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同桌共处在于使坏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175 2019.05.01 14:34

  苏向暾悻悻地道:“也没说什么啊!”说着便拿起笔,在演算本上算题,算了一会儿,发现选项里竟然没有自己算到的答案。又捅了捅已经开始做题的文君尧:“你算算第九道题,为什么没有算到的答案,不会是选项给错了吧?”

  “答案选B,我算过了,没错的。你虽然很聪明,但是还是要多算一算,才不会在验算方面出错。”

  “哦,那我再算一算吧!”苏向暾闷闷的道,听话的又低头重新算。

  文君尧看着她听话的样子满意地笑了笑,又做起了自己的题。

  一周之内,除了一节班会课没有课程之外,还有一节自习课,这学期就排在星期五下午第三节课。大多数时候都会被任课老师要走补习,如果没有老师占的话,都是班主任坐镇。

  班主任进来转了两圈,在讲桌上坐定,掏出一支红笔,“语文册子做完的现在拿上来,我要批阅,没做完的赶紧做,在下课之前做完!”

  当堂批阅作业,与交到老师办公室完全不同,这时候要是错了,可就要当着全班的同学挨批评的。即使是做成的同学,没有自信全对,也是不敢去交的。

  而苏向暾并不会在意,她语文学的确实是不错的,所以第一个上去了,摊开册子在讲桌上,看着班主任红色的对勾挨个打下去,很是满意。班主任批阅了没有问题,让苏向暾回了座位,并没有将作业本还给她。

  批阅全对的作业留在了讲桌上,一是为了防止抄袭,二是为了最后数量的统计,出错的当场让拿回去修改。这是当堂批阅作业的惯例。

  苏向暾回到座位上,看见文君尧正忙着赶作业,就是语文册子,今天的内容才开始写。

  有了第一个人开始,看班主任心情正不错,就有同学围上去了。

  其实这样的当堂批阅,同学们也都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律,刚开始上去几个作业做得不错的,个别的错误老师就算批评,也不会太严厉,心情还可以。

  到最后作业的质量越来越差,老师的耐心和心情也就越差,批评就越严厉。所以一次上去好几个,挡住了班主任的视线,底下的同学们方便打听到正确的答案。而上面的同学,对照着班主任笔下的批阅,自己错了的也能悄悄溜下来修改,或者有些同学直接拿着笔和修正液,偷偷的改好。

  班主任规矩严,不许交头接耳,所以底下的同学只能传纸条,四面八方的纸条传来,苏向暾看班主任完全被围起来了,也开始忙起来。不管是谁的纸条,她都写上答案,然后扔出去。

  等忙绿的这番热潮过去,班里大多数同学都有一份正确的答案了,苏向暾也就闲了。

  闲着闲着,就想搞事情,她看文君尧忙的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正在摊开的册子右半部分上,下笔如飞。左半部分在苏向暾这边,露出了一角。

  苏向暾盯着那半角,眼珠子乱转,拿起钢笔,想了想,又放下了,换上了铅笔,轻轻画上一朵拇指大小的菊花。

  其实苏向暾最后决定拿铅笔画朵花,还是想等到文君尧做完了题,检查时,发现了能擦干净。却不想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添乱,大约是苏向暾自己那份正确答案传得快,班主任批阅起来也顺利。

  文君尧做完时,班主任跟前,已经没有人批阅册子好一会儿了。他心急,竟然检查都没有检查一遍,就匆匆忙忙拿上去了,摊开在班主任面前时,才发现左下角还有一朵花。

  文君尧瞬间瞪大眼睛,等反应过来是罪魁祸首是谁时,咬牙切齿的瞪向他的‘好同桌’。

  这时班主任也已经看到了,“作业上画朵菊花,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安静的教室里传出爆笑。

  “......”文君尧无言,他也想不出来这是意思。

  班主任估计也猜到了,看向苏向暾。在全班爆笑的情况下,苏向暾却正咬着下嘴唇,努力的压下想要哈哈大笑的欲望,以及勾起的唇角。在作业本上认真的写字,其实这时候,你要是能够看到她的作业,必定也能看到她写的内容是这样的:“哈哈哈,好想大笑,怎么办?怎么办?”

  完全没有发现,她这行径在全班大笑的情况下,是多么得掩耳盗铃。

  班主任今天心情不错,所以心知肚明后也没有深究,还开了句玩笑:“名人书画后的落款?挺个性的啊!”

