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6章:纨绔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62 2019.04.03 16:30

  “梵公子,你竟然不知道幽栖姑娘?”老鸨听闻梵宇问话,惊讶得好一阵愣神,随后便是一个白眼。说道:“她可是大宋第一美人,第一才女啊!咱西湖四大行首的花魁,在她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我去,这么强?”梵宇不免一阵惊讶,却又有些疑惑。是不是第一美女,自己没见过也不好发表意见,但要说是大宋第一才女的话,似乎就过了吧。要知道,李清照还活着呢,这位可是号称千古第一才女。梵宇便说道:

  “夸张了吧?才学上,肯定比不过易安居士!”

  “梵公子,你浅薄了吧。”老鸨眼见梵宇孤陋,顿时一脸得意的说道:

  “这临安城里,但凡识几个字的,谁不知道。幽栖姑娘的名气虽不如易安居士,但那也只不过是因为她在文斗阁做事,李清照是阁主嘛。”

  “李,李清照是阁主?!”梵宇顿时瞪大了眼。

  “你又不知道?”

  “呃……”梵宇今天,是被一个老鸨鄙视到家了。

  可惜的是,天眼的‘监视’和‘搜索’功能没有激活,否则梵宇怎会不知道李清照竟是文斗阁的阁主。只怕,连她和幽栖上了几次厕所,有没有饭前洗手,是不是爱挖鼻孔,都能查得一清二楚。

  不过此刻,梵宇倒是没有介意,而是被李清照和幽栖勾起了兴趣。既然有乐子,怎么也要去看两眼呀。千古第一才女,大宋第一美女,哪一样都是难得一遇啊。他便匆匆跑去了蝎子刘的厢房,大声喊道:

  “大哥快起来,文斗阁有戏看。”

  “什么戏?”蝎子刘刚刚完事儿,声音有气无力。

  梵宇一阵无语,刚才还忧国忧民呢,都发泄到如花身上了么。他也懒得啰嗦了,直接一脚踹开门,拉起蝎子刘就走,并说道:

  “大戏,幽栖招亲!”

  “哦,好戏。”蝎子刘搂起裤子就跑,并兴奋喊道:

  “好戏,好戏,赶紧走!”

  文斗阁距怡红院不远,两人车马未动,只走了七八分钟便到了。只见一座小楼,高阁琉璃、彩灯照耀,矗立在西湖内的湖心岛上。月夜疏影、灯火掩映。文斗阁笼罩在一片寒烟中,如梦如幻。端的是,一副好去处。

  只不过,岛上此刻,已经人满为患。

  大宋第一才女要文斗招亲,不管是狂蜂浪蝶,还是士子骚客,谁不想来插两脚。万一,踩中狗屎了呢。是以,岛上有各色人等,有的摇着折扇,有的整理衣冠,甚至还有人拿着刀剑,据说是杀猪的屠夫。

  梵宇两人肯定是来晚了,连过岛的渡船都上不去。

  只因,前面排了好长的队伍。

  招亲这种事情,谁不想先上。毕竟只有一副上联,万一被人先对上了,自己就算东坡再世,也只能空留遗憾。是以,队伍排的异常紧密,后来者根本连脚尖都插不进去。梵宇一个小鸡仔,自然也是插不进队伍的。

  他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挤扁了。

  还好,有蝎子刘在,这家伙竟然在队伍前排发现了几个小弟。果然人多力量大,梵宇便被几个大汉抬起,越过众人头顶来到了渡船上,一时间好不狼狈。不过,好歹能及时上船了,也算万幸。

  几分钟后,终于上了湖心岛。

  只是,岛上的人更多,几乎寸步难行。

  就算梵宇两人身前有好几个大汉开路,却也是行进缓慢。渡口距小楼也就一里,两人愣是走了半个时辰。此情此景,梵宇不免想起了前世追星的场面。看来,就算再过一千年,人性也没太大变化啊。

  随后梵宇两人终于靠近阁楼,只是,竟突然有人设岗拦哨。

  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锦衣少年,穿得倒是人模狗样,脸上却是歪瓜裂枣,正手拿长剑驱赶靠近的士子们。尤其,他的身后还有五十来个杀气腾腾的兵士,举着剑戟在门口一拦,便形成了一个人肉岗哨。

  自此,但凡想要入内的士子,便都要被少年检查盘问。偶尔有个别回答含糊的,或者少年看不顺眼的,上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揍得人满头飙血、惨叫连连。梵宇不免咋舌,这文斗阁的行事,也太粗暴了吧。怎么像个山大王?

