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三国理工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不准笑我吃藕

三国理工男 四眼旺财 3063 2020.03.09 10:39

  第六章不准笑我吃藕

  杜篆无奈之余索性向后仰着躺了下去,屋漏偏逢连夜雨,好巧不巧的,一块小孩子拳头大小的石头给他杜篆的后背来了销魂一击,疼的杜篆呲牙咧嘴直想骂娘。

  习惯性的考虑到形象问题,只能忍了回去,转身就抓起那块石头要扔出去。

  当石头入手那一刻,多年的职业素养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对不是石头发出的。这个石头入手有点轻,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没有逃过这双曾经操作的实验比端过的饭都多的魔爪。

  别瞎想,真的不是什么宝贝,就是一块普通的灰色间着点灰白色的石灰石。

  正要准备扔出去的时候,突然脑海中灵光乍现,这一刻这块普通石头华丽转身成了金不换,别说金子了这块石头对现在的杜篆来讲,除了给他三十五万斤粮食其它什么都不换。

  这石头就是粮食,就是机会!

  杜篆正挣扎着准备起身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其它的石灰石时,远远的听到二熊大喊一声:“妈呀,死人胳膊!”

  大家都赶忙顺着喊声忘了过去,只见安雄脚旁有个被淤泥裹了一层的手臂粗细,手臂长短的长条状物体,还真有些像胳膊,而此时的安雄已经开启了,手脚屁股并用式倒档,向后退着,看样子离尿裤子不远了。

  而杜篆看到地上这截东西却是高兴不已,心中暗叫双喜临门,天无绝人之路。

  将身体倒到安全距离的安雄,立刻转身屁滚尿流的朝着杜篆冲了过来,嘴中还大骂着:“狗日的三狗子,麻辣隔壁”

  “我招你惹你了?”

  “不就是不让吃鱼吗?”

  “至于用这妖法来吓我?你是地府使者又怎么着?看我打烂你五脏六腑!”

  安雄这一阵骂,却让现场更冷了,尤其是那些小孩子们,听了妖法,地府使者这几个字眼,基本上就是扫了眼那胳膊状的东西,就吓得也都跟着向岸上跑。

  当然也有胆小的看也不看就向大人们跑去。村长和几个老人也是懵了,估计脑袋也嗡嗡的吧。

  安雄虽然骂的凶,但是跑到离杜篆还有几步时就停下了脚步,便不敢再上前。委屈的眼泪喷涌而出,边跳脚蹦着嗷嗷哭,边口齿不清的诉说着委屈,但大家基本上是一句也听不清楚。

  杜篆也是无语的看着安雄,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于是便用目光求助于村长和三位老人。

  通过眼神沟通,村长确定杜篆没有恶意,安雄的事情应该是个意外。于是便大声喝道:“好了,安雄!”

  听到村长的喝声,安雄便慢慢收住了声,不过还是时不时的抽一下,毕竟是真的吓着了,也是真的哭了。也毕竟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杜篆看到安雄停下不哭了,便安慰道:“二熊哥你不要再哭了,我们两个我会害你吗?”

  “再说堂堂男子汉,就是个真的胳膊也不至于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啊。更何况那就是我让你挖的宝。”

  “管他是个什么,你三狗子既然知道,你就应该提前给我提个醒,让我有准备。”大花脸满身泥的安雄傲娇道。

  “我也没想到你会被吓到,那个是荷花根,在地府管它叫藕,好吃又养人。”杜篆解释道。

  “那真的不是死人胳膊?”安雄再次质疑问。

  “真的不是,你把它拿到水里一洗就知道了。”杜篆无奈的说道。

  但奈何安雄坚决不去,于是杜篆只好问其他人有没有愿意去的,静了一会儿后,仍然是没人去。

  李三爷冲着自家孙子吼道:“茂才,去,把它给洗了,就是个真胳膊也给我洗出来,咱们家的种没有怕死人的。”

  李茂才听了李三爷的话,没有半分迟疑,转身便也就去洗了。虽然走的不快,但看的出他是在观察,并不是害怕。

  当李茂才双手捡起那黑乎乎的“胳膊”时,感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重,反而有点轻,心下也是倒是踏实不少。于是便快步走到河边将外面包裹的淤泥洗掉,露出了肉色带着小黑点的藕皮,远处的人看不清楚,乍一看还真像人的皮肤。

  “啊,肉皮都露出来了,三狗子你还说不是?”安雄朝着杜篆吼道。

  杜篆无语的摇摇头,也没说什么,只是在那静静的看着在清洗莲藕的李茂才。只见他清洗完藕后,高兴的往回跑。边跑边扬起手中的藕向大家挥舞,嘴上喊道:“不是、不是胳膊,嘿嘿......”

  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走到近前李茂才高兴扬了扬手中的藕向众人说了两个字:“不是。”就将手中的藕递向杜篆并说了声:“给三狗,洗好了。”

  这时大家也看清楚了,确实不是人胳膊,像一节一节的棍子,上面还有根须。

  杜篆环视了一眼因为好奇而围上来的众人,没有说话,而是双手分执两端,将藕抵在小腿上用力一掰。只听咔擦一声脆响,那莲藕便应声而断,只见拉出的藕丝随风飘扬,煞是有趣。

  杜篆将右手的藕递给村长,然后又将手中剩下的藕再次掰断,又将其中一段分给李茂才。

  说了一句“吃”!就大口咬了下去!

