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原来是自作多情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3058 2019.05.22 23:49

  这周末,苏向暾又来了文君尧他们的房子,沈脩不在,文君尧在收拾房子。他收拾好了,在苏向暾身边坐下来,问道:“我好久都没有理过那个女生了,是不是很过分?”

  苏向暾惊愕的道:“那个女生?”

  “你知道的啊,就是张初涵!”文君尧理所当然的挑眉道。

  苏向暾睁大眼睛看着他,我知道的,我该知道吗,你从来都没给我说过,我怎么知道?原来张初涵不是不来找自己了,而是不在通过自己来找文君尧了。

  终究,你还是没拒绝吗?心中千回百转,压下涩意。尽量平静中假装八卦的问道:“你们在一起了?”

  “恩!就在前不久,我们就见了几面而已,大多都是她来找我。最近吧,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在生气,没来。我也没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找她?”

  “要是在一起了,你是男生,就该对人家好些,主动些,不要这样吊着,不上不下的!”苏向暾语气格外柔和,放在身侧紧握着的拳头却在微微颤抖,可是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平静的说着言不由衷的言语。

  口是心非这种东西从来都不用学,女生更是与生俱来都会的一样。这是第一次,他就这样突兀的说出来了。自己也就是才知道,原来自以为是的人是自己啊,呵!

  “好吧,我听你的!”文君尧认真的道。

  苏向暾的拳头一紧再紧,“恩,那你待着,我先走了!”

  “再待一会儿啊,这周就不去四中找她了!下周再去!”

  “我还要去学校一趟,顺便来的你这里,看看你在干嘛!”

  “周末了还去学校干嘛?”

  “有个朋友周末来学校上自习,说好的一起!”

  “哦,那你还是快去吧!”

  “那走了啊,拜拜!”

  苏向暾出了门,只觉得心中憋着一团火,快要将自己灼伤的熊熊烈火。

  犹如一头受伤的小兽一般,一口气冲进校园,进了校门右边一个园子,四周围着一米多宽,两米高,修剪整齐的柏树墙。

  推开一个隐蔽的小木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苏向暾走到一颗常坐的柳树下,抬起脚狠狠的踹那棵柳树,约两人合抱的垂柳纹丝不动,仿佛一位慈祥的老人,纵容的看着那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一口气连踹的十几脚才停,泪眼模糊的喘息着。直到呼吸渐渐平稳,心中那团快要喷发的炽热的火焰也跟着平息下来。

  苏向暾转身无力的背靠着这颗垂柳,身体脱力般的滑下,坐在冒出地面的粗壮的根枝上。

  正对夕阳,阳光依旧很耀眼,透过柔软摇曳的柳枝,星星点点,地面上光阴斑驳。苏向暾抱紧自己,伏在膝盖上,懵懵的发呆,唯独泪珠不受控制,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滴落。

  原来是自己太自以为是,原来自作多情的是自己,哈,太可笑了,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蠢?笃定人家张初涵会被拒绝。只是这种事情为什么问我,他到底拿我当什么,朋友,哥们,知己,还是什么都不是?

  苏向暾这几天都过的浑浑噩噩,这天早晨,她看见前排的寇娜拿着一本小说在看,借过来看了两眼,便是沙漠中迷路的行者找到了出路,饥渴的乞丐看见了面包和牛奶。

  从此迷失在网络小说的泥潭里,不可自拔。上课看,自习看,吃饭看,走路看,熬夜看。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件事可以让自己聚精会神,不用再去翻那些让人苦恼的回忆,不用在去想那个人在干什么。苏向暾似乎找到了懒以生存的法道,从此一走不归。

  男生女生的金版银版每期必看,饶雪漫的青春疼痛小说翻了一本又一本,翻了一遍又一遍。忧郁,苏向暾终于找到了一个形容自己现在心情的、极富诗意的词。只要心情低落那么一点点,眼神郁郁不得志那么一点点,然后常常对着天空成45度角的仰望,发呆,就可以把忧郁二字装的很形象。

  周五下午放学,不用上晚自习,苏向暾拿着一本小说边走边翻开最后几页。看完了打算去租借的书店还书,顺便再借几本。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完了,刚合上小说,眼角余光就看见文君尧从那边路上转过来,还没看见她。她瞬间翻开书,放慢了脚步往前挪。等文君尧追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挪出校门口了。

  文君尧从她身后伸出手,抽走了她手中的小说,“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小说啊!”苏向暾勾起唇角笑的欢,理所当然的道。这是从知道文君尧和张初涵在一起后第一次见面,还好没有生疏。

  “《左耳》?没听过,讲什么的?”文君尧看了看书名问道。

  “关于青春成长的故事,怎么?感兴趣?”

