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2章:劝学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64 2019.04.16 16:30

  正月十五到来,即是元宵节,也是幽栖招亲之日。梵宇一早跑完步后,又回实验室里睡了一个回笼觉。要多睡觉才会精神好、身体好、皮肤好嘛,小鲜肉们打广告还要美颜呢,梵宇权当给自己化妆了。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梵宇才晃晃悠悠去了老头家敲门。

  好几天了,老头儿的气也该消了吧。

  梵宇早就想好了,趁过节带着老娘和两个丫头出去逛逛,猜猜灯谜、看看文斗,岂不美事一桩。顺带做个广告,以后便只等坐着数银子了。至于娶幽栖这种事情,梵宇是想都不敢想,也没兴趣。

  梵宇自然是喜欢美女的,与所有男人都一样。

  但梵宇有自知之明,有我家丫头就够了。娶大明星这种美梦还是不做的好,一来希望渺茫,二来也养不起啊。更何况这幽栖一看就眼界很高,崇拜苏轼和岳飞,一般男人还不得被他鄙视而死啊。

  梵宇摇了摇头,咱就是个宅男,还是算了吧。

  敲门之后,竟然是梵星来开的门。韩老头竟然没在,说是一早访友去了。

  梵宇有些怀疑,就韩老头这怪脾气,他还能有朋友?不过没在家是最好,梵宇便赶紧闪身进屋。拉着梵星来了老娘的厢房,随后说道:

  “娘亲,星星,下午咱们去文斗阁看‘文斗’可好?”

  “文斗不是晚上么?”梵星插了句嘴,看样子是想去的。

  “今日幽栖招亲嘛,一百个候选人呢,估计要早点开始吧。”梵宇随口回了句,然后又赶紧向梵星保证道:“星星,你可别误会啊。我就是去做宣传,顺带让你和娘亲看个热闹。咱们看一会儿就走,然后赏灯去。”

  “呃,只是……”梵星一时犹豫。

  梵氏却直接摇头:“星星铺子重新开业,哪有时间陪你鬼混。”

  “娘,我这哪里是鬼混,有正经事情呢。过了今晚,您以后啊,就整天坐在家里数钱玩。说不定还得请个帮手一起数呢。”梵宇信誓旦旦。梵星一脸笑呵呵。

  梵氏却啐了一口:“你赶紧走。我陪星星开业去!”

  梵宇无奈,自年祭后老娘就对自己有意见,连家都不想回。八成是没有‘恩荫’认为自己考不上功名了,有些失望。毕竟这老娘,一门心思就是想让自己考上进士报效家国。现在自己却整天琢磨做个商人赚钱,她不生气才怪。

  想到此处,梵宇也没法子,最快也要明年才有‘秋闱’,今年只有‘锁厅试’,但是林一飞不给名额,锁厅试肯定是参加不了的。而且就算是明年的秋闱,梵宇肯定也参加不了。一来,年龄太小;二来,自己准备也不够啊。

  六七十万字的十三经,翻一遍也要几个月。还有各种注疏诗词曲赋等,零零总总百万字。虽说梵宇差不多过目不忘,但这翻书也要时间吶。而且还要理解,毕竟科考的时候,除了‘帖经’还有‘默义’。

  当然,还有策、论二科,也不可能再像年祭时那般取巧。

  梵宇估摸着,再怎么也要三四年后才能考中进士。此刻便只能,夹起尾巴闪人。只是才刚退到院子,门外却是一阵敲门声。春香小丫头打开院门一看,倒是把梵宇给愣住了。竟然是久日不见的陆秀才。

  梵宇赶紧跑去鞠了一躬:“老师,您怎么来了?”

  秀才便回道:“找你啊。”

  梵宇顿时有些发愣,随后赶紧让春香通知梵氏,并将秀才迎进了厅里。等到梵星将茶水端上来时,梵氏也从厢房赶了过来,当头便是一个鞠躬。秀才只得赶紧起身还了一礼。随后梵氏与秀才宾主而坐,叙起话来。

  至于梵宇么,师长在上,只能站着了。

  随后便听梵氏说道:“陆先生,我儿蒙您三番五次搭救,过年也没上门拜访您,不甚惭愧。今日,我娘两给您道个歉。”

  梵氏说完,便又想起身行礼,秀才赶紧托住梵氏。随后说道:“梵大姐这是错怪立恒了。我也是前两天才听说,他年前派了人去林府请我。可惜我在年前就已经辞职离开林家了。是以,今天特来看看我这学生。”

  梵宇便赶紧鞠躬:“谢老师挂怀!”

  “无需多礼!”秀才摆了摆手,喝了口茶后却对梵氏说道:

  “梵大姐,还有一件事。听说自我离开后,立恒便再没有上学,这可是不行的。我现在在万松书院任教,想请大姐同意,让立恒重新去读书。可好?”

  “好啊,太好了。”梵氏当即一脸激动,不顾秀才阻拦,坚持鞠了一躬。随后,便是一脸眼泪汪汪的说道:

  “我儿得遇先生,前世修来之福啊!”

  梵宇顿时头大,赶紧说道:“老师,其实我自学也是可以的。”

  “闭嘴!”

  “胡闹!”

  梵氏和秀才二人,几乎同时开口。

  梵宇重新入学这事儿,便是定下了。只是秀才又补充了一句:“梵大姐,万松书院招生极严,需要入学考试的。我这半年先给他补补课,等六月份再去考试。咱们堂堂正正入学才是正道,您看这样可好?”

  “极好,极好,学费定然不敢亏欠了先生。”梵氏赶紧答应。

  秀才却是摆了摆手,随后起身告辞。

  梵宇便赶紧跟了上去送客,待到两人出了大门,秀才却是转身瞪了梵宇一眼。随后说道:“蝎子刘的名声不好,你们要少来往!”

  梵宇一头冷汗,赶紧稽首:“学生明白。”

  “明白就好,你母亲为让你读书,大为不易。你也该懂事了。”秀才一脸同情,随后继续说道:“从下月起,我每月逢五过来,给你讲讲经书。另外,也把书院历年的考题给你,预先做一下总有好处。”

  “学生谢谢老师。”梵宇再次揖手,心底却是一阵暗笑,秀才刚刚还一脸正气,跟梵氏说让自己堂堂正正考入书院。这才一转眼,就要给自己历年考题了,不符合师道嘛。梵宇不免皮了起来,笑道:

  “老师,你在给我走后门么?”

  “放肆,这叫针对性辅导。”秀才气得只瞪眼,拂袖而去:

  “我为自己学生,走后门又怎么了!”

  梵宇望着远去的背影,一时竟有些感动,随后默默的鞠了一躬。先生待我以诚,他日必不所负。接着他便招来车马,抱着马远包装精美的打火机,去了文斗阁。今日正月十五闹元宵,又称上元。

  宜,婚嫁、收财;忌,宴会、出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