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2章:争议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63 2019.04.11 16:30

  梵宇的诗文,之所以会引起各方的重视,除了‘诗’的惊艳,更主要是在‘策’和‘论’的观点竟截然相反。‘策’中大肆赞扬议和可保大宋稳定一百五十年,但是‘论’中又在批判大宋苟且,最终会被蒙古人所灭。

  那到底是‘议和’好,还是‘主战’好?

  这是一个已经争论了几十年的话题,谁也没有准确的答案。

  而且岳飞为了得出答案,已经付出了脑袋。

  当然,也没有人会把梵宇的预言当真。

  众人在意的,是这‘策、论’之中所透露出立场。毕竟,梵宇是秦桧的孙子啊。谁知道这是不是秦桧的意思?不然一个黄口小儿,何以能够,言辞犀利如斯?虽然秦桧父子当场就和梵宇断绝了关系,但是谁又知道真假?

  而且,‘议和’是秦桧提出来的,如果他突然转变成了‘主战’,这朝堂之上,必然又是一番腥风血雨啊。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岳飞?自秦桧二度拜相十几年来,凡是站错队的人,没一个有好结果。

  朝臣们担心吶,不议论才怪。

  高宗自然也明白朝臣们的担忧,但是他和秦桧两人,早就有些相爱想杀的意思。虽然,他也知道秦桧一手遮天,却是一直没有处理。毕竟,两人在政治方向上,还是一致的。而且秦桧这人,干活的确是一把能手。

  昨夜,高宗便也思索了一个晚上。

  秦桧如果有变,这可是政治立场问题,必然就是你死我活。高宗倒是没有去想,梵宇突然‘变聪明’会不会和九星连珠相关。毕竟梵宇是傻子这事儿,除了汤思退等几个与秦桧交好的官员,大多还是不知道的。

  是以,高宗临朝时,一眼就看出了朝堂气氛凝重。

  一众权贵们,个个欲言又止、眼神忐忑,在自己和秦桧之间来回观望。

  待到山呼万岁,当值太监喊完‘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后,众大臣却既不说话,又不离去。高宗知道,自己总得说两句了。他便假意随口问道:

  “太师,听说你家后辈文试,结果怎样啊?”

  “陛下圣明!”秦桧当然知道高宗明知故问。心底腹诽,但膝盖却是跪了下来。随后便是一阵磕头,做出一脸忠诚的样子,说道:

  “有劳陛下圣心眷顾,臣感激涕零。不过昨日的族内比试,的确是出了些异样。但老臣父子已经与那孽障不孝子解除了亲属关系,自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当时有汤思退等同僚见证,望陛下明鉴!”

  “唉……,小孩子嘛,太师罚得重了。”高宗假意叹了口气。

  “不重,不重!”秦桧却是一个劲儿的摇头,随后继续说道:“议和乃是国策,无论是谁、无论对错,皆不可妄议!”

  “好吧。你的家事,朕也不便参与。散朝……”

  高宗说完之后便离开了。秦桧却是松了口气,虽然高宗说他不便参与自己家事,但是很明显,高宗是赞同自己和梵宇断绝关系的。而且,当自己强调说‘不得妄议国策’时,高宗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看来,高宗的猜忌,暂时消除了。

  而朝堂上的气氛,也恢复了往日对秦桧的巴结。各权贵们便纷纷上前安慰道:“相爷,一个孽子而已,早断早干净。”

  “家门不幸,多谢诸位同僚挂怀。”秦桧自然是一脸惋惜。

  随后,众人散朝。

  一场关于梵宇的争议,暂时告一段落。

  …………

  而梵宇这边,才刚刚从怪老头家起床。‘秋有蚊虫冬又冷,收拾书包过新年’,梵宇现在被逐出了林家,学堂自然是不用上了。而且已经腊月二十四,干脆就收拾心情,只等宅子装修好,一家人欢欢喜喜过大年。

  起床之后,梵宇照例是跑圈、俯卧撑,锻炼身体。

  只是才做完了两轮,便被旁边一阵呼呼哈哈的叫喊声给打断了。梵宇抬眼望去,便只见大冬天里,怪老头儿正穿着坎肩、光着膀子,捏着一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风。俨然关羽重生、杨业再世,好不威风。

  老头儿好彪悍啊!

  梵宇作为一个小鸡仔,顿时有些羡慕。

  他便悄悄靠了上去,摸了摸旁边的兵器架子,上面刀枪剑戟样样齐全。地上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石锁。梵宇便有些手痒,尝试着从最大的逐一搬到了最小的,可惜没有一个挪得动。还差点撞倒架子让一面盾牌砸了脚。

  梵宇顿时有些尴尬,打着哈哈搭讪道:“老丈,好功夫啊!”

  “管你屁事!”老头兀自舞刀。

  梵宇顿时一脸郁闷,昨晚上还好好的,咋睡了一个晚上后,就又变脸了?好在,梵宇前世吃惯了软饭,脸皮还是厚的。骂几句而已,又不少二两肉。他便再次凑了过去,一脸皮实的问道:

  “老丈,您这身本事,上过战场吧?”

  “要你管!”

  老头依然不想理会梵宇,到似被他吵得烦了,直接收起大刀,回了客厅。恰值此刻,梵氏三人起了床,也正来到客厅。老头儿对梵氏竟然很是客气,主动问了声好:“嫂夫人,昨夜休息得可还好?”

  可惜梵氏受的打击太大,依旧有些浑浑噩噩。“好,你好。”

  老头儿倒也没有在意,当即吩咐下人准备早餐。随后梵宇便也恬着脸,跟着混了几个馒头吃。说实话,早餐没有梵星做得好。饭后,梵宇留下莲儿照顾梵氏,自己带着梵星出了门。反正老头儿也不爱搭理自己,赶紧装修才是正事。

  出门后,两人首先去了宅子。

  二十几个装修工匠正自忙碌,几十亩地的围墙早就砌好了,女眷区也已经封顶,正在刷墙。就连两个‘实验室’,也只差一个顶子了。大宋没有甲醛这种东西,估计最多三天,梵宇便能从老头家搬回宅子了。

  想着不用看人脸色,梵宇心情好了一些。

  随后,便跟着梵星去了铺子。铺面的装修进度,显得稍慢一些。

  毕竟是要装成大酒楼和绸缎铺,装修要求还是要高很多。而且铺面处于闹市区,来回清运也比较麻烦。按照目前的进度,年前能装修完就不错了。不过,梵星小丫头倒是不急,叮嘱一众匠人说,慢工出细活。

  梵宇觉得有道理。随后,便当了一天的跑堂小二。

  一天下来,自然是腰酸背痛腿抽筋,差点倒在炉子边上。好在,傍晚回到怪老头儿的宅子时,梵宇发现,梵氏的眼神竟然清明了许多,问话也能回答了。梵宇一时心情大好,问了莲儿才知道,竟然是怪老头儿陪着梵氏说了一天话。或许是心结打开了一些,梵氏这才好了许多。

  梵宇不免一阵感激,老头儿人还不错啊。

  他便想要找老头儿表示一下感激。只是,两人才刚一碰面,老头儿便拉下了脸,瞪着梵宇问道:“臭小子,听说你是秦桧的孙子?”梵宇顿时一愣,随后就想到了怪老头儿虐猫的事儿。心底便是咯噔一声:

  “不好,这老头儿和秦桧,是仇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