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7章:喜事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444 2019.03.20 12:30

  既然陆管家已离去,便是下学了。梵宇一阵摇头晃脑装出傻样,准备回家。学童们却忽然吵了起来,林山兄弟两带着几个狗腿子,与其他零零散散的学童,吵得不可开交,大有动手打架的意思。

  梵宇自然懒得理会,别跟我吵就行。

  岂知,梵宇刚刚踏出学堂,林山兄弟两就堵住了去路。

  梵宇顿时一脸莫名其妙,虽然是兄弟,大家好像不熟吧。而旁边几个与林山吵嘴的学童们,则是忽然一阵哄笑,脸色嘲弄。

  “林海,比不过傻子,就想打人家啊?”

  “就是,输了还好意思打人。我要是你,跳泮池淹死算了。”

  “小灶白开了。智力堪忧啊,连傻子都不如!”

  几个学童七嘴八舌的,丝毫没有顾忌林山兄弟是主母的儿子,极尽嘲弄。或许,这就是大宋士子风流的由来。你学问好,不论地位如何,我都尊敬你。但如果你学问不行,不好意思,就算是主母的儿子,我也嘲笑你。

  而林山兄弟俩,除了满脸愤怒,竟然还不了嘴。

  林山旁边一个叫陆小飞的大个儿便挽起了袖子,似要动手。但学童们根本不怕,还一脸鄙视的样子,嘴里直嚷嚷:

  “我辈羞愧与你同窗,文斗输了就想动手,丢脸!”

  林山兄弟两气得胸口起伏,却没脸皮真的动手。输了就是输了,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动手。林海便一脸怒气的指着梵宇:

  “傻子,数科我认栽了。可敢与我比诗书?”

  梵宇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原来学童们争吵,竟是因为自己赢了林海。看着林山兄弟两的眼神犹如刀子,梵宇一阵郁闷:我特么也是被逼的呀,跟老狗的数比还没结束呢,这又把你们兄弟给招惹了。

  难道,我特么就是传说中的,招黑体质?

  梵宇是真没兴趣跟两个小孩子斗,好歹也算是三十岁的人了。但看两人这架势,不斗恐怕又脱不了身,梵宇只得推诿道:

  “不好意思,我还不识字,你得再等等。”

  “等多久?”林海追问。

  “呃……”梵宇装作认真考虑的样子,随后说道:

  “至少,得过一两个月吧。”

  梵宇琢磨着,等一两个月监视解除了。对付两个小屁孩,还不是手到擒来。他便用起了这拖字诀。林海没有觉察出这其中诡诈,竟是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好,那在年祭时,咱们比一场!”

  “可以。”梵宇点头。

  林海见梵宇答应,便转身离开了。梵宇则是一阵疑惑,年祭是个什么鬼?随后也准备离开。只是梵宇突然发现,四周的学童们,突然都惊讶得张大了嘴。而林山则是跟在林海身后,还不停的抱怨着:

  “二弟,你太冒失了,怎么能在年祭比试呢!”

  “大哥,无妨。”林海却是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继续说道:

  “恩荫名额就这么多,我迟早要跟他比一场的。”

  林山听完之后,愣了一下。随后则是摇了摇头,也只得叹了口气。梵宇则是愈加疑惑,这‘恩荫’又是个什么鬼?

  可惜,并没有人解释。

  梵宇便在一堆惊讶的目光中,回了梵氏的小院。

  只是梵宇不知道的是,当日晚间,他和林海要在年祭比试诗文的消息,就已传遍了林家每一个角落。除了梵氏和梵星还蒙在鼓里。

  梵宇进屋后,发现梵星已经回家,正在锅边忙碌。而小客厅已堆了一桌子好菜。梵氏有伤,便在灶前烧火,主仆二人有说有笑,显然心情大好。看来,家里有好事临门啊。梵宇便将课间的不快,丢了个精光,还偷了块肉吃。

