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5章:年祭(3)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39 2019.04.08 13:43

  秦桧宣布文试开始,梵宇和林海两人均是一脸凝重。不仅仅为了‘恩荫’名额,两人心中更是憋着一口恶气。林海‘数比’受辱,哥哥又在文斗阁被欺负,早就恨不得一刀宰了梵宇。而梵宇此刻,则是无所顾忌,意图羞辱秦桧父子。

  双方各有所图,眼中电光四射。

  就连汤思退等权臣都不免一阵心惊,族内比试弄得如此戾气沉重,得有多大的怨恨啊。一时间,不免低声议论了起来。

  秦桧脸上不免就有些难看,随后赶紧四面揖手,宣布文试规则。

  “各位,既然是比试,总得有个输赢规矩。先贤有云,男儿当齐家治国平天下。我秦桧这一生,不敢有违圣训片刻,幸得不负皇上所托、也未逆了百姓所愿。所以我希望咱老秦家的儿郎,也能时刻忠君恤国、后继有人。今日,咱们这比试,就以家、国、天下为题,分别作诗、策、论以为答!”

  秦桧说完之后,汤思退等当即鼓掌:“太师胸襟,我辈折服,赞!”

  秦家儿男等,也是个个一脸激动。

  唯有梵宇的脸上,隐隐有些不屑。别人不知道,老子还不知道么,你丫就是一个奸臣,卖国贼。赞你个鬼!

  而秦桧在一脸慷慨之后,又转身对陆秀才揖手一礼,随后说道:“子夫,立恒和平海两儿,有劳先生教诲。您看,今日我以家国天下为题,可有不妥?”

  “相爷过谦了,这题目出得极好。”陆秀才自然也没办法反对,揖手回礼:“相爷时刻不忘大宋,我等佩服!”

  “那好,便请子夫作为评判。”秦桧回礼。随后,又对汤思退、张俊和万俟卨三人揖手,邀请道:“三位老友,请与我和子夫,一同作为评判,可好?”

  三人便也连连点头:“太师相邀,岂敢不从!”

  随后,五人便小声的商议起来,颇有仪式感。秦桧不但邀请了梵宇两人的老师,还邀请了当朝三位权臣,看起来对子孙的教育,那是相当重视了。而且还非常重视平等,至少表面功夫还是做足了的。

  就是对于林一飞,他直接无视了。大宋讲究天地君亲师,秦桧作为父亲,自然可以不用理会儿子的意见。当然,林一飞也不敢有意见。

  只是,就在几人商议的时候,童儿却悄悄靠近了梵宇,并偷偷问道:

  “喂,傻子,你能不能赢啊?”

  “当然。”梵宇点头。

  “你少吹牛!大家都知道,你是傻子。”童儿却表示怀疑,随后说道:“听说你才读了一个月的书。别说要写策、论的文章了,恐怕连打油诗都做不出来吧?要不你求求我,一会儿我帮你呀!”

  “不必了,多谢。”梵宇摇头拒绝。

  “哼,不识好人心!我可听说,爷爷曾派人去北方查探你呢。”童儿仍不死心,并继续游说道:“你可知道,爷爷查过的人,多半都死了!所以我怀疑,你一会儿肯定会输,说不定还会掉脑袋呢。难道你不怕死么?”

  “哦……”梵宇这才明白,原来童儿竟然是要帮自己逃跑。小丫头倒是一片好心,不过很显然,她也只是推测自己有危险,却不知道,秦桧父子要等自己出了秦府才会动手。梵宇便是一脸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童儿便回到:“你家的烤鸡腿,好吃嘛。”

  梵宇顿时一头冷汗,这也算理由。不过他却是不会相信的,别看童儿一脸单纯,实际上怕是不一般吶。秦桧调查孙子这事儿,八成是秘密进行的,童儿却能知道,要是巧合才奇怪了。何况,就凭童儿能将当朝宰相哄得团团转,不惜调用御前侍卫为她寻猫,梵宇也绝不敢轻易轻信于她。

  “帮我就不用了,但以后,鸡腿管够。”梵宇再次拒绝。

  “哼,臭屁!”童儿气呼呼哼了一声。

  岂知,秦埙却从旁边突然窜了过来,一脸嬉笑,还指着童儿斥责道:“好呀,姐姐你竟敢勾结这个小畜生。看我不去爷爷那儿告发你!”

  “滚开!”童儿却是一脸黑沉,转身就走。

  随后,姐弟两便是一脸吵吵嚷嚷,一前一后去了旁边。梵宇不由得便有些猜想,似乎这姐弟两有些不和睦啊。难不成,童儿这小丫头主动说要帮助自己,竟是和秦家第三代争宠有关?小丫头心思不小啊!

  梵宇一脸沉思,秦桧这边却已站了出来,并指着梵宇和林海说道:

  “你二人听好,文试以家国天下为题,作诗、策、论各一。大家都说文无第一,所以我请了你两的老师,以及当朝文武一起评判,绝对保证文试结果公正。现在,你两开始第一题,以‘家’为题眼,当场作诗一首。”

  “遵命!”两人点头。

  随后,腊梅花瓣雨下,两人俱是一脸沉思。

  林海自不必说,正费尽脑汁的琢磨着要把这‘家’的题目给写好了。而梵宇呢,自然是泛起了文抄公的心思,就是古今诗词太多,有些费神该挑哪一首,而且还要保证是南宋以后的。万一不小心撞了车,那就尴尬了。

  随后,林海提笔、墨汁浓厚,首先写下了第一句:

  “古有苏门三学士,今有相爷两父子。”

  待到笔迹落下,汤思退等围观几人,顿时暗呼了一声好。毕竟林海只是个十岁的童子,顷刻之间便能相出这两句诗来,颇为不易。而且秦熺前一阵子任了枢密使,的确也算是个副宰相。林海把他二人与苏轼父子三人想比,瞬间拔高不少。

  林海抬眼,看了看汤思退等人,又看了看秦桧和陆秀才,见众人均是一脸赞赏,顿时脸色欣喜。随后,便得意的瞪了梵宇两眼,接着写下:

  “古今男儿生平志,执宰家国天下事。”

  这诗便是写完了,林海搁笔。汤思退等人,当即忍不住,喊了一声‘好’。就连秦桧父子,不免也是点了点头。最后这一句,写尽了多少读书人的梦想。这大宋朝的男儿,十年寒窗苦,不就是为了一朝鲤跃龙门,执宰天下一展抱负么。

  汤思退便代表张俊和万俟卨说道:“

  好,这诗写得好!

  虽然平仄、押韵等不算很完备,但是道尽了天下读书人的心意。而且字里行间,既有家国抱负,又有对于身为秦家儿郎的自豪,更有一腔自勉之意。

  十岁孩童如斯。难能可贵,难能可贵!”

  听见汤思退的评语,林一飞和陆氏便脸上笑开了花。而梵氏的脸上,自然是一脸担心。同时,学堂里六十几人的眼光,便都落在了梵宇身上。

  林海起步如此之高,傻子怎么办?

  岂知,梵宇却是不疾不徐,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随后,他便沐着落花提起了笔,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只是,林海却是一声嗤笑。有了汤思退等人的点评,他已觉得胜券在握。便开口讥笑道:“傻子,你就装。

  老子记得,你丫连字都不会写吧。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