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突来横祸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360 2019.05.31 23:52

  语文老师喜欢把周记收上去,再摊开最新的那篇作业,抱进教室。随机发给同学们,让大家互阅,必须打上分数和评语。不许看作业上的名字,以防徇私舞弊,给的分数过高。

  上了年纪的老师总是格外严谨,这样的分数纵然打的高了也没什么妨碍。但是大家也都配合,当个互动游戏来玩。不过评分后要留下自己的名字,以防作业的主人有什么问题不明白。

  苏向暾接到一本周记,刚看了开头一段,就有些看不下去了,她十分吃惊。这文章十句话里有九句十分不通顺,而且是很普通的那种句子,就像平时说话的内容一样。

  苏向暾很好奇,难道他说话也这么颠三倒四?作为一个高中生竟然能把一个个汉字排列组合到如此神奇的地步,委实也是一种人才。

  对于苏向暾来说,语文,作文等一向是不需要学的,至多背记些诗词古文什么的。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将自己的想法,想说的话有条有理的讲出来,一篇作文就好了。

  老师也拿她的作文在班里读过,那是一片议论文,开头一段排比问句提出论点,接着摆出明确的论点,下面是摆论据论证。

  苏向暾擅长议论文,高中议论文只是一小部分,抒情文其实不怎么出彩,但就这,那也是语文成绩的基础。

  苏向暾又一向是个较真的人,看到这种文章,除了不可思议之外,还十分不能忍受。因为老师提供了红墨水,便拿起笔认真的改起那些病句错句。短短的两页文章被苏向暾改的一片红。最后勉强给了60分,其实苏向暾更不想在前面加那个6字,写了一段评语“文句生涩,词不达意,语序混乱颠倒,中心思想模糊,不知所云。望日后多读课外书籍,多借鉴例文范文,提高写作水平!”

  虽然老师不让乱翻,但是苏向暾评阅完后,还是按捺不住好奇,想看看前面语文老师的评语及给分。看了之后,实在觉得自己的评语下的过于委婉,且竟然给了他一贯得分的最高分。

  过了几周,又是周记互阅,无独有偶,那本作业竟再次发到苏向暾手里,苏向暾看了一段后觉得这个文法很熟悉,便翻了前面的文章,确实是上次她阅过的那本。便只好又十二分耐心的看完,看后觉得这次确实好多了,便给了评分70,其实这篇文章并不值这么多,能勉强算是语句通顺。

  70分就算是给的进步鼓励分罢,嘿嘿,反正不是我的分,给多少都无所谓,还不如做个好人。苏向暾这样想着,便给了一句评语:“文章较上次有明显的进步,望继续努力!”阅完后趁老师不注意,便看看这究竟是谁的作文,一看是个十分陌生的名字。

  快两学期了,苏向暾几乎连班上同学的都认不全。她一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过倒也隐约记得是吴友琴的同桌,因为好像开学排座位后,回到宿舍众人都提过自己的同桌是谁,后面提起就再也没有用过名字,都用“我同桌”三个字代替,虽然对他的长相模糊,但是由于记性好,名字倒是有点印象。

  吴友琴没有说谎的必要,那男同学应该是多少动了点情绪。想来是阅作文时给了点建议和鼓励,年少青春的少年,情绪便是来的这么奇妙。苏向暾想着便笑着摇摇头,有些不以为意。

  第二天进教室时都忘记了此事,到了座位上突然记起此事,毕竟有个喜欢自己的人呢,便瞄了眼进门第一排的那个男生,是个十分低矮单薄的男生,除此之外便没有别的感想了。

  此后这事没什么后续,很理所当然。青葱岁月中的大多数好感便也该是这样无疾而终的吧,像苏向暾这样执于一念,将自己困死其中,成劫的却很少。

  苏向暾得知爸爸出了车祸时,爸爸已经住进了县医院。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妈妈陪着昏迷不醒的爸爸,满面愁容。运了一车的水果全部毁了,很多人催着要债,医院催着手术费和住院费。

  苏向暾吓傻了,已经两天了,爸爸还在昏迷,妈妈以泪洗面。弟弟妹妹怯生生的拽着她的衣袖,“姐姐,我饿!”。

  突然才发现,原来自己除了上学,除了给弟弟妹妹做一顿饭吃,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做不了。

  妈妈陪了爸爸两天,擦干眼泪,四处奔波借钱,给爸爸交医药费。并叮嘱苏向暾,照顾好弟弟妹妹,好好学习,家里的一切有她。

  苏向暾第一次这么真真切切的痛恨憎恶自己,无能,无用。家里出了事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

  十来年就做了一件事,却做的一塌糊涂,整天沉浸在自己那卑微的失意,莫名的情绪里。早就把学习忘得一塔糊涂,自己有何颜面面对含辛茹苦供养自己的父母?

  第三天傍晚,苏向暾接到通知,得知爸爸终于醒了,连忙赶到医院。病房门口虚掩着,妈妈陪着爸爸说话。

  只听见爸爸的声音沙哑低沉,却带着死里逃生后的庆幸与平静,“当时所有的货连带着车,一起都压在我身上,胃里的东西全部从嘴里挤压出来,那时就剩下一个意识:‘这下完了’。后来一点知觉都没有了,连疼痛都没了,脑海里就出现了我那三个毛茸茸的孩子,还在床头熟睡着呢!现在我醒了,你放心,只要人活着,什么坎儿都会过去的!会好的……”

  苏向暾在门外泪如雨下,捂着嘴巴不发出一点声音,转身跑出去。在院子里的一颗树下停下,一拳砸在树枝上,宣泄心中这么多天的恐惧以及酸涩。

  爸爸在几天前竟然经历了那样可怕的事,在那样命悬一线的时候只剩下了那么一点点意识,却是为了自己姐弟等人坚持。

  而自己整天浑浑噩噩的在做什么,就那么一丁点的受伤便要死要活,蹉跎岁月,如何对得起爸爸流的血和泪?

  重整生命的路程,苏向暾好像瞬间长大了。妈妈早出晚归,打工挣钱。爸爸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坚持康复,苏向暾照顾爸爸,弟弟妹妹的生活,日子清苦,也在慢慢的回轨。

  年少的情怀却不是那么想放下就能放下的。

  家庭经济的变差,成绩的不如意,喜欢的人无动于衷,这让一向高傲的苏向暾彻底从云端跌入尘埃。

  一向没经过什么风雨的孩子在风雨来临时尤其脆弱,走起路来尤其艰难,跌跌撞撞,茫然无措。任由自己随波逐流,流向哪里是哪里,偶尔生起些反抗力,也会被一个浪头再次打翻。次数多了,便再也无力挣扎了。

  苏向暾有想过好好的学习的,只是拿着笔,却无从下手,落下的课程实在太多了。自己看课本资料时,总是坚持不了几分钟就心不在焉。

  在草稿纸上写满了‘静’字,力透纸背。奈何心湖一旦乱了,再想心思澄明、心无旁骛的学习也不能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