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有求必应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2877 2019.06.10 21:25

  文君尧很快就回来了,买了一罐可乐,一包五香瓜子。他将瓜子袋撕开塞到苏向暾手里,在苏向暾身边坐下。

  拉开可乐的易拉环,喝了两口,放在沙发旁边的桌子上。顺手拿了本化学册子,摊在膝盖上做着,还时不时的从苏向暾那里掏着瓜子吃。

  苏向暾也吃着瓜子不说话,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

  做完了选择题,文君尧喝了口,然后递给苏向暾,苏向暾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喝啊,看着我干嘛!”文君尧理所当然地说。

  苏向暾瞪大眼睛,看看他又看看那罐可乐。

  “怎么,你嫌弃?”文君尧挑眉道。

  “谁嫌弃了!”她说着便果断的接过来,昂起头喝了一大口,被呛得连连咳嗽。

  文君尧看着她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有种很干净很纯粹的样子,听着让人的心情飞扬起来。

  苏向暾瞪了他一眼,“不许笑”。

  文君尧撇撇嘴,道:“不笑就不笑!”说完就真的又认真做题。

  苏向暾眯了眯眼,没再说话,她很喜欢这样子和他相处,感觉很亲密,理所当然的那种感觉,心里面有点甜,有点欢喜。

  今天是周六,下午吃过饭后,天色已经微微暗下。苏向暾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迈向了文君尧的房子,敲了敲门。

  文君尧便拉开了房门看见是她,笑着道:“进来,你来的正巧,我刚吃完饭回来,买了些桔子,你也吃点吧!”说着便捡了个桔子,却没有递给苏向暾,而是自己剥起来。

  苏向暾径直走向沙发懒懒地倒下去,“沈脩呢?”。

  “回家去了,他经常回家,我这半学期才回了一次!”

  文君尧说着话,手里很快就剥好了桔子,一分两半,递给苏向暾一半。自己拿着另一半,坐下来和她边吃边聊着各自班里的新鲜事。

  苏向暾每次来文君尧这里,有什么水果,文君尧并不会给她完整的一个,总是一分两半,一人一半。

  那时候流行着一句话,“你一半,我一半,你是我的另一半!”苏向暾每次和朋友分东西吃时,都会和朋友拿这句话开玩笑。她不知道文君尧有没有听过,分着吃水果时是怎么想的,每次都是顺从的接过另一半,安静的吃,并不敢多问,或者开玩笑。

  不一会儿,他的一个哥儿们来了,苏向暾听着他们说话,并不怎么插嘴。虽然因为文君尧,苏向暾经常和他们见面,但是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清。

  没一会儿,王剀也来了,王凯和苏向暾都是文科生,同在文五班,比较熟悉。他进门看着桌子上的那些桔子问道:“苏向暾,我可以吃么?”

  对于他不问主人的文君尧却问自己,苏向暾万分迷茫,虽然不明其意,想了想还是说了句“可以呀!”

  “那就好!”还拿了一个,问另一名同学,“袁涛,你不吃么?可甜了!”

  “我可不敢吃,你还真不客气,也不看是谁买给谁的!”

  “快吃吧你!”文君尧拿了个桔子砸向袁涛。

  袁涛单手酷酷地接住,“还是不敢吃”作势就又要砸过来。

  “你说我买给谁吃的?”文君尧无奈的问。

  “原来是你买的啊,早说嘛!”袁涛怪叫着抱怨。

  苏向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原来他以为是我给文君尧买的,这可真是.....看着他们打闹成一团,心底替他有这群哥儿们高兴,而自己的性子内向,并不能像季言凝那样和他们打成一片。于是识趣的站起来说道:“我要走了。”

  “再坐会嘛!”文君尧说到。

  “我刚来你就走呀!”王剀接着道。

  “就是,要走也是我两个走!”袁涛打趣道。

  “没有,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文君尧见她坚持,便对着他两说:“你两先待着,我送送她!”

  “不用送,我可以的!”

  “没事,走吧。”

  两人走在狭长的巷子里,月亮的清晖洒下来,拉长了两人的影子,苏向暾抬头遥望星空,喃喃自语道:“好美的夜空啊!”

  文君尧闻言抬头看了看,“是不错,不过,你别只顾昂着头,看着点路!”

