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1章:典妻(3)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3147 2019.03.17 12:30

  李旦离开后,梵宇回到石桌。陆天已经写好了借条,正光着身子冷得瑟瑟发抖,对于梵宇和李旦的磨叽,不免一阵怒上心头。当即就骂道:“老子都快冷死了!你特么还东走西走,想干嘛呢?”

  梵宇便木然回道:“饿了,买点东西吃。”

  “尼玛,老子……”陆天挥起拳头想打人,老子冻成狗了,你还有心思吃东西。

  梵宇却是将面前的银子和借条一推。“你还赌不赌?”

  陆天顿时收回拳头,忘了想要打人的事儿。随后,他便拿起色盅又是一阵摇晃。发誓要一把赢光傻子。

  只是,此刻一身精光、肚腩流油,色盅再风骚,也没了赌神的风采。

  而且结果也是早已注定,梵宇又赢了。

  陆天便再次陷入了没有抵押物的困境,现在除了底裤,就只有一身肉了。总不能卖身为奴吧?呸,老子想啥呢,大不了马上抢劫!陆天的眼底,逐渐又泛起凶光,并扭头看向了两个地痞,只待一声令下。

  梵宇自然也看出了情势危急,一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

  他便装出同情的傻样说道:“你都允许我抵丫头,要不你也押人吧?”

  “押人?”陆天倒是愣住了,老子又没通房丫头。“押谁啊?”

  梵宇当然不敢说出让陆天押老婆,否则肯定当场挨打。便又露出了戏精的本色,装出一副缺少关爱的可怜傻子相,说道:

  “我爹对我不好,要不你押爹吧?”

  四周顿时一声哄笑,连陆天两兄弟都跟着笑了。尼玛,这傻子是有多缺父爱啊?押爹这种事情都能想到。林一飞是不把你当儿子,但是赢个爹就能对你好了么?傻子就是傻子啊,果然想法清奇。

  但陆天却又琢磨,傻子也是人,渴望父爱不奇怪吧?一阵犹豫后,他便同意了,反正老子也不损失什么。陆天便又写下了借条:

  “家有老父,抵银十万二千四百两,赎期一月。”

  除了陆泽民,其余几个围观的子弟顿时一阵鄙视,包括两个地痞都有些不屑了,你爹就特么一破糟老头子,能值十万两?梵宇却是一脸兴奋,好像马上就有个疼爱自己的爹了。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随后,陆天咣当扣下了色盅。

  结果早已注定,梵宇赢了一个爹回来。

  陆天兄弟却没有输了爹的痛苦,还跟着众人一起哄笑,奚落着梵宇手中的借条。而两个地痞也是出场后第一次开了口:

  “傻子,要不要再赢个妈呀?”

  “好啊。多个妈的话,说不定还能给我生个弟弟呢。”

  梵宇点头应允,众人自然又是一阵哄笑,对傻子表示服气了。随后陆天写下借条,全然忘记了梵宇怎么老是赢,权当看戏娱乐了。

  不出意外,梵宇又赢了一个妈。

  陆天也没觉得哪里不对,而是想到了梵宇刚刚说还想要弟弟,他便指着陆泽民,竟主动对梵宇问道:“现成的弟弟,要不要?”

  梵宇点头:“要。”

  结果,陆天输了爹妈之后,把弟弟也输了。

  接下来又该抵押谁呢?陆天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媳妇儿吴氏。只是心底有些膈应,抵押爹妈和弟弟这种事情,谁也不会当真,但是抵押媳妇儿这种事儿,赌场里可是真有的。传出去有些难听啊!到底要不要押?

  岂知就在陆天犹豫时,梵宇却突然开了口。一脸傻像,还使劲儿摆手:“媳妇儿不能押啊,单是梵星就很恐怖了。那么凶!”

  众人顿时一声哄笑,妻管严。

  陆天却是一愣,尼玛,还瞧不上老子媳妇儿咋滴!

  “老子媳妇儿哪里凶了?前几天你不是还摸过么,她有没有反抗?”陆天貌似义愤填膺,仿佛庭审对峙一般,指着梵宇怒斥:

  “凭什么不能押媳妇儿?爹妈都可以,媳妇儿自然也可以!”

  “哦,那好吧。”梵宇装出理亏的样子,懦懦答应。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菩萨保佑,这把我一定要输啊!”

  众人再次一阵哄笑,哈哈。陆天则是趁机提笔:

  “家有娇妻吴氏,抵银八十一万九千四百两,赎期一月。”

  只是写完之后,陆天才发现,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呢?可惜,借条已经押了出去,色盅也已经摇晃离手。只能无奈的喊了声:

  “傻子,下注!”

  “哦。”梵宇却是一脸的不情不愿。

  而实际上,梵宇心底却是一阵暗喜。混蛋,让你打梵丫头的主意。同时,也开始琢磨如何闪人。而不远处,李旦已经领着好些学童围了过来,正一脸张望。梵宇赶紧点了点头,示意稍等一下。

  随后色盅打开,梵宇赢了。

  有媳妇儿了!

