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0章:大牛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70 2019.03.21 16:30

  望着正准备给自己‘授书’的陆秀才,梵宇眼底突然现出了一丝崇拜。要知道,自南宋以后,华夏大约七百年的时间,私塾首选的蒙学教材就是《三字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陆秀才,尼玛就是华夏史上,

  最伟大的,儿童教育学家啊!

  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是窝在林家的,一个籍籍无名的秀才。

  而且,还变成了自己的老师。

  梵宇的惊讶,绝对有足够的道理。一时间,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太上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虽久不废。都是读书人,谁不想著书立说,成为尧舜禹汤、孔孟老庄那般不朽的千古圣人。

  而现在,貌似大牛就在身边,梵宇能不激动。

  是以当陆秀才拿着记号笔,点念出‘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时,梵宇还没有发现秀才为了自己,已经改变教学方式,竟然一边点书一边读书。实在是梵宇刚才的解读,让秀才有些尴尬啊。

  而梵宇还在发愣,直到记号笔敲在自己头顶,并传来秀才的呵斥:

  “跪下,跟我读!”

  “哦,哦。”

  梵宇这才反应过来,大牛的脾气,果然很大啊。

  梵宇只得双膝一弯,跪在了孔子画像前。尼玛,膝盖好疼。梵宇这才发现,教室地面上竟然铺了砖,清冷坚硬,膝盖不疼才怪。无奈秀才看得紧,梵宇也顾不得疼痛,只能赶紧跟着他念道: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秀才终于满意,随后问道:“你可知道意思?”

  梵宇刚要点头,

  岂知,秀才突然摆了摆手:“算了,我还是直接讲吧。”

  教室里顿时一阵哄笑,显然梵宇刚才的解读,不止给陆秀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学童们也是记忆犹新啊。陆秀才却有些气恼,抬起戒尺对学童们往门外指了指,示意已经下课,都赶紧滚。

  众学童这才散了,只是仍有少数围在窗外偷看。

  秦管家和陆氏两人,则是依然站在旁边,貌似要把梵宇监视到最后一分钟。

  秀才懒得理会两人,开始讲解:“人刚出生时,本性都是善良的,性情也相近。但是随着各自生存环境变化,每个人的习性就会产生差异。”

  讲完之后,陆秀才还追问了一句:“可懂了?”

  “嗯。”梵宇点头。

  秀才见梵宇并未再放厥词,点了点头后便指向了下一句,准备继续点读。岂知,旁边的秦管家突然上前一步,并插嘴说道:

  “陆先生,可否让老朽来教傻子读两句?”

  “不行。”秀才断然拒绝,并皱下了眉头。于他而言,传道授业解惑可是大事,怎能随便让一个老头来对自己的学生指手画脚。

  只是,陆氏突然插嘴了:“之夫,你就让秦管家教两句吧。”

  陆秀才愣住,眼神在秦管家和陆氏之间来回转动。好一阵沉默后,秀才突然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落。不过,终究还是将《三字经》递给了秦管家。显然,林家主母的身份,可以决定秀才的饭碗,他不得不从。

  只是从他那眼神里依旧可以看出,很不爽!

  虽然秀才怂了,但梵宇却突然觉得,秀才这人很不错啊。而对于秦管家要教授自己的目的,梵宇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不就是不放心,还想继续考察自己傻不傻么。狗东西,看老子不替秀才出气。

  秦管家不知道梵宇已经记恨上他了,还假意和善的朝梵宇点了点头,随后一板一眼的开始点读:“教之道,贵以专。苟不教,性乃迁。”

  梵宇在琢磨怎么羞辱这老狗,倒是没有发现,这两句与前世通行的《三字经》,在顺序上是反的。当然,作为一条理工狗,估计梵宇也发现不了。他便跟着秦管家又读了两遍。随后,秦管家突然问道:

  “傻子,可懂了?”

  “嗯。”梵宇点头。

  “很好,那你讲讲这两句的意思吧?”

  “嗯?还讲?”梵宇抬起头。老狗这是在套我呀。梵宇瞬间便明白了秦老狗的意图。好吧,既然你让老子讲,小爷满足你。梵宇便说道:

  “教之道,这三个字,应该是讲小孩教育的。”

  听见梵宇的话,陆秀才和秦管家皆是脸上一喜。只是两人的本意,却各不相同。一个是觉得孺子可教。而另一个则是觉得傻子有异,脸上仿佛在说:傻子,很好,继续说,让相爷砍你脑袋吧。随后,这老狗便赶紧说道:

  “说得很好,然后呢?”

  “然后么,就是讲教育方法了。”梵宇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装傻了,并说道:“教之道,贵以专。苟不教,性乃迁。这两句话是指教育小孩子的方法论。‘教之道’三个字首先指明,教育是需要方法的。

  而‘贵以专’,则是第一种方法。不听话就,

  跪砖头,像我现在这样!

  如果跪砖头不行的话,那还有第二种方法,就是牵狗去吓他。尤其是那种老狗,凶狠狡诈还可以管家的那种。小孩只要一听见叫声,肯定就会好好学习了。但如果管家老狗也不管用,累得都‘狗不叫’了,那就只能采用第三种方法,

  ‘性乃迁’。

  变性,直接剁掉小鸡i鸡!”

  梵宇说完之后,陆秀才脸都绿了。秦管家也一脸黑线,丫的,你说老狗的时候,干嘛老是看我?还有,什么叫‘管家老狗’?还特么都累得‘狗不叫’了。陆管家顿时有种生吞活剥梵宇的冲动。

  而教室外,则是突然传来一阵哄笑,震得窗户都扑簌直响,一阵掉下了好多灰。还伴着学童们大肆的起哄:

  “傻子威武,牛逼!专剁管家小鸡i鸡,哈哈……”

  “这老狗管家,究竟是指哪个管家?”

  “管家很多么?秦、林二府,总共也就两个嘛。嘿嘿。”

  “其实管家和太监总管有些像啊,一个管普通家,一个管皇帝家。”

  “就是!剁了小鸡i鸡后,直接入宫。”

  教室外一阵七嘴八舌,仿佛秦管家已被剁了小鸡i鸡,马上就要入宫了。老头顿时恼羞成怒,袖子一甩就跑了出去。对着一堆学童大喊大叫:“竖子,滚!”陆氏便也赶紧跟了出去,帮着一阵驱赶。

  而陆秀才,则是忽然端起茶杯,想要掩饰偷笑。

  可惜,‘噗’的一声,笑喷了……

  笑完之后,陆秀才假意咳嗽了两声,随后站起身来离开。只是,出门时,又扭回头来看了梵宇两眼,眼中似有深意。

  梵宇顿时一个激灵,

  这秀才是大牛啊,不会看出我装傻了吧?

  好在,秀才对自己似乎没有恶意。梵宇抹了抹胸口,收拾书本回家。而教室外,秦管家、陆氏、陆秀才等,都已消失了身影。

  装傻的一天,终于结束。

  但愿秦管家被刺激后,已经离开了吧。

  随后梵宇回了家,只是刚一踏进家门,却被梵氏要求跪下。只见梵氏满脸怒色,手里捏着一根稻草,说是要动家法,打死这个不孝子。

  梵宇顿时一脸疑惑,望着稻草发愣,这就是家法?

  只是,老娘为什么要打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