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1章:上联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10 2019.04.06 09:30

  面对数以万计的士子,要林山这个主母的儿子,叫一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先生,林山如何能忍。他便指着梵宇呵斥道:

  “傻子,你还想不想你母亲好过了?”

  “你少拿我娘来威胁我!”梵宇现在最痛恨的事情,就是林家一众老小,不论阿猫阿狗都敢欺负梵氏。好在年祭也就几天了,等到与林海的诗文比试过后,搬出林家便是海阔天空。他便指着林山骂道: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一家人,跪在我娘面前。”

  “做梦!”林山毫不示弱。

  “我懒得跟你扯那么多,快履行赌约吧。”梵宇一声呵斥,便指向了周围正看热闹的士子,并说道:“临安几乎所有的读书人,都在这里了。如果你还要脸,不想做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我劝你还是赶紧叫先生吧,然后用手走回去。”

  “凭什么?我又没输!”林山听见言而无信几字,当即强硬狡辩。作为读书人,是绝不能粘上这几个字的。否则,以后谁敢相信自己?但是,林山又不愿意认输,否则就要叫梵宇先生,并用手走路,太丢人了。他便继续狡辩道:

  “你的平仄、韵律、格式都不对,怎么能算对出了下联?”

  “哼!对没对上,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只有文斗阁说了才算。”梵宇一声轻哼,随后便指向李清照说道:“阁主邀请我元宵节来文斗阁,奉为上宾。这便是承认我对上了。你还不认输!”

  林山当即便望向了李清照:“阁主,他这不对呀。”

  “对不对,我说了算。因为,文斗阁是我的,幽栖也听我的!”李清照一开口,竟是如此霸气,梵宇差点要为大牛欢呼了。而李清照的呵斥,却还在继续:“如果你有不服,可以约上父母、师长,来我文斗阁论诗!”

  林山:“……”

  梵宇差点笑出声来。

  不服的话,带上父母、师长,找李清照论诗?别说林一飞了,陆秀才也不敢吧。这‘李大牛’吃准了临安城里,是没有人敢找她论诗的。毕竟千古第一才女,苏王曾欧已殁,程朱理学又不擅长作诗,她便是当世第一人吶。

  李清照放下话来,林山几人,愣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算是,默认输了。

  随后,张宗元便提剑走了上来。先是对着李清照讨好的笑了几声,接着便是佩剑一挥,就指向了林山的脖子,并问道:

  “小子,你猜我敢不敢杀你?”

  “敢,敢!你是‘临安小霸王’嘛,谁不认识!”林山竟然一阵哆嗦。

  梵宇不免有些惊讶,看来,纨绔还需纨绔治啊。只是这张宗元,竟然号称‘临安小霸王’,只怕已经纨绔到不是一般的水平了。这后台很硬啊,也不知道是仗着谁的关系?梵宇当即提醒自己,以后离这人远点。

  而张宗元已经收回了长剑,一脸得意的对着林山吼道:

  “既然知道,还不赶紧履行赌约!”

  “是,是,马上履约。”林山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当即跑到梵宇面前,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随后喊了声:

  “林山见过先生。”

  “徒儿乖,免礼!”梵宇自然也不会客气。

  而林山这脸上,顿时就比死人的脸色还要难看。恨恨瞪了梵宇一样,转身就走。并对林海几人挥了挥手,示意跟上。“咱们走!”

  岂知,张宗元竟然又是‘诤’的一声,抽出了长剑,呵斥道:

  “赌约上,该怎么走?”

  林山当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张宗元你大爷的,难不成真要老子用手走路啊。只是林山看向张宗元的脸色后,确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无奈,当即双手一撑,倒立了起来。只是平衡不好掌握,才走了两步,便又倒了下来。

  张宗元便是一阵皱眉,随后长剑又是一挥,指向了林海,说道:

  “你,扶着他!”

  林海顿时欲哭无泪,只敢瞪了梵宇一眼。

  随后,在万千士子的嘲笑声中,林海扶着倒立的林山,蹒跚着走向了渡船。林山这名声,在临安怕是臭到家了。至于上岸后有没有用手走回家,已经不重要了。而等到林山人影消失,张宗元便跳到了李清照面前,开始邀功:

  “阁主,您看我很听话吧。”

  “滚!”岂知李清照对张宗元,却是丝毫的不客气。还继续骂道:“你跟张俊那个老匹夫说一声,他的罪孽,这辈子都洗不清。就算我同意你元宵节入文斗阁,就算你能对出幽栖的对子,你也休想娶她!”

  “阁主,你,你这是何必呢。”张宗元一脸郁闷。

  “我叫你滚!”

  李清照已经极不耐烦,张宗元无奈,只得叹了声气,默默转头。只是,在他离开之际,竟然悄悄在梵宇耳边骂了一句:“小混蛋,你今天竟敢在幽栖面前露脸。祈求老天保佑吧,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

  梵宇:“……”

  这算是无妄之灾么,老子招谁惹谁了?梵宇一脸莫名其妙,你丫不被幽栖待见,恨我干什么?梵宇当即郁闷吐血,无奈转身,便也准备回家。只是,李清照却突然又叫住了他。并问道:

  “少年,你这词曲,是谁做的?”

  “我做的呀。”

  “不是。”李清照却摇了摇头:“你太年轻了,做不出来。”

  梵宇顿时服气了,‘大牛’果然不是盖的,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做不出这诗来。当然做不出来,叶芝可是世界大牛。只是现在‘偶像’问起,该怎么回答呢。梵宇想来想去,便想到‘广告’上来了。

  随后梵宇便是一恭:“这词曲,都是我家丫头作的。”

  好吧,梵星又背锅了。

  “丫头?”李清照自然是一脸惊讶,问道:“谁呀,在哪里?”

  “咳,咳咳……”梵宇便是清了清嗓子。嗯,该念广告词了。随后,他便对着四周大几千个士子,朗声念道:“这词曲的作者,名叫梵星,

  在潘楼东街经营一家酒楼和一家绸缎铺。正宗上好的苏绣,还有三十年的花雕。当然还有好菜,江瑶炸肚、江瑶生、蝤蛑签、姜醋香螺、香螺炸肚、姜醋假公权、煨牡蛎、蟑蚷炸肚等等,都是御膳。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欢迎各位士子莅临,报我的名字,打八折哟!”

  梵宇说完之后,李清照听得愣住,怎么报上菜名了?梵宇则是赶紧拜别李清照。而四周的士子们,倒是全都讨论起梵星来了。好丫头啊,能写出这等好诗的妙人,菜也不会差吧?嗯,有时间去尝尝。

  梵宇完美打了广告,估计梵星以后,有得忙了。

  随后梵宇过了渡口,准备找一辆马车。岂知一抬眼,竟看见了幽栖所谓‘文斗招亲’的下联。梵宇顿时好奇了起来,既然敢用对联招亲,想必定有些妙处。梵宇便挤上前去,想要看个清楚。只见,上联是:

  “季姬寂,集鸡,鸡即棘鸡。棘鸡饥叽,季姬及箕稷济鸡。鸡既济,跻姬笈,季姬忌,急咭鸡,鸡急,继圾几,季姬急,即籍箕击鸡,箕疾击几伎,伎即齑,鸡叽集几基,季姬急极屐击鸡,鸡既殛,季姬激,即记《季姬击鸡记》。”

  看完之后,梵宇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听说过七十几个字的上联?这哪里是对联,分明就是短篇小说啊。而且最关键的是,全文只有‘ji’这一个音。

  绝对啊,绝对!

  幽栖果然大才,名不虚传,赞。

  而围观的士子们,也正一片唉声叹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