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3章:铁匠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08 2019.04.12 12:30

  眼见老头突然发问自己是不是秦桧孙子,梵宇便知道事情不妙。童儿年纪还小,不大可能招惹到老头以至于让他干出虐猫这种事来。那便只能是秦桧有仇,但他又惹不起秦桧,便把怒气发泄到了秦桧的孙女头上。

  念及此处,梵宇便小心翼翼的回道:“老丈,您听我说……”

  “别废话,你就说你是不是?”老头一脸不耐烦。

  “呃……,以前是。”梵宇考虑了片刻,点头承认。随后又赶紧补充道:“但是,昨天我和秦、林两家已经恩断义绝,此生再不相干。”

  “谁知道真的假的?”老头显然不信,随后便将梵宇拧出院外:

  “滚吧,我家不欢迎你!”

  寒冬腊月的,梵宇顿时冻得直哆嗦,便一个劲儿的拍门:“老丈,您听我解释,我被秦、林两家人欺负得好惨。主母、管家、丫鬟,所有人都欺负我。就连管家的狗都瞧不起我。我也是受害者吶。”

  “你少在这儿装可怜。”老头儿却是哒哒的走了,并且丢下话来:“大好男儿,做什么不好,做秦桧的孙子。活该冻死你!”

  梵宇顿时一脸黑线,这玩意儿,老子有得选么!

  好在,老头儿只是把自己一个人赶了出来,对梵氏和两个丫头,倒是客客气气。甚至还杀了一只老母鸡炖上,说是梵氏体弱,需要补一补身子。梵宇就不明白了,老娘还是秦桧儿子的女人呢,咋就有鸡吃?

  无奈之下梵宇只得返回铺子。宅子工期紧,梵宇吩咐连夜施工,四处叮叮咣咣,回去肯定也睡不着。铺子倒是时间宽裕,便只有白天在装修。凑合着对付两天吧。只是返回的方式有些艰难,一路走回去的。

  因为没有银子。梵宇不免就有些抱怨:

  梵星你个死丫头,有鸡吃,就连少爷都不要了!

  这一走便花了近一个时辰,冷倒是不冷了,就是累的慌。梵宇是小跑着回去的,可惜到了铺子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钥匙。少不得,梵宇便在心底把怪老头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随后想来想去,便也只能想到一个熟人。

  蝎子刘!

  狐朋狗友的作用,这时候就显现了出来。

  梵宇直接又去了城西赌场,进门已是子时左右。看着梵宇鼻子尖上都在冒寒气,蝎子刘赶紧让兄弟们端了一碗姜汤过来。这才说道:

  “立恒,你这是怎么了?”

  “嗨,别提了。”梵宇摆了摆手,不愿多提。

  蝎子刘也是醒事儿的人,便赶紧转移话题,继续说道:“立恒,上次你说那个新式火镰的事儿,我找到铁匠了。怎么样,啥时候让我入股啊?”

  “入股随时都可以。”梵宇顿时一脸爽快,随后问道:

  “铁匠在哪儿?我去看看”

  “好,我陪你去。就在城北郊外。”蝎子刘当即叫来马车。

  大宋繁华,没有宵禁。虽然已是子时,但四处依然热闹。夜市生意火爆,杂耍、小吃、西湖歌舞,一样都不少。偶有两队官兵巡逻,模样也是懒懒散散。大家口袋里都有了钱,谁没事儿会捣乱啊。蝎子刘便只花了三十文钱,就顺利出了城。

  城郊和城内,便是内外两重天,顿时清冷了不少。

  稀稀落落的村庄,在蜡烛油灯时代,便只能看见一片模模糊糊的黑影,以及零星的光点。对于习惯了霓虹掩映的梵宇来说,多少有些不习惯。一度还有些担心,不会掉坑里吧?好在,十几分钟后,便接近了目的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远处的一团炉火。红彤彤的,伴着火星子溅射。随后才听到一阵铛铛的打铁声。接着,便看见一个健壮的身影,大冬天里也是赤着胳膊,正挥舞着铁锤,很有节奏的击打在大铁墩上。

  铛,铛,铛……

  声音随着铁匠的动作,不疾不徐,节奏分明。仿佛带着韵律一般,丝毫不会刺耳,甚至还让人觉得舒适。在这寂静寒冷的冬夜里,

  声音,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随后两人下了车马,梵宇便这才看清,铁匠铺前还挂了一个招牌,上书三个字:冯铁匠。铺子没有门,所以才能老远就看见正中的大火炉。旁边还有一个大风箱,出风口正对炉膛,吹得火苗直窜。

  冯铁匠三十来岁,一身腱子肉虬然有力。

  人生三大苦,撑船、打铁、磨豆腐,都需要一把子力气。

  所以冯铁匠的健壮,毫无意外。眼见有人进来,铁匠放下了大锤,一脸谦和的看向了梵宇两人。随后问道:“两位客官,可是要打铁?”

  “不。”梵宇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要你!”

  冯铁匠顿时一头冷汗,在火炉旁都感觉某处凉飕飕的。随后,他便对着梵宇揖手一恭,这才说道:“客官说笑了。冯某一介村夫,除了打铁别无是处。你们若是需要打铁,就把样子说出来。若只是来开玩笑,便请回吧。我还忙!”

  铁匠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梵宇却是不以为意,盯着大铁墩上未完工的铁犁看了几分钟。然后又围着铁匠,转了几圈,弄得对方某处凉得发慌。梵宇这才说道:“你别忙着拒绝,我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你先回答我,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银子?”

  “几百文钱还是有的吧。”冯铁匠似有些尴尬。

  “这点钱,你还干个屁啊!”梵宇当即一脸鄙视,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图纸,说道:“你看看这东西能不能?如果可以的话,我雇你了,每月十两银子,年终还带花红。先付半年工资!”

  梵宇巴拉巴拉一顿,冯铁匠便愣在了当场。

  只要受雇,立马就有六十两银子,可以在城里买房了呀。而且还能把老婆孩子接过去,半生衣食无忧。最关键的是,据说城里有官学,只要年龄、户籍符合要求,孩子就可申请入学,以后还能考科举。

  冯铁匠赶紧接过图纸,并一脸恭敬。随后便是埋头,研究起了梵宇给的图纸来。只是先前还是一脸喜悦,只几分钟后,脸色就变得黑沉沮丧了。接着,铁匠便把图纸推了回来,唉声叹气的说道:

  “客官,您这些部件的尺寸太小,铁匠是打不出来的。尤其是那个齿轮、弹簧,必需要熔模铸造才能实现。而且,这两样东西对于材料要求很高,普通的生铁肯定很容易磨损,最好使用钢材。但是这东西买不到,只能自己灌钢。”

  “哦……,灌钢要花多少银子?”梵宇问道。

  “至少得几千两银子吧。”

  “好。”梵宇却是点了点头,一阵沉吟之后继续问道:“简单点,我就只问你,我银子管够,你能不能把这些东西搞出来?”冯铁匠一阵沉默,随后咬了咬牙,点头说道:“可以!”梵宇便也点了点头,并转向蝎子刘:

  “大哥,按您先前说的,卖儿子入股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