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5章:招亲(2)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91 2019.04.18 12:30

  听见和尚调侃,梵宇无奈瞪了对方一眼。读书人十年寒窗,哪个不是期盼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不曾想,今日竟然遇到尤袤这种奇葩。梵宇自认穿越者思想超前,此刻却也伸出了大拇指:

  你牛,我不行!

  而同时,旁边的士子们,也低声议论了起来:

  “这尤袤疯了吧?不怕砍头啊!”

  “唉,人家这才叫真爱啊。小生自愧不如,惭愧,惭愧!”

  “你傻啊?尤袤是对朝廷不满,借机发泄呢。”

  “哦?什么情况?”

  “我听说这尤袤去年本是状元及第,只因得罪了秦桧,便被改为三甲三十七名。本该入翰林的三品大员,他日封侯拜相也都说不定。现如今,却只落得一个泰兴县令的芝麻小官,要是换了你能甘心么?”

  “秦桧这个奸相,可惜,可惜!”

  “嘘……,小声点。”

  众人一边八卦,一边惋惜。但梵宇却是听得一阵心惊,想不到秦桧的手这么长,竟敢舞弊科举。要知道大宋为求科举公平,从太祖开始就不遗余力,废除公荐、创立殿试,再到后世的‘糊名’‘誊卷’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如此严防死守,竟然还被秦桧插手,这势力不一般啊。梵宇不免就有些担心了,现如今与秦桧势同水火,如果他们父子两也来干预自己,考进士不就悬了,老娘还不得拔了自己的皮?一时间,梵宇有些郁闷。

  而李清照此刻,也是一阵皱眉。

  想必她也了解尤袤所受的不公,多少有些惋惜。

  不过,李清照同时也看出。尤袤此举,多半只是为了炒作,借着临安士子云集,故意侮辱县印出气罢了。李清照便对着尤袤揖了揖手,随后说道:“尤公子,这县令大印,幽栖姑娘是肯定不敢收的。而且,想必你的目的也达到了,还请就此离开,不要妨碍了幽栖姑娘的终身大事。你看可好?”

  “得罪了!”尤袤倒也爽快,没有否认。

  “无妨。”李清照摆了摆手,“是龙总会上天,望你不要坠了青云之志。”

  尤袤顿时一愣,随后便是一恭:“谢谢提醒。”

  随后尤袤大袖一挥,转身出了文斗阁。倒也是行云流水、风度翩翩。待到尤袤身形消失,李清照这才重新说道:

  “各位士子,可还有人献礼?”

  可大厅内却突然一阵沉默。前有奇珍异宝价值连城,后有县令大印彪悍不要命。为数不多还没有上台的士子们,便只觉得自己的礼物,有些拿不出手了!但是若不出手的话,似乎又心有不甘,众人顿是一阵犹豫。

  李清照自然也看出了这种犹豫,便又问了一句:

  “各位士子,可还有人献礼?”

  “有!”梵宇站起。

  “有!”张宗元也同时站起。

  一时间,梵宇有些尴尬。他本以为趁着众人犹豫,正是送出打火机的最好时刻,势必夺得众人眼球,打个完美的广告。岂知张宗元这纨绔,也是不按套路出牌。觉得都士子们不敢献礼了,自己不正好是独一份儿么?

  说白了,两人都是觉得此刻正好露脸,谁也别瞧不上谁。

  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谁先上?

  本来这种事情也没那么打紧,谁先上都得看幽栖的喜好。但两人刚才闹了过节,此刻便有些骑虎难下了,一旦后退就成认怂了。张宗元便首先发难道:“小子,你是不是故意跟老子过不去?”

  梵宇却是眼睛一眯:“我咋觉得,是你故意跟我过不去!”

  其实,两人也都知道,同时站起根本就是巧合。

  但是此情此景之下,也都只能硬着头皮,睁眼说瞎话。尤其张宗元,干脆又是诤的一声,抽出了佩剑,威胁梵宇道:“识相的,就给老子坐下!”

  “有病!”梵宇却是一脸讽刺:“你丫除了用剑威胁,能不能有点新意?”

  张宗元顿时气得一脸胀红:“你……,混蛋,老子宰了你!”

  梵宇却是不理,竟然还补刀:“你看,前后两次,连台词都一样!”

  整个文斗阁内,顿时一阵哄笑。不止士子们前仰后俯,就连后进来的吃瓜群众,也跟着笑出声来。众人一贯看不起张宗元的纨绔劲儿,此刻有人收拾,巴不得他越吃瘪才越好。不免就笑得有些配合梵宇之嫌。

  张宗元何曾受过这等委屈,顿时脸色泛红、眼生戾气。

  当即便是一剑刺来。“小子,你找死!”

  梵宇其实早就防备着张宗元。只是,他既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对手。张宗元虽然纨绔,可毕竟是‘中兴四将’张俊的孙子,拳脚功夫没少训练。这一剑,用武侠小说的方式来形容,那便是:翩若惊鸿,快若游龙!

  那一剑的风情,只有看过的人才懂。

  比如梵宇!

  他才刚刚跨出一步,准备跑去求助李清照,剑尖就已到了后背。

  只觉一股凉气渗透背心,梵宇顿时冷汗直流:“大意了呀,我命休亦!”想不到躲过了秦桧父子,竟要死在一个纨绔手上。

  大厅内顿时一阵惊呼,尤其是台上的李清照。这要是在文斗阁内出了人命官司,只怕少不得要惹上一身骚。她便一把挣开搀扶的门卫,迈着老胳膊老腿,使命向台下跑去,并大声喊道:“张小狗,你给我住手!”

  只是刀已出鞘,张宗元身在半空,哪里停得下来。

  当然,他也没想停下来。

  眼见梵宇即将命丧,士子们大多捂上了眼睛。

  包括梵宇桌上的道济,也是一阵慌乱。事出突然,他的手还在梨花糕的碟子上。一个哆嗦,便是咣当一声,连同旁边放鸡骨头的残渣盘子,一同掉在了地上。那鸡骨头便顺势一弹,落在了梵宇脚下。

  接着嘎吱一声,梵宇踏上,转身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梵宇便砰的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

  恰值此刻,张宗元的佩剑,带着一道森冷的劲风,贴着梵宇笔尖划过。张宗元见刺杀失手,便赶紧调转剑尖刺向梵宇脸面。梵宇下意识中挪开脑袋。那剑尖,便是叮的一声,插进了地面砖头的缝隙里。

  而同时,张宗元在惯性之下,身子也凭空飞起,径直朝梵宇扑了下来。

  好在有佩剑支撑,张宗元便将全身力气用于佩剑之上,以免直接扑在梵宇身上。若是两个男人当众缠绵,实在有些尴尬。何况还是仇人。

  随后,张宗元便悬在半空,四目相对。

  张宗元在最后关头,硬撑着佩剑没有趴到梵宇的身体。

  双方脸面保持了大概十公分的距离。两人均是舒了口气,还好,还好,万幸没有跟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否则如此大庭广众、成何体统。岂知,两人这口气还没有舒完,佩剑却是啪的一声,断了。

  随后,便是吧唧一声,

  张宗元竟一口,亲在了梵宇的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