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5章:数比(1)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46 2019.03.19 12:30

  梵宇正‘远听’着陆大勇,林海却已将题纸推了过来。梵宇便一脸随意的接过。粗略扫了一眼,只见三道题目分别是:

  第一题,馒头价三文,傻子有钱十文。问,可买馒头几个,余钱几何?

  第二题,兔鸭同笼,头十五只,脚四十六条。问,鸭有几只?

  第三题,弦五,股四。勾为几?

  看完题目,梵宇竟然有些惊讶了。林海才十一岁,放到前世,也就小学五六年级的样子。但他出这三道题,不但有除法求余,还有勾股定理和二元一次方程。如果没记错的话,后两题都是初中才会学的知识吧。

  虽然梵宇痛恨陆管家,此刻倒是要点一个赞了。

  自董仲舒起,华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士子们历来都只重视四书五经,极少肯花功夫研究‘数’科。林海这水平,恐怕有些状元都比不上了。

  能把一个纨绔教到这水平,陆管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可是,不过,然而……,又能怎样呢。

  对于一个整天计算黑洞质量、粒子弱力的‘量子引力论’博士,连微积分都有些瞧不上了。梵宇只觉得这题目,不要太简单。

  唯一不爽快的地方,就是窗外有一双耳朵。

  尴尬啊。

  梵宇如果将题目答对,恐怕秦桧父子就来了。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宋人能够回答的问题,傻子怎么可能会!如果梵宇作答,势必会被秦桧父子注意,砍掉脑袋只在分秒。但如果不答呢,按照赌约,梵宇需向陆管家下跪,并磕头行弟子礼。

  梵宇怎么肯,跪陆秀才就算了,毕竟人家是正宗的先生。

  但要梵宇跪一条老狗,绝不可能!

  梵宇便是一阵沉默,低头琢磨。林海兄弟却以为梵宇这是不会了,好一阵得意。就连陆管家也是掠着胡须一阵点头。觉得两个侄儿虽然调皮,脑子还是不错的。至少这三道题,就算放到皇帝面前,也不丢脸。

  赞!

  而围观的学童们,则开始骚动起来。

  有人看笑话,有人惋惜,有人则是抱不平。用这样的题目,为难一个刚入学半个时辰的新生,还是傻子,有些过分了。

  梵宇则是低着眉头,琢磨如何应付题目。

  大概两分钟后,梵宇提笔,按题目顺序,依次写下了:

  1

  2

  3

  按照梵宇的想法,只要像傻子一般依次写下三个最简单的数字,第三题刚好对。而旁人就会以为自己是蒙的。那么接下来,只要出三道让林海都答不上的题目,梵宇便恰好赢了,而且还是巧胜。

  写完之后,梵宇便抱着手等吃瓜群众们发挥脑洞,猜测他是乱答蒙对的。只是,梵宇忘了众人并不认识阿拉伯数字,课堂上便是一阵哄笑:

  “傻子这是干嘛呢,画画吗?”

  “当然。你没看第二题问鸭有几只,他就画了一只鸭么。”

  “那第一题,为什么要画一条竖线?”

  “题目问馒头嘛,估计傻子是饿了,就画了支筷子。”

  “有道理啊。兄弟所言极是,小弟受教了……”

  听见众人议论,梵宇这才反应过来,顿时一头黑线。林山兄弟两则是抱着头一阵哈哈大笑,觉得傻子太特么可爱了。就连陆管家,也是哭笑不得。就傻子这水平,自己竟然还跟他赌斗,是脑子灌水了么。

  不过,比试就是比试,陆管家拿起了梵宇的答题纸。

  随后说道:“傻子,跪下磕头吧!”

  梵宇自然知道,是老狗几人误会了,便赶紧说道:“我还没出题啊?难道,一、二、三,这三个答案,都错了么?”

  “你说三道题的答案,分别是一、二、三?”林海作为出题者,首先反应了过来,随后便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是吧,傻子竟然蒙对了第三题!”

  随着林海的惊呼,众人不免也是跟着惊讶,纷纷感叹傻子运气好。唯有陆管家的脸上,黑沉得能拧出水来。当即一声责备:

  “答题就答题,你画什么画!”

  梵宇便是怼了一句回去:“老子不会写字!”

  学堂内突然一阵哄笑,哈哈……

  而梵宇则是来到了林海的面,瞪着对方说道:“是不是该我出题了?”

  “出吧,出吧。”林海正捧腹大笑,他不认为梵宇能难倒自己,便调侃道:“出题不能画画哦,老子也看不懂。”

  “放心,肯定让你看懂。”梵宇点头,随后出了教室。并说道:

  “赢了你,才能斗老狗嘛!”

  梵宇丢下话后,便匆匆回了家,弄得学堂里众人莫名其妙。还以为梵宇怕输,逃跑了呢。只是,几分钟后,梵宇又回来了,手里捏着三张皱巴巴的纸条。随后,吧唧拍在了林山面前,并说道:

  “我家丫头的练习题,你答吧。”

  林山顿时一脸黑线,老子还不如你家丫头么。

  而陆管家则是一脸黑沉,文斗当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虽然那道‘绿头龟i头绿,药附子当归’的对子很是侮辱人,但事后他却是对不出来的。现在,梵宇又把丫头搬了出来。怎么感觉要糟?陆管家便准备表示反对。

  岂知,林海却是一声怒喝:“等着,老子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很可惜,陆管家没能阻止一场悲剧。林海已经捡起纸条,并首先打开了第一张。只见纸上字迹潦草不堪,正是第一题:

  “老狗有二子,各有二妹。问,老狗子女共几?”

  看见题目,众学童均是一阵哄笑。题上的老狗指谁,不言而喻。连带还将陆天和陆泽民两人都骂了,老狗的儿子,不就是小狗么。

  陆管家自然也知道老狗是谁,顿时龇牙咧嘴,恨不得咬梵宇一口。

  林海则是一阵哈哈大笑,傻子的丫头有才啊。好在题目倒是简单,幼儿加减法。两个儿子,各有两个妹妹,二加四,不就是六么。

  林海提笔便写下了,六。

  同时,还不忘讥笑梵宇一句:“傻子,我已经不输了哦。”

  梵宇没有吭声。

  而林海则是展开了第二张纸条,如下:

  “绿头龟病危,得药八剂,每两个时辰服一剂。问,多久服完药?”

  看见‘绿头龟’二字,陆管家的脸也跟着绿了。指谁还不清楚么,但凡看过文斗的人,恐怕都知道,这是在骂陆天啊。‘父子当龟’的典故在林家已经流传开了,连林一飞的正房陆氏,都忍不住嘲笑了大哥几句。

  学童们顿时捂嘴偷笑,一阵窃窃私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