  口感虽然比在菜市场卖的老一些,还有一点涩。但是在这个树皮树根都吃不上的乱世,这就是绝品美味。能够满足的大口嚼上食物,那就是个美!香!爽!

  众人看着杜篆大口咀嚼,那一脸满足的表情,尤其听着他嚼藕的声音,不自觉的咕咚咕咚的咽起了口水。

  村长吴顺还好,毕竟在一群小辈面前要保持形象,将藕又分了三份给了三老,交流了眼神才各自吃了起来。

  而李茂才可顾不得这些,跟着就甩开了腮帮子像粉碎机一样大口啃了起来,只听见咔呲咔呲声不绝于耳。

  眨眼手中的藕就少了一半,再一眨眼偶就全没了,鼓鼓囊囊的塞了一嘴,嘴边还挂着些许混着口水流了下来藕汁。

  这下一群小孩子可炸了锅了,“猫崽给我点”、“猫崽子你怎么全吃了”,各种声音吵杂在了一起。

  最悲催的是安雄,刚平息的哭声又委屈的响了起来,但在这混乱的场面,却没有人理会安雄“啊、啊、啊”的嚎啕大哭。

  当然杜篆除外,杜篆拿起手边的石灰石轻轻扔打到安雄身上。

  “二熊哥,给!”杜篆把手中的半截藕递向了安雄。

  “嗯,嗯”安雄这才停下了哭声向杜篆走了过来。

  “二熊哥,先把那块石头捡给我。”杜篆指着安雄脚下的石灰石说道。

  安雄赶忙弯腰捡起了石头,就来到了杜篆身边。两人一手交石头一手交藕。

  安雄接过藕后,不好意思的抹了把眼泪鼻涕,小口咬了一口嚼了两下就咕咚一下吞下了肚子,然后高兴加娇羞的冲着杜篆嘿嘿一笑,然后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大口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时安雄吃藕的声音,有成功的把众小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所有人也都盯着安雄哈哈的大笑,为什么笑因为这个画面不要太美!

  一个手脚淤泥,衣衫褴褛,双眼红肿的少年,淤泥大花脸上沾着眼泪和鼻涕的混合物,亮晶晶的,嘴上却狼吞虎咽的啃着藕,时不时还冒出几声满足的“嘿嘿”傻笑!

  再次成为了焦点的安雄,回应大家的哄笑只有一句含糊不清的:“不准笑我吃藕!”

  结果杜篆听到了安雄的这句吃藕却被逗得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笑出来了。不对好像是真哭了,虽然是笑着哭的。

  原来杜篆因为这一句吃藕勾起了几天来一直没有勇气面对,那份被深深埋藏在心底的诉求——回家!

  在穿越前安雄这一句足以雷翻整个网络的“不准笑我吃藕”,在当下却无人能与之分享,孤独一下击中了杜篆内心的柔软之处,心中不禁酸涩阵阵,泪水也就不知不觉跑了出来了。

  满嘴塞满藕的安雄,看到杜篆哭了,以为他是因为那段藕都被自己吃了,而心疼的哭了。于是满嘴含糊不清的安慰道:“三狗,你、你别哭,我、我不是故意......”

  杜篆抹了把眼泪说道,用了一个看似很符合逻辑的解释道:“二熊哥,我不是心疼藕,我是开心,咱们不用再挨饿了,多吃点!不对别吃太多,一会咱们吃鱼。”

  安雄兴奋的几口将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嘴上赶忙应到:“好、好一会吃鱼。”说着一阵幸福的情感不知如何表达,就在原地尴尬的搓起手来。

  杜篆转向村长那边,看到村长吴顺和三位老人正微笑的看着安熊和自己,他们不仅吃得津津有味,看得也津津有味。肯定的眼神和微笑的点头,都告诉了杜篆可以继续随意发挥。

  于是杜篆便点头回应收到以后,挣扎的站起来,看了看大家充满渴望的眼神,对安熊和众小说道:“大家别着急,马上大家都有的吃,藕还多的是!”

  看着众小一阵兴奋的交头接耳和蹦跳,杜篆又继续说道:“现在先安静一下,听我安排,否则一会没有吃的。”

  安雄也跟着帮腔道:“安静、安静、安静!”

举报

作者感言

四眼旺财

四眼旺财

关于三国时是否已经广泛食用藕这个问题界定比较模糊,汉朝以前缺少诗词及文献资料证明。而本文设定左癸村居民没见过藕,是借鉴了汉乐府中《江南》中的诗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荷叶东西南北。文中提到莲、叶、鱼上中下层次分明,却没有提到更深一层的藕的信息,如果已经广泛食用,应该会有出淤泥而不染,藕断丝连,甘甜美味等相关引申。由于此文没有关于藕的表述,因此推定为没见过藕!欢迎大家讨论交流!

2020-03-09 10: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