  “知道啦,不是有你嘛!”后一句苏向暾很小声,不敢理直气壮地说出。文君尧没听清,“嗯?”

  “没说什么了啦,你站在这里不要走了,我走到那里你就回去吧!”苏向暾指着前面的巷子口道。

  “嗯,也好,拜!”

  “拜!”

  苏向暾走到了巷子口,回头看文君尧还在,就喊道:“好了,你回去吧!”

  “恩,知道了,就走!”说着就转身远去了,苏向暾反倒不走了,靠着墙站在路灯下。

  “文君尧,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的哥们似乎都知道,你那么聪明,也是知道的吧!那么你呢,你对我是什么感觉呢?”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才抬头看向天空,望着那轮明亮的弯月,喃喃细语。

  “文君尧,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

  “文君尧,文君尧……”

  咀嚼着这两个字,或者是这个名字,或着是这个人,总这么让人念念不忘。一遍遍地轻声呢喃,一遍遍地煎熬成了习惯。往后地夜晚里,总是喜欢对着星空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

  期中考前一周,化学老师第一节课上通知,下节课检查这半学期的练习册。文科生会花时间做理科练习册,那可能性太低了,大概老师也知道,所以给同学们一个缓冲的时间。

  今天是周二,下节化学课在周五。同学们将后面的答案撕下来,照着抄,可是选择题填空题都好说,后面的大题只有个干巴巴的答案,没有解题过程。你总不可能写个“解:此题的答案是XXX”吧,那样再好说话的老师也会变得不好说话。

  苏向暾用了整整三节自习课抄完能抄的,晚自习下了二话不说,冲下楼,一口气跑到二楼高二理三班,刚好沈脩和文君尧走出教室,打算回家。

  “还好赶上了!”苏向暾气喘吁吁的拦住二人。

  “一看你手里的册子和笔,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沈脩往后退了退,表示不是好事不要来找我的节奏。

  “嘿嘿,我们文科生写化学册子那简直就是个冷笑话,我们化学老师明知道还要检查,我能有什么办法。拜托拜托!江湖救急,你们将后面的解题过程编一编,然后将答案按在上面就行了。我自己是连解题过程都编不出来的!”

  “编?”

  “对啊,知道你两个写真的也不难,但是这么多,就算你思考都来不及,我们老师周五下午检查呢!”苏向暾哗啦啦的翻着册子,整整翻了一半,“呐,这些都要做,最后面的拓展题空着就好了,要是我们连这题都做了,那化学老师该吓一跳了。”

  “被老师看出来怎么办?”

  “没事儿,全班那么多同学,半学期的册子,她根本就来不及细看,只要不空白就好了!”苏向暾说的很光棍。

  文君尧接过她手中的册子,翻了翻,看着虽然写了选择题和填空题,但是跟新发的没什么两样。一看就是临时抄的答案,他知道文科生并不像理科生那样,册子新发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后面的答案撕下来,交到老师那里。“这些基础题你平时该做一做,不然会考怎么办?”

  “会考呀!会考到时候在说呗,我的文科册子还有好多没做呢,哪有时间做它呀!”

  “那就上课认真听,会考过不了,还会补考,一直到考过为止。到时候你要是没过,会很麻烦的!”

  “知道啦!这个就拜托你俩了,我还要回教室收拾书本呢,拜!”

  “快走快走,每次来都给我们找事做!”沈脩摆摆手示意她赶紧滚。

  “嘿嘿!”苏向暾讨好的笑着,勉强压住冒在舌尖上回骂的话,有求于人不得做小伏低啊。

  当苏向暾再次拿回册子的时候,全是文君尧做的,甚至把后面连课都没上过的都做了,苏向暾轻轻的用指尖抚摸着这些熟悉的字迹,百感交集。每次都是这样,每次你感觉他遥不可及的时候,他总会贴心的为你做事,让你冰凉的心再次温暖回滚。虽然做的很少,可每次他都能拿你的事当做他的做,做的那么理所当然,让你无话可说。

  苏向暾看了看,虽然不懂,那解题过程也简单,但是也看得出不是乱编的,这就让苏向暾不得不想,在这期中考逼近,大家都忙着复习的时刻,他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帮自己处理这些不是很重要却很繁杂的任务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