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谁敢拦阻,本王要他好看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我就是龙 2149 2021.09.10 19:34

  旁边的吴风书微愣了一下,这才立刻醒悟过来,马上拱手:“启禀王爷,微臣敢问,您是想简单的筑堤拦水、蓄水,不是想建一座蓄水大坝?”

  陈元鹰顿时一愣,狐疑地问:“堤和坝,有区别吗?”

  吴风书朗朗一笑:“筑堤只为拦水,难度小;筑坝才是真正的蓄水,可在雨季时蓄水并且视情况分流,在枯水季节时泄水入渠以浇灌农田,难度高,投入大,所需要的时间长,可一旦建成,效果极好。其实,如果王爷不急于采摘今年的甜橘的话,从长远来看,微臣是建议修建蓄水大坝的!”

  陈元鹰目光微转:“你会画大坝图?”

  吴风书这时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微臣记得户部各地的不少大坝建造图,也可以画。只是微臣不曾参与建造,也就只能画画图。”

  见陈元鹰皱眉,一旁的孙志浩顿时与梅化谦、刘梦田相视而笑:“禀王爷,我等三人,均曾参与过荣州大坝的设计,用的便是吴大人所修改的工程图。微臣还曾与梅大人在现场监过工。刘大人曾经在后方统计过沙石方。”

  本有些失望的陈元鹰顿时惊讶地看着他们:“也就是说,荣州大坝是吴大人参与设计给图,你们三人参与建造?那可否总结出全部的流程?”

  孙志浩斗志昂扬地回答:“应该可以,只是需要些时日。我等还要亲去实地勘察。”

  “好!”陈元鹰顿时大喜,欣然允诺:“本王给你们再调50人骑兵,希望你们能在参考州衙给出的渠图,尽快做出一份新的渠道,并且给出一份拦河大坝的建造图。要做,本王自然要做最好的,也不急于一定要在今年来采摘龙州甜橘。”

  “是!”孙志浩四人同时欣喜地拱手领命。

  这时,还坐着的朱自梅含笑提醒:“王爷,修正渠图需要大量纸张,建造大坝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和土方,这些都需要钱和粮。”

  陈元鹰眼睛一眯,毫不犹豫地道:“可先从庆州购买,由本王内库里挪用。等时机成熟了,本王再想办法向这龙州的本地商户们收回。”

  朱自梅眼中迅速多了一抹异彩,很快抱拳:“微臣遵旨。”

  陈元鹰再看向孙志浩四人:“你们几个稍后就好好睡一觉,待知州衙门的渠图和农户耕地资料送过来了,你们再来参考。”

  “是!”面对其他属官们善意的笑容,孙志浩等四人脸色微红,然后感激地抱拳应下。

  ……

  下午,待陈元鹰随着朱自梅上了半个时辰的文化课,再在杨浩的监督下训练了一个时辰的对战后,恭伯前来汇报,州衙已派人送来渠图。

  练得浑身汗湿的陈元鹰接过宫林递来的干毛巾擦汗,问了孙志浩等四人还没睡醒,便示意恭伯先不必唤醒他们,且将这些图放在书房。

  待陈元鹰用过了晚餐,四人依然未醒。

  不过刚从州衙回来的朱自梅前来求见。

  确定朱自梅已用过了晚膳,陈元鹰便在书房里接见了他。

  朱自梅的神色深沉:“王爷,微臣刚才查过了州衙的资料。这里主要有鲁、聂、赵、毛四家大户。其中聂和毛就是聂维民大人家里和毛真大人家里。此外,鲁家一直在庆州,二房嫡女嫁给了毛大人,而赵家则是庆州赵家的旁支。”

  “不过,这里文风不兴,这四家大户名下被挂靠的免税田并不多。”

  陈元鹰目光微闪,颇有兴趣:“赵家主家一直在庆州经营?可是庆州的缴税大户?”

  朱自梅摇头:“赵家祖上于两百多年前,曾出过工部给事中,后来子孙们一直疏于文事,只能算是庆州的商户,却不算大户。”

  是了,在庆州,家中有仕途之弟撑腰的士绅们才能算是大户。

  陈元鹰挑眉:“所以,我们挖渠的计划,只要有这四家中的两家人响应,就算是成功了一大半?”

  看他仍显青涩的脸庞上闪烁着老练而沉思的目光,朱自梅有片刻的恍惚,但很快就再度摇头:“聂大人和毛大人虽然同是州官辅官,但据传两人素来不合。鲁、赵两家一向只重利,之前也是因为他们四家的意见不统一,所以渠图迟迟未最后定稿。”

  陈元鹰顿时冷笑:“以前派来龙州的知州们,怕是心有怨言,只求无过,不求有功。但这里是本王的封地,本王必须把它们搞好起来,以后才有好日子过!谁敢拦本王,本王就让他好看!”

  朱自梅的眼中多一抹释然和轻松,微微点头:“微臣稍后会找刘大人和聂大人好好谈谈。”

  ……

  另一边,州衙内,毛真在自己专属的签押房里看着面前的帐薄,询问手下的属官马怀:“那些渠图都送去了胡家别院?”

  马怀恭敬地回答:“送去了,整整一大车。”

  毛真端起自己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小口,放下,再慢悠悠地道:“你再继续盯着,好好探探这位王爷平时在京里喜欢些什么。”

  “是!”马怀立刻会意地应下,但很快又迟疑地问:“那,鲁家那边……是否还要催夫人和小姐回来?”

  “自然要催,”毛真摆手:“你明日再派人送书信去!”

  而另一边的知州后衙,聂维民亦与刘永清在书房里说起挖渠之事。

  刘永清悠悠地道:“朱长史重信,而吴主事是有名的活文书库,鹰王爷把这两人要过来,怕是下定决心要挖渠。”

  聂维民不动声色地道:“赵家和鲁家一向重利,只怕不好商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