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都督请留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我就是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都督请留步 携剑远行 4065 2021.09.16 23:37

  洛阳世家与尔朱荣大军之间的PY交易进行得很顺利,不过刘益守已经不再负责这些田庄的销售工作。尔朱荣为了给他减负,特意让城外的高欢和他所统帅部众,进行财货与土地的交接。

  反正段荣跟高欢关系好,这两人沟通起来也顺畅。

  在很多人,特别是世家中人看来,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尔朱荣根基不在洛阳,要了洛阳周边的土地,只会招来祸端,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洛阳城里的世家勋贵们,则可以利用手里的权力,保住吃进来的土地。同时,名义上支持元子攸登基,实际上该干嘛还是干嘛。如果元子攸在那位置上不折腾,那就让他好好坐着。如果元子攸不听话喜欢瞎折腾,那么他们也能依葫芦画瓢的再换一个。

  事实上,自孝文帝死后,北魏的恶性朝堂动乱,已经不止一次发生了。

  世家中人在吃进尔朱荣抛出来的利好后,也都认为这场危机到了要结束的时刻了。

  这天,土地交接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大半,高欢将段荣约到洛水岸边垂钓,顺便闲聊。

  “子茂(段荣表字)啊,这些日子你一人在洛阳,我心甚为不安啊。不过总算是没出什么事。”

  高欢言不由衷的说道。

  段荣对他的性格知之甚祥,笑着说道:“其实这次入洛阳城很轻松,甚至比在尔朱大都督麾下还要轻松。

  基本上我都不用去想要做什么,都有人给我安排好了。”

  那家伙就这么牛掰?

  高欢心里有些不痛快,表面上一本正经的问道:“那还好啊。对了,你觉得刘益守此人如何?是不是一块璞玉?”

  璞玉?

  段荣失笑着摇头道:“这哪里是一块璞玉,这已经是一块光芒四射的美玉,人人都想占为己有。贺六浑,你这是想跟尔朱大都督抢人啊,哈哈哈哈哈。”

  段荣得意的笑道:“别想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人抢来了你也保不住的。”

  “唉!”

  高欢叹息了一声,啥也没说。

  特么的候景这厮误事,当初我怎么没提前把他给宰了呢?

  当初要是能把刘益守弄到麾下,不需要尔朱荣出手,他高欢会亲自捅候景八十八刀,捅到刘益守满意为止。

  你看这家伙在洛阳干的这些事,哪怕不是站他那边的,也都会拍手叫好。

  要是能弄自己麾下,不出三年,他贺六浑就能把尔朱荣根基挖空!取而代之只是等闲!

  可惜了!

  “刘益守能约束部众,那是因为他们喝了头汤。现在咱们这边的人马,一个个蠢蠢欲动的,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高欢叹息一声说道,满心不甘。

  好多事情明摆着的,刘益守带着人去抢了元雍家,几乎搬空了。虽然大家不能打砸抢,但事后分赃,肯定少不了这些人的好处。

  而高欢现在带着人与世家交割土地,换回来的东西都是有据可查,白纸黑字的。这里头油水就很少了。

  可高欢又不得不做,因为洛阳城内接下来的行动,尔朱兆和贺拔岳部的人,根本没打算让出来!

  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既然我们跟刘都督配合得那么好,令行禁止,完全达到了预设效果,那为什么要换高欢的人马上呢?这好像说不过去吧?

  对此尔朱荣也没法一碗水端平,因为跟着刘益守,干的少,拿的多,无风险。大家都喜欢跟着刘都督抄家…呃,捉坏人,查赃物。

  所以尔朱荣多次否决了高欢的提议,弄得这位一表人才,靠娄昭君嫁妆起家的美男子相当不爽。

  主要是刘益守也超帅,还会来事!特么的!这种人要是跟着自己混那就很爽,但是在对头那边,就很不爽了。

  “葛荣逐渐做大,威胁河北。你也不必气馁。关键还看怎么积累军功,莫要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啊。你的出路在葛荣身上。”

