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7章:族斗(1)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55 2019.03.25 12:34

  陆管家中箭之后,趴在地一阵哇哇惨叫。梵宇却又举起了弓箭。学童们顿时一阵惊叫,扑倒一地。秦管家也吓得脸色大变,拔腿就跑。刚才要不是有陆管家这肉盾挡着,中箭的就是他了,毫厘之差。

  是以秦管家这速度,让人侧目。

  那个快啊!

  以至于梵宇都有些怀疑,刘翔训练时,是不是屁股上也跟着箭。

  一时间,整个靶场之上乱作一团、惨叫连连。唯有苟秀才,当即就是一步跨出,随后沿着S形的路线,飞奔冲向梵宇。只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只听‘嗖’的一声箭羽飞出。秦管家便当头栽倒。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梵宇的手腕上,也是啪的一声,被苟秀才踢掉了弓箭。“孽障,还不住手!”秀才一声大喝,怒气冲天。随后,架着梵宇的胳膊一扭。梵宇便是双臂酸麻,砰就倒在了地上。

  我去,这秀才好猛!

  梵宇闷在地上混身泛疼,不过好在,秦老狗也被射了一箭。梵宇一阵安慰自己,随后抬眼看向秦管家倒地的方向。岂知,这老货竟然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再次拔腿就跑。身后,只留下了一只鞋子。

  而鞋跟上,还插着一只箭。

  尼玛,死老狗这运气要逆天啊,老子服了。

  没能射中秦管家,梵宇表示遗憾。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总算将其吓跑了,既然他没能和陆管家搭上话,想必在秦桧那里,也说不出什么流言了吧。

  还好,还好,只要不丢脑袋,怎么都行!

  只是接下来,梵宇就悲剧了。

  苟秀才检查完陆管家的伤势后,便一把拧住了梵宇的耳朵。

  “孽障,去祠堂跪下!”

  梵宇本想要狡辩几句,但是一看秀才双眼喷火,众学童也恨不得咬上自己两口。赶紧识趣的闭上了嘴。咱就是箭术不好,大家要冷静啊!

  随后一阵七嘴八舌,大夫忙乱。

  梵宇就已经跪在了祠堂中央,双膝并拢、腰背笔直,认错态度良好。

  而祠堂外,已经汇聚了好几十人。眼看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但是围观的吃瓜群众却是越来越多。众人都已知道,傻子在靶场射了陆管家。梵氏本就地位卑贱,陆管家又是主母的兄长,只怕此事难以善了。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傻子是故意的吧?听说两人最近不对付。”

  “傻子是不是故意不知道。就是可怜梵氏啊,要被赶出林家了。”

  “可不是。族长早就看她不顺眼了。现在机会正好。”

  “唉……,挺可怜的。”

  “可惜梵星那丫头是梵氏从娘家带来的,否则挖过来倒是不错。”

  “有你这样落井下石的么?不要脸!”

  议论声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梵宇正跪得双腿有些发麻,梵氏终于得到消息,带着梵星急冲冲的赶来。一进门便给了梵宇一巴掌,随后又抱着梵宇嚎啕大哭。梵星也是手足无措,急得直掉泪。

  这偌大一个林家,也就这两个女人,真心在为梵宇担心。

  梵宇却是一脸坦然毫不担心,只要林一飞不认为咱变聪明了,性命还是无忧的。大不了被痛打一顿赶出林家,正合老子心意。至于那什么狗屁‘恩荫’,不就是走后门么,小爷我根本就瞧不上。

  考进士而已,老子一步一步照样也能考上。

  前世高考,不也中过省状元么。

  梵宇对考试还是很有信心的。倒是担心晚上这顿皮肉之苦,恐怕是躲不过去了。毕竟陆老狗是主母的哥哥,林一飞多少也会顾忌正房的颜面。打肯定是要打的,就看打多少。可惜啊,当时陆天兄弟没在靶场。

  梵宇有些遗憾,没能趁机把陆家父子一起给射了。

  而门外的人群却忽然一阵骚动,并主动让开一条道来。竟是陆氏首先来了祠堂,身后还带着两个护卫,以及一个贴身丫鬟。只是,这老女人一进祠堂,抬手便给了梵氏一个巴掌,啪啪脆响。还骂道:

  “贱人,你教的好儿子!”

