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7章:招亲(4)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72 2019.04.19 12:30

  梵宇话落,打火小厮赶紧停手,如释重负。李清照则盯着梵宇的礼物一脸疑惑,难不成这小盒子里也包裹着夜明珠?而众士子们,则是突然一阵哄笑。就梵宇这身衣衫来看,怎么也不像能拿出夜明珠的人。

  一时间,士子们开始起哄:

  “喂,小公子,量力而行,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哦。”

  “你们这些人就是俗气,或许人家抓了一盒子萤火虫呢。哈哈……”

  “萤火虫?哈哈,村姑招亲都看不上吧?”

  “混账,你没有脑子么?怎能将幽栖姑娘与村姑相比?”

  “对,对,我没脑子。反正萤火虫不适合姑娘,美人如玉嘛。其实我觉得,夜明珠也配不上姑娘的光华。除非古代宝玉,和氏璧,才可略比一二。”

  “这还像句人话。”

  “那这小子的盒子里,不会装着宝玉吧?”

  众人一阵议论纷纷,梵宇却是没听见一般。而张宗元则是愈加得意。献礼以来,各种奇珍层出不穷,唯有他的礼物得到幽栖认可,能不得意。此刻眼见梵宇竟还敢献礼,这不是自取其辱么。张宗元便也嘲笑起来:“小子,我看你还是退下吧,

  丢脸不是什么大事儿。但当众丢脸,会做不了人。”

  “嗯,兄台好见地。小生佩服,佩服!”岂知,梵宇却抱起了拳,讥笑道:

  “刚才你我当众接吻,确实不好做人了。要不,咱两一起殉情吧?”

  “殉尼玛啊!有种你丫再说一句试试!”张宗元顿时脸都绿了,只觉得喉咙里才刚刚消退的恶心,又开始泛滥起来。随后他便又想摸剑,可是剑早就断了。一时激愤之下,张宗元便突然大口一张,“呕……”

  梵宇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胃里一阵翻滚。

  相爱想杀,何必呢……

  好在张宗元没精力再来折腾自己了,梵宇便皱着眉头,举起盒子,开始拆包装。拆卸并不麻烦,蝴蝶结一拉就掉了。梵宇继续展开外包装的纸张,一阵哗哗作响。纸张的质量倒是挺好,拆完后竟是完整如新、四尺见方。随后,便露出了包装内的一个木质小盒子,巴掌大小,表面刻有花纹。

  说实话,虽然也算精致,但并不算出奇。

  台下不免一阵鄙视,与前面众多礼物比起来,小盒子多少有些寒酸。

  岂知,梵宇却是啪的一声,随手扔掉了小盒子。然后借着张宗元那宝箱和夜光壶的亮光,将手中的包装纸翻了过来,当众展示给众士子们看。便只见,包装纸上竟然是一幅画,一副幽栖姑娘的画像。只见:

  西湖正雪,烟波浩渺。幽栖云髻峨眉、延颈秀项,芳泽铅华般矗立在水的中央,飘忽若神、凌波微步。若轻云之飘摇,若流风之回雪。那一副柔情绰态,仪静体闲的样子,好似仙子缥缈,绝世而独立!

  “好,好,此画高绝!”台下顿时一阵惊呼赞叹。

  画中的幽栖,在夜明珠和夜光壶的荧光掩映之下,笼罩在冰块的寒烟之中,如仙似幻,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尤其带着那仙姿卓绝的距离感,让人竟然生不出一丝亵渎之感。除了膜拜,就只有赞叹:

  画好,人好,不亚于先贤之作!

  就连李清照,也含笑点了点头:“此画,甚好。”

  随后,众士子们便屏神静气,想要看看这幅画能不能被幽栖看上。张宗元则是一脸愤怒,梵宇这厮太卑鄙了,竟然将礼物伪装成包装纸的模样,试图制造惊喜。幽栖姑娘,你可千万不能上当啊!

  岂知,幽栖还没有开口,梵宇却先说了话:“咳,咳咳……,各位,实在抱歉。我家丫头又淘气了,竟把她临摹幽栖姑娘的画,拿来包装礼物。

  姑娘恕罪,恕罪,小生马上展示礼物!”

  台下,顿时一片惊愕。这……,这么好画竟只是包装纸,不是礼物?而且还特么,是个丫头练习的临摹画?众士子只觉得三观要碎了。

  没有这么玩的吧,你家丫头是画家么?

  而且,用这么好的画来当包装纸,你就不怕礼物会自爆么!

  就连李清照,也不免有些好奇起来。有了这幅画的珠玉在前,梵宇这小盒子里,还能装下什么更为惊喜的礼物么?怕是很难了吧?而张宗元,则是干脆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小子你就作吧。当心搬了石头砸自己脚。

  老子就不信,你还能有更好的礼物!”

  “是么?那你看好了!”梵宇却是一脸反讽。

  随后,梵宇便举起盒子,咣当一声打开,并从里面掏出了七根蜡烛,一大六小。接着梵宇又从盒子里,竟然掏出了一个样子精美小巧的蛋糕。众人顿时一阵愕然,这是什么鬼?而梵宇却已将长蜡烛插在了蛋糕中央,六根断蜡烛分别插在四周。最后,梵宇端起蛋糕对众人说道:

  “听闻姑娘今日生辰,虚岁二八佳人之年。小生特意为姑娘准备了这生日蛋糕,另外还谱了一曲‘生日歌’。待会儿我会点上蜡烛,并唱生日歌。只要姑娘在我吹蜡烛前许下冤枉,无不心想事成。”

  梵宇说完,又将蜡烛对着众人展示了一圈。

  随后,他便掏出打火机,准备点上蜡烛。岂知,台下却忽然炸锅了:

  “你以为自己是佛祖么,对蜡烛许愿就能成真。笑话!”

  “无耻,卑鄙,幽栖姑娘,你可别被他骗了。”

  “就是,就是,如此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当面骗人,简直禽兽不如!”

  “哼,以为凭借一个破点心,就能欺骗姑娘。你太幼稚了!”

  “小人讨巧,沐猴而冠!”

  众人无不破口大骂,就连李清照也是皱了皱眉。大宋礼法森严,梵宇公然对一个女子口花花的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语。不仅仅是荒诞,多少还有些轻浮。尤其张宗元更是又想要动手了。这梵宇竟敢当众讨巧,简直不能忍。

  只是,此前数次动手,李清照都很生气。此刻刚刚被幽栖收了礼物,张宗元也不想败了刚刚博取的一点好印象。便是一阵大肆嘲笑:

  “梵宇,你在搞笑么?拿个破点心也好意思送给姑娘!”

  “不是啊,蛋糕是送给大家的。”梵宇一句话便又把众人搞懵了。你明明说了,蛋糕是为幽栖准备的,怎么又要送给大家的了。梵宇便解释道:“姑娘生辰,大家一起吃蛋糕可以替姑娘祈福。她许的愿,才能灵验。”

  众人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

  张宗元顿时就有些尴尬,便指着梵宇的小盒子说道:“你盒子都空了。难不成,要送一个空木盒给姑娘?”

  梵宇却是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众人便只见梵宇从小盒里,又拿出一个一寸见方的小铁块。因为文斗台上黑沉,不注意的话还真看不见铁块。接着便是‘叮’的一声,如夜莺初啼、雏鸟归巢,小铁块竟然可以打开。随后梵宇拇指拨动,便听见‘咔哧’一声。

  小铁块上,竟突然冒出了一团火焰。

  大厅内顿时一声惊呼:“唔……,铁块燃火,这家伙会法术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