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三国理工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再也不用怕死了

三国理工男 四眼旺财 3098 2020.03.07 14:17

  第四章再也不用怕死了

  村长吴顺走了没多久,之前跟在村长身后的那两个村民就将种子给搬了过来,贴着草床边顺墙放在那。两人互相看了看,又望了眼杜篆一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没说的走了。

  杜篆也是一脸懵圈,虽然他很想和他们客气几句,但是却连怎么称呼他们都不知道,只能全程在脸上堆上僵硬的笑容。不过当他看到床边的粮食,脸上立刻绽放了。一旁的安雄也跟着高兴的笑,笑着笑着突然反应过来,这是种子,又不是给他吃的,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于是便向杜篆看去,想从他那找出高兴的理由,结果等他再看向杜篆的时候,发现杜篆脸上充满的是饿死鬼终于见到食物般的兴奋。

  于是安雄立刻走上前,拦在杜篆和粮食之间,尴尬的看着杜篆,小声的问道:“三狗你不会是想把这些种子给吃了吧。”

  杜篆也不好意思的看向安雄小声的说道:“二熊哥,小点声,一会晌午我们就煮点真正的粥喝,稠稠的那种。”

  安雄立刻惊恐的说道:“啊,你这是找死啊,要是让村长听到,他会活剥了你。”

  “二熊哥,别紧张,我又不是都吃了,只吃那么一点,你看我这个身体,不吃点东西恐怕也撑不了几天。再说我的法子是地府的法子,长出来的庄稼肯定比以前法子长得多的多,别说村长谁都看不出来的。再说了找法师做法还要贡品祭天呢,我吃点粥就当是祭一下五脏庙那就是祭地府了。”杜篆一阵忽悠道。

  “这,这。。。”安雄这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二熊哥,你别在那这、这了,快过来,到床里角那挖个坑,我们藏几斤粮食到里面慢慢吃。”杜篆把身体往外挪了挪,小声的对安雄说。

  这次换安雄一脸懵圈了。。。但最终还是在杜篆的催促下鬼使神差的挖了坑,藏了粮,煮了粥,喝精光。

  等安雄打扫完战场以后,杜篆又是紧紧盯着粮食筐看了一阵,确定看不出来什么端倪,也就把心放肚子里了,心跳也缓下来了。

  两个少年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虽然各有一番滋味在里面,但是对于十五岁的少年来说,更多的是刺激和有吃的之后的踏实一笑,虽然粮食只有那么一点点。

  经过了这次稍微像点饭样的饭的洗礼之后,杜篆感觉状态明显好了起来,生命的活力又开始恢复了。甚至在二熊的搀扶下,起来围着草棚子走了两圈。正准备走第三圈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三个颤巍巍的老人,不约而同的向着他们走来。看来他们就是村长派来帮他讲解村子情况的。

  等几位老人到齐了之后大家都席地而坐,作为文明时代的代表,杜篆在礼节方面还是有比较高的自我要求的,他挣扎着拖着沉重的病体站了起来,向坐在地上的三位老者作了一个罗圈揖,便向三位老人说道:“几位长者在上,晚辈杜。。。三狗。。。”

  这时三个老人被杜篆的表现逗的忍俊不禁,尤其是坐在中间的高大老人哈哈大笑的对杜篆说:“我说三狗子,你这是从哪里学来这一套戏文啊,还真是有点模样,哈哈哈。。。”

  杜篆左首边的光头老人也是笑呵呵的说:“是呀,三狗子,我是你李家三爷爷,你小时候还在我怀里撒过尿,中间的是你蒙山爷爷,坐你另一边的是你白海爷爷,哪个没见过你光着屁股撒尿和泥巴,哈哈哈,有什么事情直接问就行,在我们这里不用行戏文。”

  杜篆转头看向右首老人,他只是笑而不语对杜篆微微点头示意。

  于是杜篆便入乡随俗的说:“三位爷爷见笑了,可能三位爷爷不太清楚,我三狗子昨天从地府还阳回来,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些地府的戏文,让三位爷爷见笑了。”

  他本以为三个老人会有吃惊的表情,没想到他们反而露出了心里踏实了的会心笑容。开朗的蒙山接着说道:“三狗子,你姓杜,秦朝的大将军杜赫就是你的祖宗,至于表字你还没有,你爹娘在的时候你还小,行三,你前面两个哥哥也都夭了,为了你好养活就管你叫狗子,你爹娘他们死了之后,也没人给你取表字了,所以大家就一直三狗子三狗子的叫着了。”

  “行了三狗,有什么你就直接问吧,你蒙山爷年轻的时候是猎户,你李三爷是咱们村种田的好手,我呢年轻的时候在渔阳郡当过差,走过一些地方。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一直没有说话的白海也笑着说道。

  “多谢三位爷爷告诉我身世,正好您三位在这里,想请你们做个见证,我给自己取个表字。”杜篆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既然我家先祖是秦朝大将,为了纪念我家先祖,我就用秦朝所用的文字“篆”为字,从此我杜三狗就叫杜篆可好?”