  士子们便逐渐愤怒起来,少年却是一脸得意。

  少年自然也看出了士子们的愤怒,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竟然还‘诤’的一声抽出了长剑,并在众人眼前挥舞。随后,少年一副趾高气扬、流里流气的样子,指着人群中几个颇为不服气的士子,大声骂道:

  “幽栖是我的。就凭你们这群贱人,也配!”

  人群中便沸腾了,顿时骂声此起彼伏:“混蛋,畜生,你才是贱人!”

  梵宇则是一头冷汗。我去,弄了半天,原来少年也是幽栖的仰慕者。不过这货也是够奇葩的。眼见人多就直接设卡,不让人上前比试。他这么一拦,幽栖这招亲,还招个屁啊!这小子不但够损,也够贱的。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纨绔。

  眼见于此,梵宇便转过身去,想要挤出人群。蝎子刘却一把拉住了他,问道:“立恒,你干嘛呢?想走么?”

  “嗯。”梵宇点头,并解释道:“我本就是来凑个热闹。年后我有点小玩意儿,准备在临安城卖。原本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打个广告什么的。现在看来,还是赶紧闪人为妙,别一不小心挨了打。”

  “广告?”蝎子刘便一脸疑惑。随后又问道:“什么小玩意儿?”

  梵宇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说漏了嘴。广告这个词,在大宋应该属于新鲜事物吧。好在蝎子刘只关心自己要卖的小玩意儿。梵宇便回道:

  “一种改良后的火镰,打火会快很多。”

  “真的?”蝎子刘一听梵宇说完,竟突然来了兴趣。跃跃欲试的问道:“贤弟,本钱够不够,要不要为兄入个股?”

  梵宇便是一脸含笑:“你不是最近花钱厉害,缺钱么?”

  “呃……”蝎子刘顿时有些脸红了,想起在怡红院时,只多给了梵宇五百两银子,说是自己手头紧。不过这家伙也是脸皮够厚,当即便解释道:“我这不是信得过贤弟嘛,越是缺钱才越要投资。我把宅子、儿子,都抵押出去。”

  “别,别……,嫂子不杀了我。”梵宇只得连连摆手,要是信你才见鬼了。只是,蝎子刘竟有些失落,梵宇便又只得说道:“好吧,大哥要入股也行。但是除了银子之外你还得答应,帮我找个临安最好的铁匠。”

  “真的?”

  “真的。”

  “那没问题。”

  两人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只是,士子们与锦衣少年的对峙,已经愈发紧张起来。好些士子竟扔起了石头。好在有兵士们替少年挡着,一阵叮叮当当之后就将石块全挡了回去。而士子们却不肯罢手,俨然要和兵士们开干。嘴里还不停的大骂着:

  “哪里来的畜生,打死他……!”

  “登徒子、纨绔,败家子,丢我大宋的脸!”

  “禽兽不如,剁了喂狗!”

  这就是大宋,读书人根本不怕当兵的。我读书,我有理!而少年则是当即大怒,老子有刀呢,你们还敢主动打我?打完了,还要骂?你当纨绔好欺负么?他便犹如战场杀敌一般,举起佩剑,对兵士们下令道:

  “听我号令,给我弄死这群酸秀才!准备……”

  岂知,就在少年准备下令之际,文斗阁的二楼上突然一声锣响。只见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妇,在几个小丫头的搀扶下,现身楼前。随后,老妇便对少年斥责道:

  “张宗元,你给我滚回张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