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他们分手了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194 2019.06.05 23:48

  下午放学后,苏向暾和宁蕤手拉着手一起回家吃饭,到十字路口分手时,正好遇上了张初涵,苏向暾惊讶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张初涵欲言又止,看了旁边宁蕤一眼。

  “娜娜,我先走了啊!”宁蕤看到她遇到熟人,打了招呼先走。

  “嗯,下午两点整啊!”苏向暾约好中午在这个路口见面,一起去学校的时间。从始至终也没有给相互介绍打算。

  “知道啦!”宁蕤边走边朝后挥挥手。

  看着宁蕤走远了,张初涵倒是问了一句:“娜娜?”

  “嗯,我的乳名儿,家里人都这么叫!”

  “哦?我们这些老朋友怎么都不知道?”

  “你怎么在这里,下课后上来的?”苏向暾并没有接那个话题,而是问了先前的问题。

  “不是,我已经有两周没有上课了,就在这老城里,我小叔哪里住着!”

  “哦?为什么不上课?”苏向暾惊讶的问道。

  “我子宫里有些问题,动了手术。我小叔狠狠的骂了我一顿,让我从此住在他家,不许乱跑。趁着你们一中放学,我小叔还没有下班回来,我出来碰碰运气。我,我和文君尧分手了,我很不甘心!”张初涵摸着腹部,语气低落的很,而且前言不搭后语。

  “......”苏向暾听完,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话,眼光随着张初涵的手在她的腹部转。这是要暗示什么?一个高中女生会有什么子宫病?什么手术两周就可以出来转悠?一个人得了要做手术的病,亲人不该关心安慰么,为什么会狠批禁足?动了手术跟和男朋友分手有什么关系?

  苏向暾心念电转,却没有随着她的思路走,“这么严重啊?那你现在好些了么?”

  “已经好了,下周就可以上学了。我本来不想做手术,我小叔逼着我做的,真的只是我自己身体不好的原因,不怪别人!”

  “你究竟想说什么?到底在强调什么?你这是堵文君尧还是堵我?明明知道文君尧的房子出了校门就要拐上分路口!”苏向暾心里狠狠的吐槽一番,只能说:“文君尧这个时候应该不会从这里下来的。”

  “我知道,我就是想等等,或许他会出来吃饭呢?”

  “......那你在这里等吧,家里等我回家吃饭呢!”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儿了,苏向暾只能微笑着道。

  “嗯,那你快去吧!”

  苏向暾边走边想,她在这里堵人,连带着说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什么用意。想让我心生猜疑?想让我去向文君尧证实这一番话背后的含义?

  呵呵,不管你打什么算盘,这番打算只怕都白费了。我虽心生奢望,却还没有想过,要和他女朋友争一番高低的准备。这场爱情目前还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和他只要这样做朋友就好了。

  “苏向暾,外找!”

  晚自习的课间,苏向暾正和同桌聊天聊的高兴,便听见有人喊她。转头看向门外,文君尧和沈脩正站在门口。

  苏向暾站起来欢快的出了教室,“你两个怎么来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呐,找你帮忙来了!”文君尧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作文本。

  “所以,这话的意思是,只有有事儿才来找我,是吧,没事儿了就哪凉快哪呆着去?”苏向暾翻着白眼道,并不接过他的作文本。

  “额,想多了不是,我有那个意思?我们理科生不如你们文科生会用词,说错话了么,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计较了好不好?”文君尧尴尬了一秒,讨饶道。

  “今儿晚上是怎么了?说话专打官腔儿,让人怪不习惯的!”苏向暾嗔怪道。

  “额......”文君尧用空着的手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这怎么感觉多说多错的样子。沈脩在旁边乐呵呵的看戏,并不给文君尧解围。

  看见文君尧越来越不自在,苏向暾心里一软,本来就不想为难他,主动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作文本。翻了翻道:“这次怎么把作文本都拿上来?”

  往常都是苏向暾打好草稿,文君尧或者沈脩自己拿回去誊写。只有一两千字,用不了十几分钟就抄完了。

  “我这次实在没有时间誊写了,别的同学都交了,我们语文老师又催的紧,只能让你一次写好了。”

  “咱俩的字迹可完全不同!”

  “没事儿,你新翻一页写,不要接在上一篇的后面就好了!”

  “那题目字数什么的,有要求没?”

  “题目自拟,题材字数不限,你自由发挥就好!”

  “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明早交呢!”

  “好吧!沈脩,你呢”苏向暾看向沈脩,没见他手里有作业。

  “我的这次写好了,都交了!”

  “嘿,那你俩还真是好基友了,形影不离呀!”苏向暾打趣道。

  “我这是无事也登三宝殿!”沈脩故意一板一眼的说。

  “哈哈,好吧,先前是我小气了,行了吧?快要上自习了,你俩可以圆润的滚了!”苏向暾摆摆手。

  “那走了啊,作文就拜托了!”文君尧拉住沈脩挥起作势打苏向暾的胳膊,边走边挥手!

  但凡苏向暾说滚什么的,沈脩总爱挥着胳膊威胁,时间久了,苏向暾连作势躲都懒得做了。

  晚自习苏向暾并没有给文君尧写作文,而是把他前面的作文都看了一遍。除了苏向暾自己写的,别的倒还像是文君尧的文风,只是这作文比起初中来,明显敷衍了不少,好多都是凑字数的样子,没有明确的主旨,得分都不高。还有抄作文书上的,老师有写了不许抄袭的批语。

  苏向暾看完了后也没有急着给他写,只紧着自己今天的作业做完。

  宁蕤的同桌盛泓瑞新买的这一期的杂志《意林》,上第一节自习前才在宁蕤的帮腔下软磨硬泡的借来,还没来得及看。崭新的书籍,诱惑的苏向暾都不能集中精力写作业,还是先看完了再说。

  晚上把文君尧作文本和那本《意林》都带了回去,趴在床边看。这学期苏向暾和表妹一起租的一间房子,表妹回来洗梳完,将水撒了一地。快十一半点的苏向暾开始给文君尧写作文,定了写一篇议论文,是这本《意林》给了自己灵感,有个小小的真实故事可以用来做论据。

  苏向暾下笔如飞,写到用那个故事的时候,就翻开放在左边参照。外面街道上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呼啸而过。苏向暾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左胳膊一颤,将那本意林撞了下去,倒扣在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