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1章:恩荫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32 2019.03.22 12:30

  如果梵宇‘远听’没错的话,林家的家法应该是一根鞭子,啥时候变成稻草了?只是屋子内气氛严肃,梵氏已眼角含泪,梵星更是吓得躲在角落扯手指。看来,八成是自己哪里做错了,梵宇便赶紧打起笑脸:

  “娘,您这是……?”

  “跪下,你这个不孝子!”梵氏却是一声呵斥。

  “哦。”梵宇吧唧跪下。

  “把手伸出来。”梵氏举起了稻草。

  梵宇顿时一头雾水,老娘这是真的要打我啊。只是,为啥呀?梵宇抬头望了望梵氏,一脸威严。又看了看梵星,正不停给自己打眼色,一脸焦急。梵宇无奈伸出手掌,一脸不情不愿,更多的则是疑惑。

  而梵氏却手臂一挥,稻草‘啪’就打在了梵宇掌心。

  其实,根本不疼。

  但梵氏却突然眼眶一红,泪如泉涌,稻草却根本不停,只管往梵宇手心招呼。而梵氏的泪水,已如长江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眼看着梵氏脸色苍白,还左手捂着心口,梵宇突然感觉一阵窒息。

  老娘心口有伤啊!

  或许,让她疼的不是刀伤,而是心伤。

  有句老话,打在儿身,疼在娘心。

  梵氏虽然一直在哭,但手上却是毫不手软,稻草就这么一直啪啪打在梵宇手心。直到梵宇觉得每一次的稻草落下,仿佛都在鞭笞着心灵,梵氏这才稍微停歇,左手撑着旁边的桌子,右手用稻草指着梵宇,质问道:

  “知错了没?”

  “知错了,知错了,孩儿知错了。”

  梵宇赶紧点头认错,只是心底却一阵嘀咕,我哪知道哪错了?只是一抬头,发现梵氏正呼吸急促,左手使劲的捂着心口,似乎刚才打自己时扯动了伤口,脸色已经疼得发白,还伴着嘴角一阵抽搐。梵宇忽然眼角一酸。

  老娘这是,真心为我呀。

  梵宇便一头磕在了地上:“娘亲,孩儿不知,请您明言。”

  眼见梵宇反复,梵氏先是有些上气,随后似乎明白了过来。儿子是真懂事了呀。梵氏这泪水,便又一次如黄河泛滥,收都收不住。不过这一次,是喜悦的泪水,一种看到了希望之后的喜极而泣。好一阵子后,梵氏终于收起了稻草,问道:

  “你是不是和林海约定,在年祭比试诗文?”

  “是。”梵宇点头。

  终于弄明白老娘为什么生气了,梵宇舒了口气。只是他就有些不明白了,一个诗文比试而已,老娘至于么?发这么大火。

  梵氏似乎看出了梵宇的疑惑,问道:“你知道这比试的意义么?”

  梵宇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掉进了林海的坑里。赶紧问道:“不就是他输了数比,心底不服气,想要找回场子么?”

  “愚蠢!”梵氏却是一声呵斥。显然是被自己的傻儿子气坏了,心口一阵剧烈的起伏。梵宇是真担心把老娘气倒了。好一阵子后,梵氏的脸色才缓和了些,有一种认命之后的萧瑟。随后叹息说道:

  “唉……,为娘如此委屈,为什么还要待在林家?你知道么?”

  梵宇愣住,不是书上说的‘三从四德’么?但既然老娘这样问,显然肯定不是这个原因了。那是为了吃饭、生存?似乎也不是,梵氏虽然柔弱,但性子坚毅,剥莲子也能养活自己的。那是为什么?

  梵宇只得问道:“孩儿愚钝,请母亲大人告知。”

  “唉……,你呀。”梵氏又叹了口气,满脸失落。说道:“我朝有制,

  七品以上文官,皆可‘恩荫’一子,可致仕、可荫生。就是不考进士也能做官,只要通过‘锁厅试’就可以。并且还不需要参加‘解试’,可以直接参加‘省试’考进士。你爹有太师帮忙,咱林家有两个‘恩荫’名额。

  但是,你爹有三个儿子啊!

  所以年初你爹定下规矩,过两三年,等三个儿子成人礼后,进行年祭诗文比试,取胜的二人,获得恩荫名额。可你这才上学一天,怎么能答应与林海提前比试呢。这不是明摆着让出名额么。

  气死为娘了!”

  梵氏说完之后,气得坐在一旁抹眼泪。

  梵星也知道少爷闯了大祸,愣在旁边不敢吭声,只连忙帮梵氏抹胸口。

  梵宇则是愣住,大意了呀,竟被林海这小王八蛋给坑了。梵宇虽然不在意这恩荫名额,但老娘在乎啊!从她言语就能听出,就算林一飞不给名分,她也一直待在林家,不就是想为傻儿子弄个‘恩荫’名额么。

  可是多年等待,只因梵宇这一句话,很可能就丢了。

  梵氏能不生气?

  只是,梵宇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心底却是一阵大怒。

  林一飞明知道自己是傻子,还以诗文比试来定名额,这不明摆着想把‘恩荫’留给正房陆氏的两个儿子么。

  梵氏竟也相信。

  我这个傻娘哟……

  梵宇一阵无奈,只是他又何尝不明白。

  梵氏哪里是傻,她也是没有办法啊。如果离开林家,这傻儿子是真的没希望了。就算她嘴里不承认,但心底也是明白的,要想让傻儿子参加解试、省试、殿试,通过考取进士做官,绝无可能。

  是以就算如此羞辱,她也赖在林家,一切,

  都是为了儿子啊!

  想通这些之后,梵宇突然磕下了头,砰砰三响,随后说道:“母亲大人请放心,年祭时,孩儿定会取胜!”

  梵氏却叹了口气,萧瑟离开。

  梵宇两世为人,第一次被人用稻草打了一顿。

  竟然,还无比的疼……

  是夜,梵宇又一次失眠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虽然还没有出过大门,却已经感受到了风起云涌。想要安安静静的生活,怕是不可能了。而且梵宇也明白,就算自己年祭赢了林海,估计这‘恩荫’的名额,也够呛。

  林一飞是靠不住的,这苦难的母亲啊。

  随后,他便‘远听’了陆氏家里。果然,两母子也正讨论年祭诗文比试的事儿,林海信誓旦旦,陆氏笑意盎然。梵宇这才明白,陆氏白天来学堂,也是和秦管家一样的想法,要弄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傻。

  而林一飞的书房内,今夜除了陆大勇,秦管家也在。

  这老狗,竟然没有回秦府。

  梵宇顿时有些头大,与陆管家的‘数比’还没有履约,现在又来了一个秦管家,逼得自己装傻。难道,老子与管家都犯冲么?

  狗东西,看爷不收拾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