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5章:鞭师(2)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19 2019.03.24 12:30

  陆管家抱着茶壶一脸木然,面对嘲笑,感觉自己像个傻逼。这茶壶黑不溜秋的,不知道烧了多少年的光景,周身都变形了。圆不像圆,柱不像柱,尤其表面还有好多凹凸不平的坑,大小各不相同。鬼才能测出这些凹凸的尺寸。

  这尼玛怎么算体积?绝对不可能!

  随后,陆管家便将茶壶咣当一扔,随后指着梵宇说道:

  “这题不算,违规了!”

  “违规?哪里违规了?”梵宇故意装傻,一脸不明所以。

  “哪里违规?我刚才申明过了吧,如果你也不知道答案,出题无效!”陆管家见梵宇一脸傻像,确信梵宇不可能算出茶壶的体积,顿时得意。讥讽道:

  “难不成,你还知道答案?”

  “知道啊。”梵宇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教室里顿时炸锅了,学童们一阵叽叽喳喳,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除了吵闹,就是哄笑。都是上过数科的人,标准的圆柱体求体积还有可能。但这茶壶都变形了,还有好多坑。最关键的是,

  茶壶还有一个长嘴啊,弯弯曲曲跟个蚯蚓似的。

  傻子怎么可能算出来,绝不可能!

  陆管家自然也是这般想法,包括秦管家。两人皆是无奈摇了摇头,觉得做傻子,有时候还挺好,无知无畏嘛。根本不用去理会计算茶壶体积的难度,随意吹吹牛就可以了。就算被人拆穿。老子是傻子,你笑去呗。

  秦管家此刻,已百分之百确定,梵宇绝对是傻子。

  而陆管家,则是一脸嗤笑。“好吧,既然你知道。那你说,体积是多少?”

  梵宇却是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懒得算。”

  众人再次一阵哄笑,傻子这骗人的伎俩也太低级了。陆管家自然也是一脸讥讽,你丫要是会算,老子以后用手走路。可惜,梵宇没有等到他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提起茶壶晃了晃,随后说道:

  “我可以告诉你计算方法!我家丫头说过的。”

  “你少骗人!”学童们一阵起哄。

  陆管家却是心底咯噔一声,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又是丫头?这死丫头,要逆天么!而梵宇却是不紧不慢开了口,说道:

  “你把茶壶装满水,用量斗,倒出水来量就可以了。”

  沉默,如死一般的沉默。原来,方法竟是这样简单。学童们的讥笑还僵在脸上,心底却不得不承认,这方法可行。

  而陆管家,却只觉得喉咙一阵发干,堵得难受。

  难道,这题我又没答上?

  随后陆管家一阵眼神闪烁,赶紧反对:“不对!题目是算体积,你却是在测量,根本就没有计算。解题方法有问题,或者出题就有错误。”

  梵宇却一脸鄙视:“你昏头了吧?我出题时,说的是测一测。”

  陆管家脸色一阵难堪,想起梵宇的确说的是测一测。不过,他却死不甘心,再一次否定道:“就算你说的测一测,也有问题。你说的是测体积吧。但你现在测量的是容积。茶壶的厚度你没有算进去!”

  “你不知道什么叫近似么?”梵宇继续鄙视,随后双手一摊,说道:“好吧,那我告诉你另外一种方法。老子就是觉得麻烦而已。你准备一个溢满的水缸。将茶壶密封好没入其中,水缸溢出的水,等于茶壶体积了吧?”

  “呃……”陆管家沉默。

  至此,再没有人表示疑问了。梵宇便学着当初林海的表情,打趣说道:“陆管家,我已经不输了哦。下道题你再不会,要叫我先生咯。”

  “咳,咳咳……!”

