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皇帝也是父亲

发展封地从沼泽开始 我就是龙 2085 2021.09.02 12:42

  陈元鹰微汗地起身,乖乖地跟进书房里:“儿臣从户部处借来了一些有关龙州和庆州的资料,正在整理。儿臣打算好好了解这些资料,找出发展龙州的好办法。”

  昭帝眼中的意外马上变成了玩味,瞥一眼书房外恭敬站着的诸人,问:“怎么不让武成和武量替你抄?”

  这真是亲爸!

  陈元鹰心里暗道,嘴上则讪笑:“别人抄的,终不如儿臣自己抄的印象深,记得住。何况,只是抄而已,又不是让儿臣做文章。”

  昭帝顿时微愣,随后眼底闪过一丝释然和一抹无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见此,陈元鹰表面上还是满脸无辜,心里则稍稍松了口气。

  要让父皇看到自己的努力,但也要让太子知道自己的缺点,免得日后忌惮自己,这其中的分寸,真是要点技术才能把握啊!

  昭帝这时又放下手里的纸,问陈元鹰:“说吧,你打算怎么发展龙州?”

  这就开始考究了?

  还好我确实已经有所准备!

  陈元鹰心里吐槽着,恭敬地欠身:“儿臣在户部认识了一个叫吴书风的员外郎。他博闻广记,看过其他州的发展资料,说龙州的问题,主要是缺乏灌溉用水。只要水源充足,农田的收成就会有很大提升。”

  “儿臣想,龙州那一大片沼泽之地,不是蓄了很多的水吗?只要儿臣想办法把水引出来,龙州的经济就活了。”

  昭帝目光一溜,有几分失望:“你觉得,龙州那些官员们会不知道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陈元鹰看到了这抹失望,却理直气壮地道:“他们肯定知道啊!但是,知道归知道,可这么大块地盘,引水的渠该经过哪里,不该经过哪里,肯定是要讨论的。这一讨论,怕就有了私心。”

  说到这里,陈元鹰故意单纯地一摊手,直言不讳:“不研究出一个大家都信服的办法,光有想法,没有行动,那就纯粹是空想!”

  “空想!”昭帝微愣,嘴里微喃,随后眉宇间多了几分难得地认可:“没错,光有想法,没有行动,再好的策略只会是空想!”

  默然一阵,他再意味深长地看向陈元鹰:“所以,你打算强行把空想变成现实?”

  陈元鹰顿时满脸不认同:“父皇此话差矣!以前龙州不是谁的封地,众乡绅们各有各的私心,当然很难拧成一团。现在儿臣去了,儿臣在自己的封地上搞水利,又不劳民,言官也管不着!”

  这一刻,他身上倒是有了几分嫡出皇子的霸气。

  昭帝眼睛微微一亮,透出几分难以察觉的赞许。

  陈元鹰又话风一转:“再说,儿臣也不是完全强制。儿臣打算先拉拢一部分有远见的,让他们去对付那些顽固自私的。若是有人敢顽抗到底,哼哼,儿臣自会想办法让他们滚出龙州!”

  昭帝微愣,随后微微点头:“知晓怎么做就好。不过,不可做得太过份!”

  陈元鹰马上嘻皮笑脸起来:“唉呀,父皇,您是知道儿臣的,儿臣以前可没有做过欺男霸女的事!儿臣是好人!”

  欺男霸女?

  一旁的黄青听了嘴角直抽,迅速往陈元鹰的下半身一瞥,再移开。

  想欺男霸女,也要有本钱啊!

  鹰王爷您才十三岁啊,能不能立起来,还不知道呢!

  昭帝脸上也是忍俊不禁地露出一丝宠爱的笑意。

  陈元鹰眼尖地看到了,立刻又大着胆子问:“那父皇您打算指派哪两位大臣当儿臣的王府长史和司马?儿臣心里有很多的想法,但如果长史和司马不认同,消极怠工,胆小怕事,只怕……”

  他手一摊:“如果他们误了儿臣的事,儿臣一定会把他们遣返。但那样就耽误了时间。与其如此,不如现在就找个好的!”

  昭帝微怔,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他:“你不是请你表舅去查了吗?”

  果然昭帝的耳目众多啊!

  陈元鹰瞥一眼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黄青,满脸无辜地回答:“是啊!儿臣是请皇祖母让表舅去查了,但表舅只负责查,真正要指派官职,还不是父皇您来决定啊?”

  这一刻,他完全就是一个不经世事,一心想从父亲嘴里打探消息的少年。

  昭帝那微嫌冷然的双眼顿时有些错愕。

  不远处的宫林和武成武量均是嘴角微微弯起,暗自叫好。

  黄青讶异地飞快抬头看了陈元鹰一眼,又迅速垂目。

  书房内外,安静得针落可闻。

  不多时,昭帝的眉眼微霁,却又含糊地道:“急什么?到时你自然就知道了!”

  陈元鹰嘟起嘴,翻白眼:“算了,不说就不说!”

  他故意发脾气地大声问:“父皇,司天监可有说过,年后哪天为启程吉日?儿臣想过完年后就立刻启程,以免耽误龙州的春耕!”

  这带着赌气的声音,大得连书房外站的武家兄弟也听到了,立刻对视一眼,眼中均有几分担忧。

  昭帝微愣,看陈元鹰的目光就有些复杂。

  见昭帝没有立刻回答,而一旁的黄青则低眉顺眼,陈元鹰心里一跳,马上瞠目追问:“父皇,您别想着瞒儿臣。封地都抽了,司天监要没算就是失职!”

  昭帝顿时轻叹,半响,才幽幽地看着他,道:“司天监确有算过,正月初五,与正月十七,皆是吉日。再往后,就要到三月份了!”

  书房外的武家兄弟同时面现惊容。

  书房内的黄青神色未变。

  陈元鹰则是眼睛一亮,明白了昭帝的心情,立刻做出选择:“那儿臣正月初五就走!”

  黄青一惊,武家兄弟则对视一眼,均有些了然。

  昭帝却是迅速摇头,苍老的眼中有些不忍:“还是十七再走吧!好歹要过完元宵节!”

  一旁的黄青迅速看了昭帝一眼,没有做声。

  书房外的武成与武量同时垂下眼帘。

  眼尖地捕捉到昭帝眼中的那抹不忍,陈元鹰顿时一怔。

  是了,在这个五旬的昭帝面前,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儿子,还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

  昭帝也是人,是父亲!

  他迟疑了一下,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本不属于他的孺慕之情。

  这是原身残留在这个身体内,对昭帝这个父亲的天生的恋慕之情。

  看陈元鹰的神思有些恍惚,昭帝眼中的不舍更浓,还多了几分怜惜和歉疚。

  屋内再度寂静无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