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3章:年祭(1)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62 2019.04.07 09:30

  小年这日清晨,梵宇照例一早起来跑圈。他也没把比试放在心里,林海就是一个小屁孩而已。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而且,这还是一场结果早就注定的比试,梵宇如何提得起兴趣。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如何让梵氏,能够心情好一点的绝望。

  可惜这是一个悖论,逻辑上不成立!

  对于解不了的命题,梵宇前世的经验告诉他,就不要解了。他便只能安心跑圈,只是刚一吃完早饭,林一飞却派人前来,通知说要去秦桧家比试。梵宇顿时就有些懵了,甚至连梵氏,也懵了。

  都只知道,为了‘恩荫’名额,林一飞提出了年祭诗文比试。但却没有人知道,这比试竟然是在秦桧家里。

  梵氏得知消息后,自然是满脸惊讶。岂知,随后却是一阵大喜。

  按照她的理解,林一飞如此做派,只能说明他对年祭比试重视啊。既然当着秦、林两家人的面比试,那么肯定是不会作假了。只要儿子能够赢了林海,那‘恩荫’名额,岂不是赖都赖不掉了。好事儿!

  但梵宇却高兴不起来,那是秦桧家啊,史上第一大奸臣!

  头疼,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装傻?

  虽说陆大勇取消了监视,秦桧父子也再没有过问自己是否聪明的问题,但是这两人对自己,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不知道啊!

  一时间,梵宇毫无头绪。

  可惜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跟着去了秦桧家。

  秦桧的家,在临安城南,紧靠皇宫便于上朝。因为整个临安的布局,首开历史先河的,把皇宫和商业分开了。皇宫居南,商业在北,西面是西湖,东面是钱塘江。南北连接的主干道叫‘御街’,是临安商业最繁华的地带。

  梵宇几人,此刻便正行走在御街上,因为林家居北。眼见满街人潮涌动,银子哗哗如水流,梵宇见此繁华后的第一反应便是:

  等老子有钱了,把这御街,买下来!

  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梵宇便跟在了队伍的尾巴上,一脸东张西望。看了左边的皮影,又捏了右边的泥人。似乎古代很有趣嘛。虽然没有手机、电脑,但是也没有‘死宅’这种动物啊。

  大家没事儿都出来逛,人气很足,热闹!

  人多的地方,钱就多,梵宇这眼睛里,便仿佛到处都是银子。

  大概将近一个时辰后,梵宇一行终于到了秦府的大门外。只见好一座高门大宅,从围墙的长度来看,只怕至少上百亩。门口左右,各有一只青铜大狮子,宽面大额眼似铜铃,好不威风。大门古漆朱色,门边站着一队护卫,剑戟分明、威风凛凛。大门正上方则是一个牌匾,上书‘太师府’三个大字,分外显眼。

  林一飞上前,通禀说要拜见秦桧。

  一声通传后,门卫竟然让林一飞等着,说是太师公务繁忙。众人便看见大门外,竟有好些软轿,一个个出入富贵,显然都是些达官贵人。梵宇远听之后才明白,合着都是趁着小年,来拜访巴结秦桧的。

  一时间,门口川流不息,俨然御街一般热闹。

  至少等了十几分钟后,林一飞才被通知,可以进入了。

  林一飞便整理衣冠,率先而入。接着是陆氏和林海,随后是陆秀才。最后才是梵宇母子二人。地位有高低,顺序自然就有先后。

  进得林府,梵宇差点误以为经了皇宫。

  当然,皇宫梵宇是没有进过的,但电视上看得多啊。只见秦府之内,亭台楼阁、花鸟鱼池、假山水榭等,稍不留神,便真的会迷了路。在两个小厮的引领下,五人走了好几分钟,才来到了一座大厅前。

  只见厅内,秦桧居于主位,正与一屋子的人喝茶聊天。其间就有张俊、万俟卨、汤思退等,或奸、或半奸、或忠奸之间的权臣,大肆高谈阔论。只不过梵宇此刻还都不认识,一时间,便也只能傻傻看着。

  而林一飞,则是躬身入了厅内,朝秦桧打恭道:“今日我儿年祭比试,确定‘恩荫’资格,想请父亲大人见证。”

  “哦?难得一见,难得一见!”秦桧还没有开口,汤思退却先起哄了:

  “相请不如偶遇,咱就帮相爷一起见证,哈哈……!”

  众人顿时齐声叫喝,对于看秦桧的孙子比试,一时兴趣浓厚。由于林一飞是秦桧私生子这事儿,朝堂内已尽人皆知,连高宗都知道了。秦桧此刻也不避讳,既然已被一众同僚架上,便也只能点头道:

  “那好,就请诸位老友,一起见证!”

  秦桧便朝林一飞点了点头,说道:“叫他们进来吧。”

  随后,秦桧又对身旁的秦熺说道:“去将你娘、妻妾儿女等,也都叫来吧。让他么也一起看看。这‘恩荫’可不是谁想要就能要的,家人之间,也需要比试。”

  “孩儿遵命!”秦熺转身便去了。

  大概几分钟后,便看见秦熺领着一众妇人、子女等进了厅来。而也是直到此刻,秦熺才来到林一飞的面前,拱了拱手,算是打招呼。但这声‘大哥’,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叫的。一来,他的官职远比林一飞高。二来,此刻权贵云集,他这一叫,不就是间接承认了林一飞才是秦家长子么。

  是以,秦熺是绝对不会叫林一飞大哥的。

  倒是秦熺的媳妇儿刘氏,见着陆氏之后,主动上前叫了一声‘嫂嫂’。只不过,还未等她寒暄两句,秦桧的老婆王氏,便是一声咳嗽:“咳,咳咳……,会之,你正会客,却叫我们这些妇人上厅,不合礼仪啊!”

  刘氏当即不敢吭声了,王氏这句话虽然是在询问秦桧。但实际上却是在向她透露出警告的意思。既然男人当家会客时,女人连厅都不能上的,如何还能擅自说话?而且刘氏也知道,当年正是王氏激将林一飞母子,赶去了林家。

  陈年过节,哪有那么容易消失。

  是以此刻还是不说话的妙,刘氏便赶紧退了回来。

  一时间,大厅内的一众妻妾妇人、子女嫡孙等,都对林一飞几人,隐隐露出了敌意来。汤思退等人都是人精,自然也是赶紧闭了嘴。这可是别人家的家事,还是不管为妙。秦桧便有些尴尬了,只得顺着王氏的问话,准备说两句打破沉默。

  岂知,就在此时,厅外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喂,傻子……!你怎么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