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2章:甩锅(1)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65 2019.04.01 16:30

  随着林一飞的呵斥,几个官兵便哒哒上前,将蝎子刘围了起来。刀光剑影之间,映得人眼睛发晕。梵宇当即有些紧张,蝎子刘可别怂了。岂知,蝎子刘却泰然自若还打起了哈哈。随后站起身来,一个抱拳问安:

  “林大人,稀客啊!久仰久仰……”

  “你少啰嗦,扣我侄儿干什么?”林一飞明知故问。

  “哟,原来是自己人。刘某眼拙,恕罪,恕罪!”鞋子刘便也跟着林一飞装傻,继续打着哈哈,言辞不卑不亢,话语绵里藏针。随后却是机锋一转:“但是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请林大人多体谅,小本生意啊,容不得别人欠账。”

  “欠账?据我了解,我侄儿可不是欠你的账!”

  “大人有所不知啊,借贷转移嘛。”蝎子刘却一脸皮实。随后伸手入怀,便掏出了梵宇给的借条,并说道:“有借条为证,借贷绝对有效。”

  林一飞接过借条,只见上面写着:“家有娇妻吴氏,抵银八十一万九千四百两,赎期一月。”今日刚好满了一个月,蝎子刘找陆天还钱倒是合情合理。只是陆天既没有银子,又不愿意给老婆,少不得便挨了打。

  梵宇则是松了口气,眼见蝎子刘皮实,心底顿时安稳不少。

  老狗父子想要脱身,恐怕没那么容易。

  岂知,林一飞看完借条之后,却忽然转过头来,瞪着梵宇说道:“孽畜,我听陆管家说,这借条原本是打给你的。怎么会弄丢了?”

  “呃,这个……”梵宇一时语塞,琢磨林一飞这问话,水平高啊。

  他是在‘提醒’自己,借条是‘丢’的。

  八成,林一飞已怀疑自己是故意给出借条,想报复陆管家,但他却并暂时隐忍。按这货的尿性,家里内斗他是懒得管的。毕竟他是族长,关键时刻摆平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牵扯到了外部势力,那就超出他的底线。

  所以此刻,他想让自己说出蝎子刘这借条,来源有问题。

  当然,事后也少不了要收拾自己勾结外人。

  梵宇当即明白林一飞的心思,只要说借条是不小心丢了,估计他有一百种办法,可以将借条无偿弄回来。只不过,事后少不得自己要挨顿打。但梵宇的本意,就是要对付陆管家,还想顺手牵点银子。

  凭什么老子背锅挨打,让陆老狗轻松?梵宇顿时怒了。

  想得美。锅,老子是不会背的!

  看来,又得飚演技了。

  梵宇便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装傻:“呃……,借条是我给蝎子刘的。”

  林一飞顿时愣住,这傻子要人命啊,还要我怎么提醒?其实,林一飞都准备好,要指责蝎子刘这借条来路不正了。作为朝廷命官,京兆衙门也是有不少熟人的,私底下还有秦桧可以撑腰,不管公了私了,还对付不了一个赌棍?

  岂知,梵宇竟直接承认,是他给的借条。这就麻烦了。借条是陆天打给梵宇的,白纸黑字,签名有效。打官司就不占理了。

  难道这孽畜,真的勾结外人?待我查实,非得打断你的狗腿。

  林一飞当即气得直哼哼。

  而旁边的陆管家,自然也看出了情况不妙,当即眼神闪烁,随后扑通一声跪下,并且大肆喊冤道:“大人,冤枉啊。这借条,本就是两个小儿嬉戏胡闹所作,算不得数啊!怎么能以此要挟,找我要钱呢?”

  “嗯,对,对!”林一飞也顿时反应了过来。既然在借条的来路上做不了文章,那便干脆就否认借条的有效性。他便赶紧说道:“蝎子刘,陆管家说得对,这借条本就是儿童嬉戏所作,算不得数!”

  “这……”蝎子刘愣住。

  作为赌场老油条,蝎子刘没有想到,林一飞和他这大舅子,竟然比自己还无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他便看了看梵宇,随后也只能跟着耍赖:

  “我不管,借条是我花钱买的。必须兑现!”

  “买的?”林一飞再次愣住,这借条怎么总是横生意外。不是傻子给的么,咋又变成买的了?他便再次看向了梵宇,呵斥问道:

  “孽畜,怎么回事?”

  梵宇却还在琢磨着,怎么让借条合法有效。便赶紧继续装傻充愣,装作傻兮兮的样子拖延时间。直到林一飞忍无可忍,又呵斥了一声:

  “孽畜,借条怎么回事?还不快讲!”

  梵宇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害怕,都快哭出来的样子。“你是说借条么?借条……,哦,对,借条是陆天带着两个痞子,逼着签给我的呀。”梵宇装出傻兮兮的样子,暗地里却给蝎子刘眨了一下眼睛,示意:有证人,赶紧去找!

  蝎子刘便当即会意,朝远处一个荷官眨了下眼。

  而林一飞则是有些发愣,傻子又糊涂了吧?这陆天又不是犯贱,怎么可能逼着别人,要写借条抵押自己媳妇儿?

  不可能,绝对不能!

  肯定是傻子在犯迷糊,让他来对质,就是个错误啊!

  而浑身飙血的陆天,也是当即就跳了起来:“你胡说,老子啥时候逼你了?”

  “怎么没有?”梵宇却继续装疯卖傻,信誓旦旦的说道:

  “当时在学堂,我嫌你媳妇儿太凶,不想要。但你却说‘凭什么不能押媳妇儿?爹妈都可以,媳妇儿自然也可以’。我怕痞子打我,哪敢不同意?”

  “呃……”陆天顿时一阵语塞。

  林一飞见陆天反驳,本来还有些高兴。但是此刻,却看到看到了陆天支支吾吾。似乎,傻子说的是实情啊。一想到陆天勾结痞子,竟然还敢带去学堂,林一飞几乎当场就要发飙了。但是一看到大舅子那副凄惨,又只能暂且忍耐。

  算了,先解决眼前的事儿,回家再收拾陆天。

  好在只是傻子片面之语,也没有人证,当务之急,是赶紧转移话题。

  “孽障,我不是在问你借条怎么来的!”林一飞便赶紧插嘴,呵斥道:“我是在问你,为什么要把借条给外人?”

  “我也是碰巧的呀。”梵宇继续一本正经的装傻,真诚的忽悠:“我解除禁足,才第一天出门,陆管家父子就让蝎子刘,哦不对,是刘兄来找我。刘兄人很好,我欠他钱,他还请我喝酒。好人吶,真热情。

  我便想要结账,只是不小心却把借条掉出来了。刘兄在无意中看到,就劝我说,不如把我的欠条和这张换一下。我想也对啊。用别人的媳妇儿抵债,总比用自己的丫头抵债好。当即,我就换了借条,并和刘兄签下合同。永不反悔!

  你看我不欠债了,心情都很好。刘兄,谢谢啊。”

  梵宇说完,蝎子刘差点笑崩了,赶紧捂着嘴说道:“哦,不谢,不谢。”同时,对梵宇的佩服之情,犹如滔滔江水。你看这假话说得,真真假假,以假乱真,老子都差点信了。尼玛呀,哪里签了什么合同!还永不反悔,你够狠。

  而林一飞这边,却是再一次气爆炸了。

  孽畜,你傻得可以啊,傻得有水平啊,傻得要飞出天际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