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无法触摸的镜中花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398 2019.06.02 22:40

  苏向暾的忧郁,不仅仅是家庭变故的原因,因为家庭变故,她想要好好学习,回报父母。可是,她放不下文君尧。

  这些她都不会对班主任说。也曾努力的尝试过不再喜欢他,不再去找他,就不用不停的回味每次见面时,他的一言一笑,实际做起来了却很难。

  一想到将来两个人将会变成陌生人,苏向暾就忍不住站起来团团转,焦躁,想要上蹿下跳,想要做点什么。

  理智与心中的牵绊回来拉扯,最后只能妥协,不亲自去找他,只在背后默默的关注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脚步,不再上前。

  于是找各种机会,各种借口不出早操,能和同学换来值日的,就换,不能换的就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请假。

  除了星期三,因为星期三文君尧不会出现在早操的队伍里。因此苏向暾知道了星期三是文君尧在他们班值日。

  每次都会早早的买好早餐,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边吃边看着操场,等出操的队伍一班一班的出现在操场上,数着1、2、3,然后在最后几排里找那个想要找的人。

  再然后目光追随着他转,看着他跑步时还和旁边的同学嬉闹,看着他借着做操的动作踹旁边同学一脚,默默的看着,直到散场。

  等爸爸康复后,已经高二第二学期了,这么长时间,盘绕在心头的阴霾终于一扫而空。

  爸爸是位比妈妈更坚强的人,他自己做了拐杖,每天坚持不懈的做康复。时常额角青筋暴起,大汗淋漓,却可以一声不吭的继续走下去。给苏向暾留下了磨不可灭的印象。

  爸爸康复了后,就修理的货车,开始接运输的活儿,妈妈终于不用再绷紧那根弦了。

  苏向暾心情松快了,才有心思注意别的。这都开学好几周,她才从季言凝哪里听到,文君尧和沈脩转到理科九班了。

  刚进入重点班,两个人都意气奋发,准备好好学习。

  好景不长,沈脩却突然得了甲肝,请了一个月假去治疗,回来时学习就跟不上了。

  文君尧的这场恋爱,他自己虽然说的风轻云淡,毫不在乎的模。但是大概也影响了心境,很不能适应尖子班的学习氛围。于是两个人商量着调到了理科九班,从二楼移到了三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文君尧和沈脩开始参与打架,基本上都是群架,单一中的一伙人就有四十几个。

  这天中午,做完午操回到教室里,等待上课前,要保持安静,班主任就在教室里转。

  突然一个男子气势汹汹的冲进来,十八九岁的年纪,满头黄发遮住了半张脸。手里提着一根一丈多长的木棍,奇型怪装的模样一看就是社会上的混子。

  他在门口刚喊了一嗓子:“李宇呢,滚出来!”

  还没等李宇有什么反应,他就看见了坐在最后排的李宇,径直冲下去,二话不说把人拉了出去。

  门口还有两个同样装束,拿着棍棒的男子。三人一起推搡着李宇,很快消失在楼道里。

  整过过程不到一分钟,班主任和全班同学都在愣愣的看着。直到李宇的哥们张靖站起来要出去看看时,班主任才反映过。

  “站住,都安静上自习!班长,跑去门卫那里让把大门锁上,快点,千万不能让把人带出去!”他边说边出去打电话,也不知道是报警还是打给校领导。

  李宇和张靖哥儿俩个轮流守护着班里的倒数一二名,经常打架。据苏向暾所知,他俩跟着文君尧一起,也打了几场群架,大约也算是文君尧的兄弟吧。

  班主任和班长都出去了,同学们便都议论起来。苏向暾也悄悄的感叹:“天呢,也太嚣张了吧!”

  “打吧打吧,打疼了才会记住教训!”宋跃很淡定的接道。

  “你这是唯恐世界不乱,要不得!”

  “我是站在世界最高处,看着世界大乱好不好!”

  “额,你这境界高哇,佩服佩服!”

  一下午李宇都没有回教室,苏向暾心神不宁,猜测这次跟文君尧有没有关系。下午放学后,苏向暾回家吃完饭,就急匆匆的去了文君尧的房子,正好文君尧就在。

  苏向暾说了中午教室里发生的事情,问文君尧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这次虽然与文君尧无关,但是消息灵通的他,不仅知道前因,更是在大家都在上课的时间里知道了后果。

  “就你们班里的那个秦丽丽,不是李宇认的妹妹么。听说上周末过生日,去的人里就有李宇和张靖,大概有二三十个人吧。在KTV里提前包的场子小了,李宇带头抢了几个女生的场子。那些女生是职中的,有个女生的男朋友是外面社会上混的,今天找到学校里来了。来了总共五个人,拉着李宇没来得及出校门,门卫那里便把门锁了。咱们一中的校门又翻不出去,被一群老师门卫拦着,狗急跳墙,抡起木棍打向老师。好几个老师都受伤了,教务主任吕洪强最严重,当时耳朵里都流血了。被送到医院了,听说是伤了听小骨还是什么的。”

  “这么严重?”苏向暾皱着眉头道。

  “嗯,这些社会上的混混,下起手来又没个分寸。而且虽然最后被警察带走了,但是关几天就又放出来了,至多再陪个医疗费。”

  “这种故意伤人,构成刑事犯罪了吧?”

  “不要这么天真好不好,人家敢在教室里逮人,在学校里打伤老师,可不仅仅是下手没分寸那么简单。”

  “好吧,那李宇这次不是玩完了,一中待不下去了吧?”

  “处分是肯定的!这次的事虽然是李宇引起的,但是抢场子的事既是发生在校外,又是周末,学校其实是管不到的。”

  “哦哦,你们也惹社会上的人么?我看他们很凶残。”

  “很少惹,即使是招惹,也很有分寸,后面都私下处理了。李宇这家伙也太没品了,抢一群女生的场子。而且事先也不打听对方是什么人,那种外面混的,那个都不简单啊。”

  后来学校的处理,果然只是处分,不过不止李宇一个人,还有秦丽丽和张靖。

  知道这次的事情和文君尧无关,苏向暾便放下心来,和文君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文君尧吸了一口烟,躬身贴近苏向暾。对着她的侧脸偏脖颈的位置,徐徐吹出烟雾,带着他的气息,喷在脸上有些微微痒。

  隔着散开的缥缈烟雾,文君尧微带笑意的样子有些痞,有些暧昧,这一刻苏向暾甚至以为文君尧对自己,不单单是友谊。

  她撒娇一般,撇撇嘴,松松握住拳头,抵住文君尧肩膀,稍稍推开些距离,嗔怪道:“闹什么?”

  文君尧呵呵笑得柔软,却并不说话。

  苏向暾也不在意,嘀咕道:“真不知道那些小说中说的烟草香,是怎么闻出来的,一点儿都不好闻!”

  “不好闻么?”文君尧却听见了,又吸了一口烟,作势又要对着苏向暾吹。

  苏向暾一边偏头,一边推他。笑骂道:“少自己感觉良好了,不许再吹了!”

  文君尧也真没有再吹,而是偏头吐了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