  而陆天却还提着笔,一脸苦相,正琢磨岳父能不能押。

  就在这时,梵宇站了起来,将借条全部拽在手里。随后,又对几米外的二十几个学童招了招手。地痞两人有些不明所以,虽然一早就看到了这些学童,但他两却以为对方是来看热闹的,是以并未在意。

  李旦便带着学童们轻轻走上了前来。而梵宇则是,突然手臂一挥,抹向了桌面。随后只听哗啦一声,石桌上那二百两碎银子便如暴雨落下,溅射到石桌方圆三四米内到处都是。紧接着,梵宇一声大吼:

  “银子送给大家了,谁捡到就是谁的!”

  学童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李旦首先反应了过来,第一个埋头开始捡银子。接着呼啦一声,学童们瞬间四处乱窜,埋头抢起银子来。石桌周围顿时挤满了人,梵宇便趁机转身,悄悄挤往人群外。

  陆天还在抵押岳父,现场却突然一片混乱,抬起头便看见梵宇正在往人群外挤。陆天顿时就急了,对着两个痞子喊道:

  “快,快,傻子要跑,抓住他!”

  痞子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并赶紧冲向梵宇。

  只是,中间隔着一堆学童……

  而梵宇却已经挤出了人群外,只是,他又忽然停了下来。

  梵宇原本计划趁乱逃走,但是突然改主意了。因为他看见学堂内走出一个人来,头戴方巾、一身儒衫,正是林家私塾的老师,陆秀才。

  梵宇琢磨着,如果现在逃走,事后陆天兄弟肯定纠缠不清。得把麻烦一并解除。梵宇便将陆天抵押老婆和爹妈的几张借条,偷偷的藏进了怀里。随后,将其余借条向空中一抛,并大喊了一声:

  “大家快抢借条啊,陆天欠了一百多万两银子!”

  学童们顿时一阵兴奋,四处追着犹如传单般飘飞的借条。而梵宇则是双手抱胸,等着陆家兄弟和痞子们来抓自己。老子跑什么,现在借条和银子都扔了,看他还有心思来抓我?就算过来,大不了被几人揍一顿。事后找我也没用了!

  梵宇的算计没错,陆天兄弟眼见借条飘落,赶紧追起了借条。

  要是被学童们拿走,万一谁家大人起了歹意,拿来要挟自己就麻烦了。上面可是白纸黑字的写着上百万两欠银。只是学童实在太多太乱,四人一时间寸步难行。情急之下,两个痞子便动起了巴掌。

  只听一阵啪啪声响,学童们便倒了一地。

  只是学童太多,终究还是有好些逃回了教室,捏着银子或借条等。

  而倒下的学童们则是捂着脸颊嘤嘤的哭泣,甚至还有个别嘴角流出了血迹。陆天四人则是赶紧抢回了他们手上的借条。折腾完之后,陆天几人这才发现,梵宇竟然还没走,抱着手在一旁傻笑。

  陆天顿时就怒了,笑尼玛呀,傻逼!

  随后,陆天一挥手,两个痞子就冲了上来,并将梵宇抓住。陆天捏着一叠欠条,啪啪在手心拍打着。随后走到梵宇面前,说道:

  “傻子,你以为让几个傻逼孩子捣乱,就能带走借条么?”

  梵宇又露出了一副傻兮兮的样子,仿佛听不懂陆天的炫耀,而是指着几个受伤的学童,一脸担心的说道:

  “你敢打伤学童,当心陆老师找你麻烦!”

  “陆老师?你说陆秀才么?”陆天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大声讥讽道:“老子会怕他?陆秀才就特么是个傻逼好吧。哈哈……”

  梵宇傻傻点头:“哦。”

  随后,陆秀才便踱着方步、手拿戒尺,缓缓走上了前来。

  大宋讲究礼法,跪天跪地跪亲师,可见老师地位极高。就算个别胆大妄为的学子瞧不上老师,也只敢心底鄙视,何曾出现过这种当面辱骂的情况。也只怪陆天光顾着抢回借条,没注意到陆秀才来了。

  得意忘形之下,一时竟口无遮拦起来。

  此刻陆秀才突然出现,陆天便如一盆冷水浇下,只觉全身僵硬。

  陆家兄弟两人都呆住了。而陆秀才走上来之后,倒是没有让梵宇失望,抬手便是一戒尺,啪就打在了陆天的嘴上,顿时红肿一片。但陆天两人愣是没敢还嘴。两个痞子也被秀才吓住,松开了梵宇。

  梵宇自然是转身就走,坑了人就别再看戏了,小心报应。而陆秀才,自露面后,也终于开了口:“孽障!聚众赌博还敢妄议师长,给我去祠堂跪下。今夜我倒是要问问林大人,问问他这林家,

  可有家规,可有族法!”

  陆家兄弟顿时脸色惨白,并偷偷示意两个痞子赶紧快逃。可不敢让林一飞知道,他两竟敢跟外面的痞子有所牵连。

  而当夜,祠堂内便持续传来尖叫声,

  好惨,好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