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9章:下棋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87 2019.03.31 12:30

  梵宇其实不爱钓鱼,觉得守着一根竹竿好像傻逼。而且夏天太热,冬天又太冷,还不如直接买几斤鱼得了。但是用‘人’钓鱼,这还是第一次,想必会有趣些。他便吩咐梵星守着铺子,自己跟着房东去了。

  半个小时不到,几人来到了钱塘江边。

  房东准备爬上河堤,梵宇却指向了老头儿虐猫的水塘。

  老头儿没在,水塘依然结着冰。

  梵宇跳上冰面试了试,勉强可以承受自己。按说,杭州应该结不了这么厚的冰,或许只能理解为,古代会更冷一些吧。梵宇便让房东在冰面砸了一个小洞,接着又让其将恶汉剥了个精光,亵衣都没留下。

  寒冬腊月的,恶自然冷得不行,顿时破口大骂。

  梵宇却是懒得理会,又让人去砍了两根大木棒拼成十字架,并将房东绑了上去,一个大宋版的耶稣诞生,不但圣洁,还比耶稣穿得少。接下来便是钓鱼了,但是房东没有尾巴。怎么钓?那便只能用腿了。

  第三条腿。

  梵宇让人去河边摸了一只好大的螃蟹,拴在了恶汉的第三条腿上。

  随后又将恶汉翻了个身,螃蟹连同第三条腿,便没入了冰面的小洞内。一时间,恶汉脸都绿了,浑身冻得直哆嗦。

  梵宇却是厚颜无耻,竟还问道:“爽不爽?”

  冰水混合物呢,零度啊,这能爽么,又不是要做标本。房东几人下意识勾下头,觉得裆部一阵凉飕飕的,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恶汉则是呼天抢地,将梵宇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梵宇却是一脸无所谓,老子的祖宗十八代,还没有出生呢。你随便诅咒。甚至,梵宇还有心思打趣,笑眯眯的对房东问道:

  “你知道‘卧冰求鲤’的意思么?”

  “不知道。”房东摇了摇头,只觉得读书人好坏。

  梵宇便指向了恶汉,说道:“就这意思。”

  好一阵子后,恶汉骂声逐渐弱了,身子也开始变得僵硬。梵宇从他背上挪开脚,转身离开。钓鱼,真的没意思。

  房东却追了上来:“小哥,那啥……,银子。”

  “哦,差点忘了。”梵宇拍了一下额头,随后掏出了四百两银子。

  房东便有些不乐意了,按照梵宇的承诺,还要再给五百两的。现在只给四百两,岂不是今天这活儿白干了?房东当即想要发火,但是一想到蝎子刘,又看了看脚下的恶汉,顿时又有些心虚。

  读书人坏啊,太狠了。

  房东下意识便捂住了裆部,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哥,不是说五百两么?”

  “嗯。不会少你银子的,我还会多给。一年之内,我让小丫头每个月给你十两,总计一百二十两。”梵宇一脸平静,淡淡说道:

  “但是有个条件,你要保护好我丫头。可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房东连连点头。

  毕竟一年多出二十两银子,比他三个铺面的租子还多。何况,房东本就是混子,平常也没什么事儿,无非偷鸡摸狗、四处溜达。只要随时照看梵星一两眼,这银子便得了,与捡钱无异,房东怎会不愿意。

  随后房东接了银子,并指着恶汉问道:“小哥,这人怎么处理?”

  梵宇回道:“等他诚心认错了,轰出临安去。”

  “好的。”房东点头。

  既然事情谈妥,梵宇便转身离开,打算去新买的宅子看两眼,研究下怎么装修。不出意外的话,年祭后就要住人了,满打满算也就只剩十来天,时间有些紧。他便爬上河堤,逆着钱塘江流往上走去。

  一路逶迤,钱江涛涛,卷起万般思绪。

  直到临近宅子,才梵宇从思绪中惊醒。只是一抬眼,竟看见了怪老头。

  老头正坐在河堤边一株枯柳下,面朝钱江、背对自家大门,手里还捏着一本书。旁边则是架着一副围棋,黑白落下几子,伴着几片枯叶。脚边,还点着一盘檀香,或者蚊香。余烟袅袅,竟有几分仙气。

  此情此景,再没了昨夜虐猫的戾气,一副高人出尘的样子。

  梵宇不免感叹:老东西,还挺会装。

  随后他便上前几步,抬手打了一恭:“老丈,怎么一个人下棋?”

  “嗯……?怎么又是你?”怪老头儿卷起手中的书,抬起头来一阵蹙眉。随后,便恶声恶气的说道:“朋友都死光了,不一个人下跟谁下?”

  “咳,咳咳……!”梵宇顿时尴尬。一阵眼光闪烁之后,想起了昨天老叟说的话。似乎,这两人是朋友吧。梵宇便指向了自家宅子,问道:

  “老丈,你可是在等这家人的老叟?”

  怪老头似乎有些惊讶:“咦,你怎知道?”

  梵宇便又打了一恭,貌似赔罪一般:“我买了他宅子,他搬走了。”

  “哦,难怪敲门没人答应。”怪老头儿顿时恍然大悟,眼神里却带着几分失落,随后骂道:“老东西,走了也不说一声。害我白等一下午。”

  梵宇便有些歉疚,赔笑道:“要不,我陪老丈下两局?”

  老头儿倒是不挑对手。“也好。”

  随后两人对坐,猜子分先。梵宇前世作为死宅,围棋这种东西,还是在QQ游戏上研究过的。此刻倒是一脸沉稳,执黑‘大飞’挂角。随后‘小飞’入侵,一顿立二拆三,开始分边。都是些定式而已。

  但怪老头儿却有些坐不住了,连连一阵嘘声:“你这人模样倒是斯文,下棋却这般狂野。君子之道,竟被你无礼成这样!”

  梵宇不知道古人对弈,是为君子手谈,讲究中正大气。极少人会像他这般,锱铢必较,一上来就杀红了眼。老头儿不适应梵宇的下法,很快棋形便落了下风。尤其收官阶段,竟然连大龙都‘气紧’了。

  老头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脸上变成了猪肝色。

  但梵宇却不知道留手,竟真的向对方的大龙下手了,老头哪有不急的。当即便是棋盘一掀,棋子哗啦掉了一地。随后,老头连棋都不要了,背着手就下了河堤,回到自己院子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梵宇则是一脸愕然,输不起就不要下嘛。

  随后埋头收起棋子,端着棋篓子去了老头家敲门。

  可惜,老头根本不理。

  无奈之下,梵宇抱着围棋悻悻回了宅子。过一段再说吧,等老头气消了再还他。梵宇便开始查看宅子琢磨装修,并拿着一把尺子四处丈量。只是,等他量完之后,脑袋却耷拉了下来,一阵唉声叹气。

  按照梵宇的装修想法,这宅子也就地皮能留下,全部需要重建。大几十亩地啊,就小丫头手里一千两银子,还是生意启动资金,这肯定不够。就算蝎子刘敲诈完陆管家,分了银子给梵宇,与预算也相距甚远。果然,装修是个无底洞啊!

  罢了,先赚点钱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