  陆管家一阵干咳,差点把自己呛死。学童们则是一阵哄笑。

  而秦管家则是眼神闪烁。这傻子究竟傻不傻?你要说这题难吧,好像又很简单,而且还是丫头出的题。你要说他傻吧,又好像挺精明。怎么觉得怪怪的呢?不行,刚才的结论下仓促了,得再观察一下。

  而梵宇却又开了口:“好啦,第三题来了哦。”

  “等等!”陆管家却是再一次打断梵宇,插嘴说道:“傻子,再申明一点。现在是你和我‘数比’,不准再出小丫头的题。”

  教室里忽然一阵哄笑,学童们则纷纷嘲笑陆管家,竟然害怕梵宇家的一个丫头。就连梵宇也是一阵咳嗽,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尼玛呀,这死老狗心底对梵星是有多大的阴影啊!竟然怕成这样。

  “咳,咳咳……!好吧。”梵宇点了点头,装作无奈的说道:

  “第三题,请问陆管家,你家几口人?”

  嗯?学童们顿时表情丰富,惊讶、疑惑、不解,莫衷一是。就连陆管家也愣住,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也能算题?傻子这是要放水么?但是不可能啊!两家人现在势同水火,他怎么会甘心向老子下跪!

  陆管家心底腹诽,一时无法言语。

  而学童们,则是再次起哄,纷纷嘲笑梵宇果然是个傻逼。

  就连秦管家,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唉……,看把自己弄得,多虑了,多虑了呀。从傻子出题就能看出,思维跳脱、毫无逻辑,一会儿要算太阳,一会儿又要算茶壶,一会儿还问人家几口人。不是傻子才怪!

  陆管家却是一脸沉默,带着疑惑,琢磨着这第三题。

  不会有坑吧?

  前两道题都没答上,这题要是再错,可就真输了。不但报不了仇,还颜面尽失,得叫傻子先生。这如何能忍!只是这题如此简单,实在看不出哪里有陷阱啊。好一阵纠结之后,陆管家终究还是开了口:

  “傻子,我家五口人。”

  “是么?可是我咋觉得不对呢?”梵宇却是一脸讥讽。

  “放屁,我家几口人我还不知道!”陆管家被梵宇激怒,竟掰起了手指:“我与妻室、两个儿子、一个儿媳,不是五口人是多少!”

  “呃……”梵宇顿了一下,不紧不慢的伸手入怀,竟掏出了一张借条:

  “可是,你现在只有一个儿子了哟。”

  眼见梵宇拿出借条,众人顿时目瞪口呆。陆管家则是一脸不可思议,哆嗦着伸手接过借条,只见白纸黑字,签着陆天大名,内容是:

  “家有二弟,典银四十万九千六百两,赎期一月。”

  陆管家顿时愣住了,只想一把掐死陆天。这混蛋玩意儿,不但坑弟,还坑爹啊。现在三道题全错,不是要叫梵宇先生了?眼见四周的学童们一阵窃窃私语,恐怕以后这数科也没法教了啊。不行,老子怎么也不能输!

  不单是兼任教员每个月有二两银子的事儿。

  关键是,丢不起这人啊!

  陆管家一阵眼神闪烁,最后一咬牙,突然仰起脖子,竟将借条塞进了嘴里。

  咕嘟,嗝呃……

  学童们愣住了,秦管家愣住了,连梵宇都愣住了。

  这老狗,无耻得可以啊!跟老子都有得一拼了。

  梵宇还以为,吞借条这种创举,只有自己会呢。想不到陆管家竟比自己还熟练。连饱嗝都比自己打得响亮。

  佩服,佩服!

  而陆管家吞完借条后,也是一脸得意。仿佛赢了数比一般,他也不管四周学童们的嘲笑了,转身就想离开,并且丢下话来:

  “傻子,第三题我对了吧。咱们数比打平!”

  “且慢!”岂知梵宇却是一把拉住了陆管家,脸上丝毫没有被吞了借条的郁闷,仍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随后,只见梵宇从怀里,又抽出了一张借条,并直接展示给四周的学童们看,还一脸嘲讽的说道:

  “陆管家,不好意思,你老婆也没了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