真正的阻止过。

  文君尧看着她翻到自己抄的第一页,就不动了,便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问题?”

  “没有,写的很好,我这一辈子只怕也写不出来这么好看的字!”苏向暾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的字发呆,有些赧然,将头又低了低。

  “练的多了就好了,一辈子呀,那么长呢!”

  “比我想象中多多了,你们平时不忙么?”苏向暾合上本子看向文君尧。

  “忙,怎么不忙,再忙这点时间还是有的。我们两个写字都不慢,抽空就写了!”

  “好感动呀!”

  “这有什么可感动的,应该的!”

  苏向暾笑笑,没接话。似乎每一句话入耳,都是情话,让人有些心不在焉,有些舍不得走,却又害怕多听。

  “快上自习了,我先走了!”

  “恩,快去吧,你们班主任那么严,抓到了就不好了。”

  “嗯呢!”

  晚自习上,苏向暾抚摸着文君尧抄的那些笔记,回想这刚才见面时,那种很好的气氛,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一节自习45分钟,就在她的发呆中度过了。她烦躁的摇了摇头,想把他晃出脑海心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