  班里已经落下去的哄笑又高了起来,有些笑点低的同学甚至笑的东倒西歪。

  “只是这落款也太个性了,老师们都没有这个审美观,以后就不要画了!”班主任边改作业边半认真的说。

  “......”文君尧还是硬撑着,倒是义气的没有招出苏向暾来。

  下课后文君尧就开始算账了,恶狠狠地道:“看你干的好事儿!”

  苏向暾也看得出,他其实没有生气,于是态度很好的认错:“我错了嘛,我道歉!”看着文君尧还是不说话,仍然恶狠狠地瞪着她,眨眨眼就为自己狡辩:“我以为你检查的时候就能发现,然后擦掉的,谁想到你那么急嘛!没看见我是用铅笔画的嘛!”

  “所以,还是我自己的错了?”文君尧挑眉道。

  “不不不,是我的错,真的是我的错。原谅我嘛,下次再也不敢了!”苏向暾双手合十,晃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文君尧。

  “还敢有下次?”

  “没有,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苏向暾举起三指做发誓的样子,态度十分诚恳。

  “这还差不多!”文君尧其实也拿她没办法,只能接受她的道歉了。

  次日语文课上,班主任叫全班同学合上书本,上去两组同学,每组各四个,在黑板上听写生字,剩下的同学在下面写。听写完了后,班主任叫了苏向暾和文君尧上去更正错别字。

  文君尧在左边,苏向暾在右边。

  苏向暾没怎么学习近期的生字,心里有些发虚。硬着头皮上去挨个看四人写的字,每个都要斟酌一番。

  文君尧已经改完了,他看见班主任正背对着黑板,边往下走边检查下面学生的字。很多同学都紧张的低头查看,很少有人看黑板,而苏向暾已经改到黑板最右边了。他往旁边看了看,不动声色的在她改过的‘弑虐’的‘弑’字上加了一撇,然后淡定的下去站在桌位上。

  苏向暾别的都改正好了,只有戎装的“戎”字,记不起来有没有打断腿,班主任考生字,喜欢挑一些部分笔划相似的字,要是你不确定,很容易多一笔,或者少一笔。她对这些生字的映象本来就有些似是而非,又凭着直觉改了“弑杀”的“弑”,剩下的“戎”字,只能拿着粉笔反手描花样似的摸索着描。

  班主任这时回过头来看结果,正好看见这一幕,“看看,看看,不会写了就说,不要反手拿着粉笔装样子。”

  苏向暾吐了吐舌头傻笑,笑完后决定给这个字打断腿。然后准备放下粉笔,季言凝却笑着用口型说了什么,她实在不懂唇语。回过头去看了看黑板上的字,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只能放下粉笔,一步一回头的迟疑着回到了座位上,看见身边的文君尧笑的都有些憋不住,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班主任回到讲台上,问全班同学:“有没有写错的?”

  “没有!”

  “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有没有改错的?”班主任这样说,大多数人一听就有些不确定了,还有稀疏几声说没错。后来班主任指着‘弑’字,“仔细看,这个字有没有错!”

  苏向暾看着那个字,却觉得那一撇别扭的很,但是她已经不记得那一撇不是她写的。匆忙翻开书,再看看黑板,只能撇嘴。在全班同学都没说话的情况下,她只好小小声儿的道:“‘弑’字写错了”。

  班主任听见了,就问她:“哪里错了?”

  “没有打断腿!”苏向暾心虚的说。

  “知道没有还这样写?”

  “......”苏向暾无语,没看书前我也不知道它断没有断腿啊,哎不对,季言凝就算了,刚才文君尧的神情,有问题!

  她再看向那个字,越看越觉得那一撇是有人后面加上去的,她猛地转头看向文君尧,见他低着头偷笑。这下就不用怀疑了,她不动声色的靠近文君尧,悄悄的伸出右手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看到文君尧龇牙咧嘴,才满意的收手。

  魏老师:“还有没有别的错误?”

  “没有!”同学们回答。

  魏老师:“恩,剩下的就全对了,写错了的同学下去再多花点时间。好了,你们两个都坐下。没有背过课文的同学站起来。”

  全班百分之九十的同学都站起来了,苏向暾和文君这一排坐在,周围同学林立。

  魏老师皱眉头,“这么多人?怎么回事儿,你们最近不背课文在忙什么呢?”

  同学甲声音很轻,但是在全班安静的情况下,显得很突兀,“这篇课文太长了。”

  魏老师环视一圈,“是谁说太长了?你看看人家苏向暾和文君尧,同样的课文,人家能背过你们背不过,还好意思抱怨!中午全站在我办公室门口来背诵,法不责众这个词,在我这里不管用!”

  苏向暾收回打量周围同学的目光,看向文君尧,文君尧也正好看她,两人相视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