  白海笑着说:“没什么好不好的,名就是个称呼,只要知道别人叫的是自己就行。更何况你就孤身一人,自己给自己取个表字也不为过。而且你取的表字还纪念了先祖,仅凭这份心就是好名字。”

  蒙山和李三也是一起附和着说好,李三还补充说:“你海爷是我们村走的地方最多见识最高的,他说好就一定好。”说完有呵呵笑起来。

  “多谢三位爷爷见证!”杜篆赶忙躬身作揖道

  “不用那么多礼数,听顺子说你从地府学了种田的好法子?”李三忍不住问道

  “是的,在地府种田。。。”杜篆刚准备接茬往下还说,却被一直稳起的白海给打断了。

  “确有地府?!”

  杜篆坚定的说:“有!”

  蒙山高兴的说:“有地府就好,有地府就好,至于田怎么种你说了算。我们再也不用怕死了就到头了,日子再这样下去还不如躲到去地府享福,哈哈!”

  其他两位老人也是高兴的若有所思着。

  杜篆尴尬了一下,想了一下便恭声问道:“请恕篆冒犯,从几位爷爷所讲的我家先祖的情况,以及几位爷爷的姓氏,篆在这里斗胆猜测,几位爷爷是否也是名门之后?”

  这下换成众人尴了一尬,白海苦涩的自嘲说:“咳、咳、什么名门之后啊,早就是罪人之后了,辱没了先人。。。”

  “唉!要我说当年就该反了他!”蒙山愤愤的说。

  “苍天有眼啊,绝了他赢家!跟现在的狗皇帝一样,只信那些阉货。”李三爷也跟着说到。

  “罢了,罢了,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白海感叹道。

  “怎么能罢了?要不是他赢家我们会被流放到这蛮荒边境,过这苦日子,要不是他家绝了,否则我第一个出来造他的反。”李三愤怒的说道

  白河刚要张嘴劝说,就被李三抢白道:“不用劝,你们死几个人算什么,哪家没死人?老子连祖宗名姓都丢了!辱没祖宗啊!”

  冷场,现场突然静了下来。杜篆通过几人的对话已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确定了就行,毕竟只是一时好奇才问的。

  于是杜篆赶紧转移话题继续问道:“三位爷爷咱们村子周围可有河流湖泊?湖泊周围水草可肥多?”

  “说道河流湖泊,我们村子往南十里是白河,向东六里是密云湖,密云湖水草丰盛,若说草多,那要数西边三十里,一片大草原,北边紧靠着的就是嬴政修的长城,翻过这个山包就看的到城墙。”蒙山侃侃的说道,几个老人听完以后纷纷对望,若有所思起来。

  但是听到这个信息杜篆震惊了,口中喃喃到:“北靠长城、南邻白河,东接水库、西连草原;北靠长城、南邻白河,东接水库、西连草原。。。”但是杜篆心中却涌起了惊涛骇浪,这就是实验室的位置啊,难道我这就是传说中的超维等位节点穿越啊!。。。

  站在一旁看着众人百态的安雄,心中委屈的吼道,太欺负人了,我一个大活人在这站着怎么就变成空气了呢?!

  于是就轻声的咳嗽刷了一波存在感,结果是泥牛如水,并没有达到安雄预期的效果。

  无奈只能用手指捅了捅杜篆,轻声唤到:“三狗,三狗。。。”

  终于诡异的场面被安雄的一指捅破了,大家纷纷恢复了状态,而此时的杜篆却没有什么想问的了,周边具体点他可能不认识,但是周边的大环境他还是比较清楚的,毕竟当年用“要得地图”导航过。大致的思路也已经清楚了,另外就需要了解当前的时局了。

  于是便问道:“海爷,今年是哪一年?咱们周边有没有匪盗?”

  “光和四年,周边没有匪盗山寨,但偶有鲜卑和乌桓的马匪进村劫掠。”白河回答说

  听了白河的回答,杜篆又是一阵沉默,心中在默默的分析着局势。虽然他对光和四年的事情了解不多,但是对于光和七年的黄巾起义是印象深刻,每次在玩三国游戏的时候游戏缓冲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黄巾大旗一挥,光和七年东汉朝廷腐败不堪。。。民不聊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