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1章:卧病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75 2019.03.27 12:30

  是夜,秦熺离开时,梵宇的屁股已被打成了肉泥,整个人也昏迷不醒。要不是他身子瘦小,恐怕两个女人都搬不动。林一飞却不闻不问,只顾忙着恭送秦熺。甚至事后,连个大夫也没请,任由梵宇自生自灭。

  林家一众吃瓜群众,也没有任何人出手帮忙。

  唯有陆秀才,搭了把手。

  而梵氏主仆二人,已经吓得束手无策,只知道哭泣。

  看着梵宇趴在床上奄奄一息。陆秀才叹了口气,又赶紧出门请了个大夫。一直折腾到夜里寅时,梵宇的呼吸才终于稳定下来。

  命,算是保住了。

  此后两天,梵宇便一直处于昏睡中。

  就算偶尔醒来,也是意识模糊,嘴里哼哼唧唧喊着什么‘方知薇’。但很快就又重新昏睡了过去。饭也没办法吃,连吞咽功能都失去了。甚至梵星喂药,都是用筷子撬开牙齿,顺着喉咙灌下去。

  就这么一直昏睡,直到第三天中午,梵宇才终于悠悠醒来。

  可惜身子太弱,吃了小半碗稀饭,便又睡去了。

  傍晚掌灯时分,梵宇的意识,才终于恢复清醒。眼见小丫头趴在床头不停的哭,梵宇顿时心怀歉意,掠了掠梵星的头发,说道:

  “怎么,怕我死了呀?”

  “呸,呸,少爷你不许胡说!”看见梵宇清醒,梵星终于破涕为笑:

  “少爷,你吓死我了。”

  “嗯。”梵宇点头。只是,却没有看见梵氏。便问道:

  “我娘呢?”

  梵星没有回答,而是匆匆去了厨房,端来些清粥小菜,还有两个鸡蛋。梵宇就着小菜把饭吃了。他知道,现在身子弱,需要营养。

  此后几天,梵宇便只能卧病修养。

  小丫头为了照顾梵宇,连生意都没去搭理,每天就只围着他转。药食擦洗照顾得无微不至。梵宇不免感叹,似乎这才像个少爷。就是睡觉有些不方便,屁股上比连环追尾还凄惨,疼得只能趴着。

  当然,养病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清净了。

  穿越十几天来,连大门都没出去过,整日鸡零狗碎,与林家一众闹得不可开交。可最终也没落下什么好,竟还挨了一顿毒打,差点半身不遂。梵宇不免有些憋屈,趁着卧病在床,便正好可以反思。

  不过想来想去,无非也就两个字:太弱。

  身子太弱,不经打。远听太弱,没能提前发现秦熺。势力太弱,别人想杀就杀。怎么办?好在这是大宋,方法倒也简单。八个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梵宇前思想后才得出的结论。

  自隋唐建立科举以来,读书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梵宇也不例外,就他这小身板,估计再怎么练也成不了岳飞。而想要提升‘远听’,暂时也没有办法。考进士便成了他唯一的出路。只要功名在身,想必秦桧也不敢肆无忌惮。

  毕竟太祖有令: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

  看来,老娘还是很有先见之明,考进士的确是梵宇最好的保命方法。这大宋朝,考试制度已经完备,科举面前人人平等,又没有明清的八股限制。只要脑子好使,必放光彩。梵宇便趴在床头,看起书来。

  只是,梵星就有些惊讶了:

  少爷明明是屁股挨打,怎么脑子便坏了?

  梵宇觉得解释起来有些复杂,干脆一阵吹嘘。说什么本少爷英明神武、文曲下凡之类的。大体就是玄学里的两个字:顿悟。

  可惜梵星不信,只觉得少爷这脑子坏得厉害。

  甚至还琢磨着,等梵宇伤好以后,赶紧送去许医仙那里检查一下。

  此后数日,梵宇便安安静静的卧床看书。其间,陆秀才也来过几次。说是梵宇既然入了学,功课自然不能落下。每次都会授书几句三字经。并且一次比一次多,大概十来天。梵宇便把三字经给背下来了。

  陆秀才有些惊讶,眼神中便多了几分异样的神情。

  梵宇无所谓,反正秦桧父子一个月的监视期就快到了,而且也决定了要考进士,他便不想再遮遮掩掩了。是以除了三字经外,梵宇还自觉学起了‘四书五经’。虽然没标点、没字典、也没要点,学起来有些困难,但梵宇自有方法。

  就一个字,背!

  这是前世带来的习惯,当初上大学前,梵宇家境微寒,连参考书都买不起。怎么办?他便想到了这个‘背’字。小学的语文,初中的政治、历史,高中的英语,全部一字不落的把课本背下来。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背下来后,总会理解的。

  习惯,便成了自然。

  等到上大学后,吃上了软饭,但这背书的毛病,却是丢不掉了。

  尤其成为‘天眼’的服务器后,这‘背书’的能力,竟还越发的高明。不敢说过目不忘,但是读上两三遍后,大体都能记下的。

  想不到此刻,又派上了用场。

  作为一个华夏人,儒家这套东西,早刻就在了骨子里。耳濡目染,其实都懂的。而读书人和文盲的区别,只不过是看谁能用‘之乎者也’的方式给说出来。比如文盲说打不过就跑,君子则称不立危墙之下。

  意思都一样,文人说得更好听些罢了。

  是以卧病这半个月,梵宇除了吃饭,每天的任务就是‘背’书。

  当然,背书这过程其实也挺枯燥。四书五经中,除了《诗经》、《周易》,基本上都在讲历史、哲学、天地君亲师、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前世读完高中就都懂了。却被古人整出几十万字来,不枯燥才怪。

  是以背书间隙,梵宇便对《周易》产生了兴趣。

  倒不是想研究算卦,而是觉得竟与计算机技术有些像。爻分阴阳,阴爻用‘--’,阳爻用‘—’,六爻成卦,一卦代表一个字。这尼玛,不就是二进制嘛。只不过计算机用八位表示一个字罢了。当然,现在已经扩展到六十四位了。

  但本质上,不都是同一个东西么。

  可八卦产生于伏羲,完备于西周,计算机却是二战后才出现。老祖宗整整领先了两千多年吶。可惜没有用于自然科学,而是用来算卦。

  梵宇怀着崇敬的心里,便每天都会研究几个‘卦象’。

  直到卧病后的第十五天,梵宇读完了最后一卦,‘末济’,终于可以勉强下床。同时,距禁足解除也只剩最后一天了。但梵宇却突然发现,‘远听’似乎更远了一些。连往日无法覆盖的马厩,也能‘远听’清楚了。

  难道读《周易》,竟然还能提升‘远听’技能?

  梵宇顿时一阵欣喜。只是,这兴奋才持续了不到一秒钟,梵宇又变得脸色阴沉。只因脑中突然传来一声斥责。好像是有人在辱骂母亲:

  “贱人,让你养个好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