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等等再等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 番外之怜惜之情

等等再等等 槛外潇湘 4721 2019.10.24 18:00

  大学的苏向暾喜欢宅在宿舍了看小说,有时候和高中那几个朋友聊聊过往。周末里很闲,就和沈脩在qq上聊了起来。

  “我记得高中的时候你问过我是不是喜欢你,我其实一直都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问?”苏向暾疑惑的问道

  “是你说的!”沈脩回答的理所当然。

  “什么时候说的?”苏向暾想了想,觉得自己貌似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初中,那是我误会了!”

  “我怎么没印象?”

  “记不记得又一次我俩闹着玩呢!快上自习了,你追到后面说了一句,我似懂非懂的话,‘你要么做我哥的妹夫,要不做我的妹夫’,我误会这话了,最后才明白!”

  “啊!我好像真的说过!”苏向暾恍然大悟。

  “你肯定说过啊!”

  “但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了,我妹是谁?我哥的妹又是谁?”苏向暾都忘了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下说出这句话的。

  “你妹好像是季言凝,你哥的妹肯定是你啊。我开始就这样理解,所以后面才问的你那句话。最后你给我解释了你哥的妹是张初涵!”

  好吧,这误会可真大了,苏向暾怎么到现在才想到我也是我哥的妹呢,还有解释我哥的妹是张初涵,这究竟是什么时候解释的?

  她尴尬的赶紧转移话题:“初中,我记得有一次,听说上早操是谁把我的日记密码兑开了?你知道么?”密码本里有关于沈脩的记载,还是问问吧。

  “我不知道,我没那个习惯。小时候傻着呢,现在想起来有些事挺不好意思的!”

  “哪些事不好意思?”苏向暾问道。

  “我俩时常打闹,还有问你的这句话!”接着又道:“其实我一点都没有喜欢过张初涵,可是班上的同学都说我喜欢她!”

  “我觉得我中学时代除了没好好学习外,其他的都好,尤其是和你们这些和小伙伴们玩闹啊!”苏向暾发了一长条消息。

  “呵呵!”

  “是因为你俩玩的好吧?那时候!”苏向暾已经忘了那时候的事情,猜测到。

  “好像是那意思!我其实也不怎么和她玩啊,我和你哥是哥们儿,她是你哥认的妹妹,就熟悉些!”沈脩说。

  “哦哦,这样啊!”

  “对呀!你嘛,你那时候把我往死里捶呢!”沈脩发过来的消息看得苏向暾发笑。

  “恩,我就是下手没轻重,对你下手更不忌惮!”对此,苏向暾供认不讳。

  “其实那时候张初涵给我过一份情书,我没怎么看!”

  “啊?张初涵还给你给过情书?初几?”苏向暾表示很惊讶,对这个八卦感兴趣。

  “好像是初二!”

  “我记得有段时间你和我哥、张初涵以及刘芮妍玩的很好啊,张初涵管我哥叫大哥,管你叫二哥?”苏向暾在打了这么多字的时候,沈脩又发了句:“文君尧不是一直喜欢么,最后人家俩个在一起了!”

  “没有啊,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家故意几个来找我呢”沈脩看到了上面那句就回道。

  “文君尧喜欢张初涵?”其实苏向暾对文君尧喜欢张初涵这件事一直都表示怀疑。

  “对啊,交往了一段时间你不知道?”沈脩说。

  “初二我们坐同桌时他坚定的说他不喜欢张初涵!”苏向暾说,知道是知道,但是文君尧一直说没有喜欢过。

  “他胡说呢!”沈脩道,“最后高中他俩不是在一起了么!那时候张初涵就跟你一起来一中,你以为干什么来着?”

  “他说张初涵给他写了好多请书,都是班长处理的!”

  “这话是真的,这个我知道!”

  “嗯,张初涵来一中的目的我知道啊!”

  “不喜欢高中能在一起?你太天真啦!”

  “高中时不是还有任雅薇么?谁先谁后?”

  “张初涵先木,后面才和任雅薇谈的!”

  “你呢,你谈了几个?”苏向暾八卦道。

  “我就季言凝一个呀!”沈脩道。

  “不信!”

  “真的!”沈脩接着又发了句,“我周末回家去了,我返校时人家两个就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

  “谁和谁分手了?”这天马行空的一句还真让苏向暾没反应过来。

  “文君尧和张初涵!”沈脩解了苏向暾的疑问,还猜测了一句,“可能是因为任雅薇吧,我也不清楚”

  “好吧,你连这都不知道!”苏向暾表示鄙视。

  “那俩个我以为这辈子都差不多了,最终还是分手了!”