  “没有,我对看这些不怎么热衷。你爱看这个?就算爱看,也不要走路看,太阳光还这么强,眼睛不要了么?”文君尧又翻了几页看了看,还给了苏向暾。

  “赶着去书店还书呢,平时路上不看!”

  “嗯。你最近怎么都不来我房子里了?”

  “这两天迷上这个了不是,有空肯定会来打扰你的!”苏向暾晃了晃手里的小说道。

  “说什么呢?打扰什么,几天不见,你就变得这么客气了?”

  “没有,没有啦。有时间会去的,你一直在房子里么?”

  “下午放学后,或者周末,基本上都在的!”

  “哦哦......”苏向暾把到口的:“你不去约会么?”给咽了下去。

  “周末沈脩就回家,我一个人待着也无聊的很呢!”文君尧笑着道。所以无聊也不去找女朋友么?

  “那我有时间就来了哦,别到时候人不在?”

  “不会,不会!”

  到了十字路口分开,有了文君尧的这个邀请,苏向暾虽然有了理由,却也没有打算常去。

  周六苏向暾纠结了好一番,只磨蹭到夜幕降临,才去了文君尧的房子。房门半开着,文君尧着靠着床坐着,却歪着头睡着了。垂在床上的手里还拿着本物理册子。

  苏向暾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推开门进去,悄悄的在沙发上坐下来,支着下巴看文君尧的睡颜。

  额前的碎发有些长了,遮住了粗黑的眉毛,双眼皮现下正无缝合起,你能想象到这双眼睛睁开时是什么样子的,含笑时多情,沉静时睿智。下巴尖尖的,脸庞刀削般冷峻。初中时那些此起彼伏的痘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脸颊也瘦削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那个长得一般一般的男生,如今已经蜕变的如此引人注目了。

  苏向暾看了好一会儿,支着下颚的胳膊都有些麻,文君尧还一动不动,睡的很熟。是走还是叫醒他,没有纠结多久,苏向暾选择唤醒他,很轻声的唤了两声:“文君尧,文君尧?”。

  “嗯?”文君尧迷迷糊糊的声音带着电流一样,微微睁眼看着苏向暾,一样不知所以的迷蒙样。

  “流口水啦!”苏向暾好笑的大声开玩笑。

  文君尧不知道是还没有彻底醒转,还是识破了苏向暾的玩笑,没有上当。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清明了,揉了揉额头,低沉沙哑的声音道:“唔,不小心睡着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看你睡得熟,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后面还是决定叫醒你!”

  “嗯,都八点多了啊,我也睡了好一会了。”文君尧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

  “你不会还没有吃饭吧?”

  “吃过了,吃完饭后,想做会儿题来着,结果睡着了。”文君尧正说着,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了,便看着苏向暾道:“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苏向暾点点头,文君尧就接了:“喂?”

  沙发就紧挨着床摆放,所以苏向暾还能听得清楚是个女生,就猜到是张初涵。那边大概是问了文君尧在哪里,文君尧很平淡的说:“外面!”

  大约是又问了在干什么,文君尧皱了皱眉,仍然言简意赅:“和朋友一起!”

  后面又说了什么,文君尧轻描淡写的敷衍了两句,语气便很不耐烦的道:“我还有事儿,挂了!”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就挂了对话。对苏向暾说:“是张初涵,叫我下去,懒得去!”

  其实文君尧要是不说,苏向暾也不会问的。只是文君尧说了,苏向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脑袋一抽就问道:“你还有事儿吗?”

  文君尧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摊了摊双手,笑道:“你这么天真可怎么好,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么?”

  苏向暾不满,噘噘嘴巴,还踢了踢床腿,“还不是你,说的那么认真!”

  “哈哈哈”大约是苏向暾的样子逗乐他,大声笑的很愉快。

  苏向暾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原来一个男生隔着电话,对着女生谎话会说的这么简洁有力,只要一个“有事要忙”的借口就可以拒绝你所有的期盼。假如我是张初涵,不,不,我不是她,文君尧要是这样冷言冷语的对我,那就,那就不要再见面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