  段荣知道高欢心里不爽,苦劝道。

  你跟刘益守有什么好较劲的呢,人家连个势力也没有,只要他不跟着贺拔岳,那就一点威胁也没。

  刘益守长袖善舞,但那都不是沙场上见真章的招数,跟你没冲突。

  “你说得也对,是我想得太多了,唉。”

  高欢有时候就是喜欢钻牛角尖,当有人劝说的时候,他就好了。

  两人讨论了一下时局,意见也比较统一。他们都认为现在洛阳的局面,就差一锤定音的关键“一击”,等这波结束,大军也真要北上邺城了。如果邺城被葛荣攻下,只怕河北世家的立场,有可能剧变。

  ……

  “封回……这个人很有意思啊。”

  刘益守查看洛阳本地官员的卷宗,按图索骥,找到了很多很有趣的人。

  虽然在洛阳这个大染缸里面,能当官的多半不是什么好人,哪怕是陈元康,也是贪污受贿不断,下班逛窑子,找小三,玩当妇不亦乐乎。

  但不可否认,沉船也有三千钉,哪怕是烂透了的国家,多少也是有些好人存在的,官员里亦是如此。这个叫封回的,就是洛阳快绝种了的好官。

  此人曾经当着胡太后的面痛骂她,强调法治的重要性,对于官员犯罪,一定要严惩不贷。当时胡太后听了十分感动和惭愧,然后……她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被封回骂过以后,她既没有收拾这个不听话的官员,亦是没有按照对方的建议去惩罚犯罪的官员,而是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一次读到此人的卷宗时,刘益守简直怀疑是不是眼睛长反了,既不相信胡太后如此懦弱,又不相信对方如此愚蠢!可惜多方打探,尤其是向于谨打听后才知道,这特么居然都是真的!

  “国家沦落至此,看来并非偶然。”

  刘益守揉了揉自己的酸胀的眼睛,打算今日悄悄去拜访一下封回。此人德高望重,很有号召力,如果肯站出来,力量不可低估。

  此人任殿中尚书,这个职务,似乎是管理宫廷车驾与库房的。当然,现在元诩驾崩,一朝天子一朝臣,封回本身就七十七岁高龄了,现已回家待业,估计也不会出来当官了。

  “怎么请他出山,倒是个麻烦事。”

  刘益守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

  正在这时,李虎悄悄的走进来,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半天,然后一脸慎重的看着他。

  “此女来者不善,你要小心应付。”

  “我还能怎么应付?”刘益守苦笑道。

  他站起身走到门口,看到有个年轻英武的妹子双手背在后面,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四周,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刘益守的“办公环境”如此简陋。

  “见过尔朱娘子。”

  刘益守拱手行礼道。

  尔朱英娥一看到他,俏脸立马红到了脖子根,就这么转过身去了。

  诶?刘益守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个……刘都督,我父亲让你在洛阳,帮我找些好看的首饰,衣服。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里了。”背对着刘益守的尔朱英娥小声说道,语气中带着紧张不安。

  诶?

  尔朱荣这理由找得太烂了吧?只怕这根本不是尔朱荣的意思,而是妹子自己跑来的。刘益守心中全是问号,这来得太突然,事先完全没打招呼啊!

  “哦哦,好的好的,我在附近安排一个小院你住下。”

  刘益守尴尬的说道。

  特么的,这妹子也不是啥害羞的人啊!今天这娇滴滴的几个意思?

  刘益守以前听李虎说,尔朱英娥没出嫁前可凶了,硬钢得很。号称是“弓马娴熟”,可以骑马射箭的那种!

  一个妹子号称是“弓马娴熟”,这能是害羞的人?

  “我读书少,你可别……那个,尔朱娘子啊,你一路风尘仆仆的也累了吧。

  我去安排热水,让尔朱娘子好好洗一洗,放松一下。没事,我的侍女(元玉仪)来伺候你,你有什么需要,她会告诉我的。”

  赶紧的把这妹子唬住,然后找李虎等人商量对策!现在洛阳的事情进行到了最关键时刻,绝不能出半点意外。

  天知道这家伙是自己偷偷跑来的,还是尔朱荣派来监视自己的!