  “不可能吧,你这什么眼力劲儿?我看谁和谁都不可能一辈子,你觉得他们真有那么情深么,非彼此不可?”苏向暾觉得自己语气有点不对。

  沈脩已经发过来了一句,“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不过张初涵思想真的很开放!”

  “也是,不过我觉得张初涵不是思想开放,而是傻,爱的死去活来的,就想紧紧地攥在手里,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计较!”

  “或许吧,她现在在干嘛?”沈脩问。

  “不知道,其实我和她不熟,以前她说我们是朋友,我只不过和你一样没有否认罢了!”

  “哦哦!”沈脩又语气肯定的发了一句,“你也喜欢文君尧!”

  “我喜欢的很淡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突兀的一句吓了苏向暾一跳,后面还是很平静的回答。

  “哈哈,我们房子的门槛都被踏烂了,还淡定?”

  “是啊,那时真的很喜欢呢!就是不知道喜欢他什么?”苏向暾没法儿否认。

  “帅么,”沈脩给了一个原因,又问道:“现在还喜欢么?”

  “早就不喜欢了。”苏向暾这样说着。

  “我一直很专一,不过最后出了点小摩擦!”沈脩说。

  “摩擦?”苏向暾表示不懂。

  “你不懂,我和季言凝的摩擦!”沈脩说。

  “哈哈,为什么放弃了?”苏向暾问道,其实高中到最后她已经很少关注季言凝怎么样了,什么时候他两个分手的也不知道。

  “好像有很多原因!”沈脩表示一句话说不清。

  “我也很专一啊,后面也再没碰见过那么叫我心动的!”苏向暾表示感叹。

  “呵呵,会有的,急什么!”沈脩接着又问了个问题:“对我,你心动了吗?”

  “说实话么?”苏向暾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儿不好回答。

  “恩!”

  “好像没有动过心哎!”苏向暾实话实说。既然你都要听实话了,那我就不能撒谎啊。

  “呵呵!”沈脩只发了两个字。

  “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季言凝的!朋友的,我是不想也不会碰的!”解释还是有必要的啊。

  “哈哈,还有这一说?”

  “我的朋友很少,初中她是唯一一个!”

  “人家找了个陕西的,估计过完年就结婚了!”沈脩说了季言凝的近况,又问“那现在呢?”

  “现在什么?”苏向暾一时没有意会。

  “现在会对我动心吗?”

  “哦!现在也不动心,最好的年纪,最好的相遇相识中都没动,现在动哪门子的心!”苏向暾回答的很认真,真要当朋友的就不要说出朋友身份以外的话。

  “哈哈,太伤我的心了!”

  “额,好吧!季言凝不是在新疆工作么?”苏向暾想转移话题。

  “恩。我直接一无是处,一个优点都没有!”沈脩说。

  “切~~少妄自菲薄,不同的人在我的青春里扮演者不同的角色,都很重要!”苏向暾并不是安慰他,而是真的这样认为。

  “愁死了,老婆在何方?”

  “呵呵,东南西北方!”苏向暾翻了个白眼儿,这才大学呢,想的也太远了。

  “那我扮演什么角色?”

  “你是哥们儿!”

  “哈哈!”

  “我那么打你,你都不生气,很铁!”

  “呵呵!”沈脩又来了句:“那是因为暗恋你么!”

  “你暗恋我,猪都能上树了!”苏向暾表示不信,其实喜欢一个人吧,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沈脩的眼神嘛,看着就没有那回事儿。自己为什么是喜欢文君尧而不是沈脩呢?她觉得还是得解释句:“我喜欢文君尧吧,其实可能是因为坐同桌的缘故吧!”

  “日久生情嘛!”沈脩表示理解,“换了别人说不定也一样!”

  “就是,并不是非他不可!”苏向暾附和道。

  “那时情窦初开么,就看谁先遇上谁!”沈脩道。

  “唉,那是觉得他什么都好,现在觉得嘛也不尽然!”苏向暾叹息道。

  “呵呵,长大了了,麻木了么!”

  “是啊,麻木了,半点感觉也没了!我很好奇我在你的青春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和穆灵灵是很铁!”苏向暾一长句打完,沈脩又神来了这么一句。

  “穆灵灵?有多铁?这个我还不知道,初中的时候还是后来?”苏向暾记得初中他两个的交集似乎不多。

  “大学我两经常在一起,没有丝毫想法!”

  “哦,还有这回事?”

  “高中那时候也经常在一起玩呢,那是真哥们!”沈脩道。

  “额,我是假哥们啊?”哥们儿还分真假,也不知道怎么分的。

  “恩恩,穆灵灵把我当朋友兄弟待呢!”沈脩说,接着回答:“不是!”

  “那是什么?”

  “你也是哥们儿!”

  苏向暾看到这句,也不知道这句话是真假,打了个呵欠,道:“好吧,睡觉吧,困了!”