  “夫人……,对,对不起。”陆氏却捂着脸认错。

  梵宇当即就怒了,老子惹的事儿,你打我娘干什么。他便蹭的一声站起,一头撞向陆氏。可惜,两个护卫只一脚,就把梵宇踹在了地上。随后,两人一左一右把梵宇扭了起来。而陆氏则是一脸耻笑,还伸手啪啪拍着梵宇的脸,骂道:

  “小贱种,心疼你娘啊?”

  “呸!”梵宇一口唾沫喷出,直冲陆氏脸面。

  “哎呀……,你个小贱种,反天了你!”陆氏吓得一声惊叫,后退连连。并一脸恶心的掏出丝巾来,使劲擦拭自己的脸。随后指着护卫喊道:

  “打,朝死里打!给我打死这小贱种!”

  “夫人,你不能打他呀。”梵氏顿时就急了。扑通一声跪下,扑上前去抱住了陆氏的大腿。眼泪婆娑的哭了起来,并呜咽哀求道:

  “我儿自幼体弱,经不住护卫打啊。”

  “滚开!”陆氏却没有丝毫怜悯,一脚便踢开陆氏。并瞪着护卫道:

  “还愣着干什么?打呀!”

  两个护卫都是陆氏的人,眼见主母发怒,还管什么族法家规,抬手便是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梵宇便是嘴角浸血,鼻子都疼歪了。但陆氏却依然一脸狠戾,仿佛一巴掌还不够。竟指着两个护卫一通臭骂:

  “饭桶,没吃饱啊!继续打,使劲儿打!”

  “遵命!”护卫便又抬起手来。

  只是护卫巴掌还未落下,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呵斥:“住手!”

  人群中一阵躁动,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再次主动让出了一条道来。随后,便只见一个青衣儒衫的中年走了进来,正是陆秀才。

  梵宇虽然吃疼,倒也看清了秀才。一时有些惊讶。

  他来干什么?

  陆氏显然也有同样的疑问,瞪着陆秀才问道:“秀才,你来干什么?”

  秀才却是指向了梵宇。“救人!”

  众人顿时愣住,这是要和主母作对么?包括梵宇也是一阵惊讶,虽然你是大牛,我也比较欣赏你。但咱两也就粉丝和偶像的关系,你不至于要为我两肋插刀吧,竟然敢和主母硬刚,砸掉饭碗就不好了嘛。

  果然,陆氏瞬间上气:“走开!我林家教子,与你何干?”

  四周顿时一阵议论声起。陆氏说得很明白了,这是主母在教训子弟,属于家事,外人切莫参与。如果秀才还要横插一脚,就不合适了。岂知,秀才却是毫不退缩,竟然素面朝天侃侃而谈:“夫人,

  梵宇不只是林家子弟,还是我的学生。你打他,我自然是要过问的。靶场之事,我已大致了解。就算他有错,也情有可原。还不至于要当众下跪、打脸。还请夫人息怒,等林大人回来后,按照家规处罚!”

  陆秀才一番言语,不紧不慢,自有君子之风。岂知,陆氏却突然暴怒了:“嘿,你个死秀才。当初我念你家贫,又是我远房表兄,好心给你一口饭吃。你倒好,不帮我就算了,竟然还来对付我。

  难不成这傻子射伤我大哥,我还不能打他了?”

  秀才却是不卑不亢,继续说道:“夫人要处罚,我自然也拦不住。但是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如果夫人执意要处罚,

  那便请将我和林大人,一起处罚!”

  秀才一说完,陆氏便觉得好笑。打个贱婢的私生子,竟然扯出了这般大道理来。老娘就不信了,我还打不了个傻子。她便朝护卫努了努嘴,示意继续动手。岂知人群外却突然传来一声质问,竟是族长林一飞到了:

  “是谁说,要连我一起处罚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