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3章:道济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35 2019.04.17 12:30

  新年的气氛还未散去,又是第一个月圆之夜。大宋的元宵节,热闹程度再次刷新梵宇的三观。士子揖手、姑娘含笑,花前月下会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啊。梵宇不免一阵叹息,如此良辰美景,小丫头却要忙生意。

  一起拉拉手、逛逛街,这才叫生活嘛。

  死丫头,不懂情趣!

  梵宇狗粮吃得太多便有些辣眼睛,干脆放下车窗帘子。外面那些假惺惺看花灯、猜灯谜、放河灯的狗男女,老子统统没看见。

  随后一阵车马滴答,梵宇来到了渡口之前。

  显而易见的,此刻又是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士子游客。无奈文斗阁发了请帖,现在只让有请帖的人通行。对于看热闹的人么,不好意思,等有请帖的人到齐就坐。你们再凭本事对对子,能者通行。

  见此情形,梵宇对李清照再次表示佩服。

  文化娱乐产业,都要讲究‘亲民’二字,就这弄得曲高和寡的样子。士子们竟然还趋之若鹜。要是梵宇没有收到请帖,打死他也不会来凑这个热闹。前世各种娱乐选秀、选美节目大行其道,什么美女没见过。

  而且,人家还是穿上泳装让你看呢,也没见这么挤啊!

  随后梵宇下了车,递上请帖验证,便抱着一个巴掌大的盒子上了渡船。小岛上,此刻出奇的安静。毕竟有请帖的只有一百人,而且大多直接进了文斗阁。此刻夕阳西下,远处**晚照,倦鸟归巢,竟色倒是不错。

  梵宇便靠在湖边一处小亭子内,看了一会儿波光粼粼。

  不用看他也知道,此刻文斗阁内,多半都是士子们在吹牛打屁。相互彬彬有礼,心底却又防备芥蒂,都怕对方在幽栖面前抢了风头,这便是所谓的君子礼仪。梵宇前世就很讨厌这种场合。

  当初方知薇把集团的股份都挂在自己头上,莫名奇妙就成了集团老板。少不得,上市敲钟、年度董事会、以及各种高级场合,都得硬着头皮参加,山珍海味、名酒佳酿倒是喝了不少。可实际上,远没有和王大雷去地摊撸串喝啤酒爽快。

  想着旧事,梵宇不免一声叹息:“今夕何夕,故乡他乡……”

  岂知梵宇刚刚叹息完毕,脚边湖面却是哗啦一声,冒出一颗光头来。随后,便只见一个穿着破烂僧袍、浑身湿淋淋的小和尚爬了起来。尤其,小和尚的嘴里竟然咬着一个鸡腿。梵宇便有些怀疑,这不是和尚。

  虽然没有见过和尚,但是梵宇知道,和尚是不吃肉的。

  “阿弥陀佛,贫僧道济见过施主。”岂知,光头竟然自称贫僧。唱了句禅之后,又咬了一口鸡腿,这才双手合什,又对梵宇问道:“如此佳节良辰、万家喜悦,小施主为何哀声叹气?”

  “施主就是施主,你别加个‘小’字。”梵宇眼见对方,与自己也就差不多大,而且还吃肉,八成也不是什么正经和尚,不免就有些不大待见。随后回道:“我自赏赏景、看看灯,与你何干?倒是你个酒肉和尚,不守清规戒律,还敢跑来文斗阁看女子,也不怕你师傅罚你!”

  “阿弥陀佛,施主戾气好重。我师已登极乐,没人管我了。”小和尚也不生气,继续唱禅。随后便指着远处的雷峰塔,接着说道:“贫僧本是来访友的。听闻这里有酒有肉,总是要来看看的。可不是为了什么女子。”

  梵宇顿时一脸黑线,这什么和尚啊:“为酒肉就理所当然么?”

  和尚却是一脸淡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梵宇顿时无语,黄历果然没错,忌出行。遇到这么个破落和尚,也算自己晦气。梵宇便是扭头就走。岂知,和尚却赖上他了,竟然一阵小碎步跟了上来。梵宇不免有些上气:“你自管喝酒吃肉去,跟着我干什么?”

  岂知,和尚却是突然一脸正色,合什说道:“施主,我看你气色不好,今日怕是会有血光之灾,我劝你还是早早回家的好。”

  “呵,你当自己是道士呢,还会望气算命了。要不要我请你做场法事,帮我消灾解难啊?”梵宇顿时一阵好笑,竟然还是个骗子和尚。随后便是一声斥责:“你不用浪费口舌了,我不信你。也别再跟着我!”

  和尚却是皮厚,合什说道:“阿弥陀佛,这路又不是你家的。”

  梵宇无奈,只得任由和尚跟着,自顾去了文斗阁。入得大厅,收到邀请的一百个士子都到了,每人一座,包括家小。客厅当中便只剩下了一张桌子,想来正是留给梵宇的。梵宇当即坐下。岂知,和尚也跟着坐了下来。

  他也不等梵宇驱赶,自顾先说话了:“这桌子,也不是你家的。”

  好吧,桌上的确没有标示,这桌子是留给梵宇的。

  他便只能任由和尚坐着。

  一时间,整个大厅内,士子们的眼光便都落在了梵宇头上。

  人家幽栖姑娘招亲,你带个和尚来算怎么回事?而且这和尚湿淋淋的一身破烂、满嘴油污,还在喝酒、啃鸡腿……

  厅内便是一阵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小子就是唱出《当你老了》的梵宇么?怎么与花和尚混到了一起?”

  “难不成,这和尚竟也对幽栖姑娘动心了……”

  “他敢。亵渎我家仙子,老子弄死他!”

  “就是,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梵宇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不是!你看他给姑娘的见面礼,才手掌大小,也好意思!”

  “礼物轻重倒是其次,都是心意。但他带个和尚来,这心意……,其心可诛啊!”

  众人一阵言语,梵宇多少有些尴尬。

  小和尚却是置若罔闻,该吃吃该喝喝,一转眼便把桌上的两壶花雕喝了个精光,鸡腿也入了肚。甚至,还伸出脏兮兮的爪子,对几盘点心动手了。那吃相,与饿死鬼几乎无异。梵宇本想阻止,但是一想到和尚潦倒,还说师傅挂了,竟突然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便把几盘点心都推到了和尚面前,并劝道:

  “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哦,谢谢施主。”和尚却是毫不停手,头都没抬。

  梵宇无奈,只得耐心等待‘招亲’开始。自己的重头戏,也就是送你这个环节,随后便可离去了,没必要横生枝节。而且,那些没有请帖的人也陆续被文斗阁放了进来。一阵闹哄哄的四处找位置,没必要与和尚不痛快。

  岂知,梵宇刚刚想通,旁边却有人不乐意了。

  只听一声‘无耻’的责骂后,便有一个士子跳了过来,还提着佩剑。

  正是纨绔,张宗元。

  这家伙一贯飞扬跋扈,唯独对幽栖痴心。此刻突然见道有个和尚跑来混吃混喝、亵渎女神,顿时就不爽了。当即便是‘诤’一声,抽出佩剑抵在了和尚下颌。丝毫没有顾忌和尚是不是梵宇带来的,并呵斥道:

  “哪里来的酒肉和尚,给老子滚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