  “穆灵灵几乎和我无话不谈,给我买过好多衣服,那时候她也没钱,但还是经常给我买。”沈脩没理苏向暾的犯困,表示这个话题还可以继续。

  尽管苏向暾心里暗嘲道:沈脩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这世上那有那么多无私的奉献,除了情深意切还有什么可以让人这么无私?手上还是敲字问:“高中的时候?”

  “大学!”沈脩把苏向暾和穆灵灵拿在一起比较,得到这样的评价道:“你呢,老实!”

  “什么叫我老实?”苏向暾斜眼。

  “我自己认为从不敢和你开玩笑,什么话或事都是点到为止,也就是真正的朋友!”沈脩又说,“从不敢特意强求什么!”

  “可我认为我一直在和你开玩笑啊,难道我的玩笑开得那么认真?”苏向暾惊讶了。

  “其实那时对你也产生过想法,就是高中你追文君尧的那时候。”沈脩又说。

  “.....”苏向暾眨眨眼,一时不知道怎么接下这个话题。想了想的,才记起那时候沈脩正好和季言凝在一起。

  “那时候你和季言凝正在一起吧,难道你们男生都是这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苏向暾有些不忿,想要质问,看着这行字又觉得无趣,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又删除,敲了另一行字“我好想没有明确的追过文君尧?”发了过去。

  结果沈脩却发过来一大段话:“有一个词吧,叫怜惜吧!同样两个女孩,同一个晚上,喜欢同一个人,一个在那人的怀抱,一个却不知去向。我对你有点那种心疼的感觉。”

  苏向暾看着这行字心里一颤,连带着握着手机的右手也微微一抖,“怜惜,哼!”冷笑一声,直觉得心头一片苦涩,勾起唇角,微微地自嘲“看吧,你那时多卑微,别人看着都觉得可怜呢!”

  “其实说喜欢你吧,好想也不是,反正那时就有那种感觉!”

  手机一震,跟着就是这句话,苏向暾挑眉,有些不解。却见沈脩接着又发过来一句话:“包括现在,一想起你,就是这种感觉,我就想你也是人,也有正常的情绪,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所以对你一直有种怜惜的感觉!”

  “呵呵,好吧,谢谢你的怜惜!”唉,苏向暾啊苏向暾,你还能说什么呢。

  “你看大学的时候我经常过来你们学校看你,可能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你不要多想,我就是实话实说,没什么的,过去我都不想。”

  看着沈脩这一句接一句的,都快把他自己感动哭了,苏向暾只能弱弱的解释:“说实话吧,我觉得我那时也没多喜欢,只是一种‘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的执念吧,在自己营造编织的臆想里痴痴得等待罢了!”

  “我当时追不到季言凝,追到了却分手了,也许就是你说的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吧!”沈脩终于转移了话题。

  “你两为什么分手?”苏向暾又打了个呵欠。

  “她太心花了!”

  “不是吧,初中她就跟我说过她是喜欢你的!”说起来,之所以认识沈脩,后来一起玩,还是因为季言凝。

  “话说初恋一辈子都忘不了,是实话!”沈脩今晚的感慨有点多,“最后人大了心也大了么!”

  “嘿嘿,好吧”谁对谁错谁又能说得清,苏向暾表示不掺和。

  “自从她跟我分手后,这已经是第三个了!”看来沈脩还关注着季言凝。

  “恩,好像是!”苏向暾应和道。

  “我沈脩不需要这样的!”沈脩这语气有点愤慨,“打光棍也不需要!”

  “怕不是花心,而是没找到那个对的吧?”苏向暾觉得还是要为曾经的朋友争辩一句,怎么能都是女生的错呢?

  “恩恩,或许吧!”沈脩回答的很敷衍。

  “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却觉得男人对女人来说更像衣服,找不见个合身的,找到了穿在身上却不一定保暖,不一定优雅,不一定时髦。”苏向暾说自己的看法,“有的人在不停得找,不停得试衣服,直到穿到满意的那件;有的人不停得搜寻,却不试穿,直到等到满意的那件,才珍而重之的下手!”

  “有些道理!”沈脩不全赞同。

  “她是乐此不疲的试,我是心如止水的等!”苏向暾说。

  “呵呵,像你这种女生都是好女孩!”沈脩赞一句,还要乌鸦嘴的提醒:“别等到没人要了吆!”

  “那也没关系,宁缺毋滥么!”苏向暾表示一个人过很无所谓。

  “那关系就大了!”沈脩不认同的道,不知想到了什么,又说:“不过说的也是,遇不到对的那个人,徒添烦扰。”

  “呜呜,困了,不聊了!”苏向暾在眼皮子都打架的时候终于熬不住了。

  “晚安!”

  “安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