  刘益守现在做的事情,虽然90%都是尔朱荣想做的,却也有10%是自己的“私货”。

  “那就有劳刘都督了。”

  尔朱英娥的声音跟蚊子差不多,听起来特别秀气。

  半个时辰以后,刘益守将李虎、于谨、贺拔岳、侯莫陈顺等人召集在一起,询问对策。他们也是对尔朱英娥到此茫然不解,那样子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装的。

  主要是这几位现在还未脱掉边镇的质朴风格,要是说了弥天大谎,一眼就能看出来,哪里像刘益守平日里一样,做什么都是不动声色。

  “尔朱大都督派人来监视咱们的?尔朱兆回北中城了,这么说也说得过去。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贺拔岳迷惑不解问道。

  “澡堂”是刘益守新弄出来的,他们每个人都试过,爽的不得了。估计尔朱英娥在里面一时半会还出不来。不过也不能老是这么拖下去,洗澡就是洗的再爽,也不能洗一整天啊。

  “有可能,但也可能是尔朱大都督听了高欢的谗言,怀疑咱们私下里截留战利品,所以派女儿来看一看。谁会防备一个小娘子呢?”

  于谨显然是“刁民害朕”的信奉者。不过说真的,高欢现在弹压手下的不满情绪已经焦头烂额,还真顾不上刘益守他们在洛阳城里玩得开不开心。

  “会不会,其实只是来看刘都督的呢?毕竟刘都督这么俊朗对吧,而且此番又立下大功,这英雄气概也是有的……”

  李虎说着说着,发现众人都用不善的眼光看着自己,他才急忙解释道:“别啊,你们看娄昭君,在城楼上看到正在守门的高欢,就立刻哭着喊着,带着一百匹马的嫁妆,嫁了。

  有娄昭君在前,啥事不可能啊?不说别的,刘都督比当初的高欢,那可不知道强哪里去了对吧?”

  李虎风流成性,思维经常往下三路走。最近没事就跟元雍府里截留下来的一位舞娘玩到半夜都不睡!他这么想,确实也是基于自身思维,不是自己要使坏。

  正当众人讨论了半天,没什么结果的时候,亭亭玉立的侍女元玉仪,急急忙忙的来到签押房,看着众人都惊艳于自己的美貌,她眼中的得意一闪而过,拉着刘益守的袖子到旁边。

  “不必,这里都是自己人,有话但讲无妨。”

  刘益守大方的说道。

  除了第一夜以外,自己并没有对元玉仪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相反,后面他还很关心元玉仪的学业,教她读书和典故,以及做人的道理。

  这种事情,刘益守坦坦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真要说呀?”

  元玉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说吧,没事。”

  “好吧,其实是尔朱娘子叫我来跟你说一下,她肩膀有点酸,在澡盆里不想起来,要你去给她揉一下。”

  然后她就退出房门,对刘益守大喊道:“阿郎快一点啊,奴先去应付着。”说完逃之夭夭!

  除了刘益守外,所有人都看着李虎,一副不可思议的面孔。

  “咳咳,你看,自古美女爱英雄……”李虎还要再说,刘益守有些尴尬的打断他道:“去去去,你说的那些都是幻觉。

  实际上,是我的妾室徐月华,跟尔朱娘子的关系很好,她跟尔朱娘子说,我很会揉肩膀,就是这么一回事,嗯,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在场所有人都不信,然后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刘益守,好像是在说:你现在是去呢,还是等尔朱英娥出来以后拿你当骑射对象呢。

  人家可真会骑马射箭的啊!

  “呃,我还是去看一下吧,失陪了失陪了。”

  刘益守直接匿了,不去不行啊!尔朱英娥因为元诩惨死的事情,吃了不少苦。尔朱荣来洛阳看到女儿这么惨,对她可谓是千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

  得罪此女,绝非明智之举。

  等刘益守走了以后,贺拔岳想了想,拍了拍李虎的肩膀说道:“尔朱大都督好像没有其他女儿了,不过尔朱兆将军还有一个,你可以稍微努力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