  不想,却被梵星逮个正着。“梵姨,有老鼠偷肉吃。”

  “那还不赶紧去打!”梵氏顿时急了。

  梵星却是一阵咯咯的笑,手边还是在锅里不停的忙活。

  梵宇顿时一脸尴尬:“娘,我就是老鼠。”

  梵氏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跟着梵星一阵咯咯大笑。一时间,满屋子都是温馨。梵宇来这大宋朝已经十一天,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开心。

  小半个时辰后,饭食就绪,三人围坐。

  梵氏少有的,给梵宇和梵星倒了一小杯酒,眼眶竟还有些红润。随后,梵氏作为家长,举起了杯子,示意要和两人碰杯。

  梵宇赶紧举杯,难得这苦命的女人高兴,还不得配合一下。

  随后,梵宇便问道:“娘,今日可是有什喜事?”

  “当然有喜事,大喜事,还不止一件呢。”梵氏还未开口,梵星先插了句嘴:“不然,梵姨才舍不得煮肉给咱两吃呢。咯咯……”

  梵宇便将目光转向梵氏,一脸疑问。梵氏竟然还卖起了关子,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还示意梵宇两人也干掉。这才开了口:“喜事嘛,咱们有两件。

  这第一件,当然是你入学了。他日我儿高中进士,为国尽忠,为祖争光,这不是天大的喜事么。要是再能中个状元、探花什么的,为娘也跟着沾光。还有梵丫头,做个状元夫人,也不枉跟着咱娘两辛苦一场。

  至于第二件么,那就是星星丫头的铺子,今日开业了。不管有多辛苦,咱仨以后也算有个衣食所托了,不靠这林家,也照样生活。

  而且,咱们还要活得,好好的。”

  梵氏说完之后,竟突然热泪盈眶,一阵抽泣。而梵星也是眼眶泛红,同时还一脸羞红。显然是害羞于状元夫人的事儿。

  眼见两个女人笑着流泪,梵宇也是眼眶泛红。

  作为男人,自己再不能像上一世那样,躲在一个女人的身后了。梵宇暗自发誓,要为这个家里,挑起自己的担子。老子可是男人啊,家里唯一的男人!随后,他便给自己斟满了酒,并举向梵氏说道:

  “娘,孩儿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梵宇仰头,杯酒下肚。

  岂知,梵氏却突然抱着酒杯,嚎啕大哭了起来。还伴着呜咽:

  “我儿长大了,我儿懂事了。我儿……”

  梵宇一阵愕然。

  是夜,梵氏喝得酩酊大醉。连懂事的梵星,也跟着喝得乱七八糟。梵宇这小鸡仔的身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两个女人扶到了床上。

  唉……,这身子不行啊!

  梵宇感叹,并琢磨着,读书归读书,看来以后还得锻炼一下身体。

  收拾完一桌子的残羹冷炙,已是夜里子时。梵宇揉着发酸的胳膊上了床,小丫头喝了酒,一身火热,被窝暖得如同开了电热毯。

  梵宇竟舒服得,轻轻呻吟了一声。

  随后,他便照例打开天眼,‘远听’林一飞的书房。

  恰好陆大勇刚刚进去,林一飞正捧着一堆公文翻阅。这是两人近日来的常规报备,林一飞并未显得异常,头也没抬的随口问道:

  “今日,傻子可有异常?”

  “有。”

  岂知,陆大勇监视十一天来,第一次点了头。林一飞顿时有些惊讶。而陆大勇则是拿出了梵宇日间答题的那张题纸,并递给了林一飞。上面1、2、3这三个阿拉伯数字看起来有些显眼。随后,陆大勇说道:

  “这是傻子画的,好像不是随手而为。”

  林一飞顿时皱下了眉头,对于阿拉伯数字他也不认识,但他相信陆大勇的判断。一阵沉默之后,林一飞将题纸递了回来,并说道:

  “去,送给太师看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