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8章:意外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90 2019.04.04 17:10

  梵宇原以为,古代的美女,都应该是柔柔弱弱,一副看花掉泪的样子。没想到,这幽栖竟然如此大气,喜欢岳飞和东坡这等文山豪气之人。岳元帅自不用说,杀得金人屁滚尿流,还有一首《满江红》气吞万里如虎。而东坡先生,则更是一代文宗。虽无上阵杀敌的霸气,但却是改革急先锋,也不比上阵杀敌差。

  幽栖对夫君的要求,起点实在有些高。

  梵宇想来想去,这大宋朝里,似乎也就只有辛弃疾勉强可以满足。

  这厮也是写得一手好词,而且还有带着五十个小弟,冲入五万金军阵中,取回张安国狗头的豪迈之举,俨然就是关二爷重生。不过可惜的是,辛弃疾这时候,估计才八九岁,恐怕还不懂娶妻这回事吧。

  而梵宇的四周,已然是一阵唉声叹气。

  别说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了,大多数人却连幽栖这预热对子都搞不定。文不成武不就是大部分读书人的通病。此刻,便是一阵议论纷纷:

  “这对子好难,‘锡壶’与‘西湖’同音,还与此地应景。”

  “何止谐音,与‘媳妇’也近音呢,还与招亲这事儿,联系到了一起。”

  “对,对,幽栖之名,果然好才气。”

  “废什么话,有没有人对出来?”

  “当然,你看渡口。能对出来的人,才不会傻到和咱们讨论呢。”

  一时间,几个议论之人,便有些垂头丧气。随后更是双腿一蹲,直接就地而坐、冥思苦想起来。可惜文章千古事,与生孩子无异,肚子里有,才能生出来。可如果肚子里没有,别说蹲着,就是躺着,那也不行的。

  好在,梵宇并没有这等苦恼。

  娶媳妇儿这种事情,贴心、持家就好,不用非得那么漂亮。家里小丫头就不错,而且样貌也不差。或许,还比幽栖漂亮呢,就是不会打扮而已。

  显然,梵宇有些自欺欺人的想法。

  不过道理还真就这么个道理,梵宇便拉着蝎子刘准备闪人。

  蝎子刘却还在发愣,或许也是被幽栖的容貌惊讶了。梵宇好一阵拉拽,这厮才回过神来,下意识便问道:“立恒,你不对对子?”

  “难不成,你还想对?”梵宇一声调笑,随后说道:

  “对什么,我是傻子嘛。”

  “也对,老子可是赌棍啊,对什么对子!”蝎子刘便也是一声自嘲。

  随后两人便朝渡口而去,此刻倒不怎么拥挤了。毕竟,一部分自觉无望的士子,已经先一步离开了。而另一部分还想挣扎一下的,都蹲在地上冥思苦想呢。是以渡口边上,除了正在写下联的士子,便只有少许人在排队。

  一个个,或兴高采烈,或垂头丧气,倒是井然有序。

  而且梵宇还发现,渡口的下联登记处,竟然是李清照在亲自监督。梵宇便凑了几步过去,就算不娶幽栖,看几眼女文豪也是不错的。

  不曾想,梵宇靠得近了些,竟然引得李清照还看了自己两眼,并点头致意。

  文豪如此和蔼可惜,梵宇顿时受宠若惊。

  一时间,竟有些挪不多步子了。原来,偶像离我这么近哇。

  蝎子刘不免就有些看不过去了,偷偷一声埋怨:“立恒,你这口味很特别啊。”

  “住嘴,别侮辱我的偶像。”梵宇这才反应过来,少不得痛斥蝎子刘两句。随后重新归队,准备登上渡船。

  岂知,斜边上突然窜出几个人来。

  竟然是林山、林海,以及陆大勇的儿子陆小飞等人,都是林家子弟。

  梵宇当即一声暗叹,冤家路窄。

  果然,林山跳出来后,闪身挡在了梵宇身前,一脸嘲笑:“哟,这不是傻子么?难不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敢打幽栖女神的主意?”

  林海便也跟着嘲笑。“丫头哪有仙子好,傻子也会思i春的嘛。”

  梵宇无奈,只得骂了一句:“关你屁事儿!”

  “哟,傻子还会骂人了,哈哈……”林山却是手臂一伸,挡住梵宇的去路。随后,又对陆小飞努了努嘴。这牛犊子一般的玩意儿,便把梵宇拉出了队列。几人指着梵宇讥一阵挤兑:“来都来了,总要把下联对了嘛。”

  梵宇知道,因为自己与林海有年祭比试,林山便偏向弟弟,所以一直心怀敌意。此刻当着所有临安士子的面,少不得要逮着机会,羞辱自己一番。

  而旁边的蝎子刘,便有些急了,顿时想要出手。

  但梵宇却是悄悄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刚刚连手坑了陆天银子,要是让林一飞知道自己和他厮混在一起,恐怕会有麻烦。蝎子刘也是醒事儿的人,当即明白过来,便只能跟着队伍上了船。

  眼见蝎子刘离开,梵宇顿时轻松了些。

  只要林一飞不找自己麻烦,几个小屁孩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

  随后,梵宇便对林山回道:“对不对下联,关你什么事?难不成,我对出下联,你弟弟就在年祭比试上认输?”

  “想得美!”林山当然不会同意,而是指了指旁边的陆小飞,说道:

  “傻子你如果不写下联,我们就不让你走。你没有马车吧,等到半夜的时候,外面的车马贩子都离开了,我看你走回家去!”

  “你……!”梵宇顿时气得直哼哼。想不到林山这小屁孩还挺毒的。梵宇出门时,随着蝎子刘的小弟,坐马车都用了半个时辰,这要是真的靠双腿走回家去,还不得天亮了啊。随后一阵琢磨,他便又反问道:

  “如果我对出了下联,你又怎样?”

  “对出下联?”林山一愣,他倒是没有陆天那么冒失,便回道:“对出来容易,你瞎胡乱写几个字,别人最多也就说你对得不好,这算什么本事。除非,你能得到文斗阁的认可,能够参加元宵节的文斗招亲,那才能算对出来。”

  “好啊,如果文斗阁认可,你怎么办?”梵宇又问道。

  “哈哈……,傻子你太可爱了。”林山等人,顿时一阵哄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尤其林山,差点抱着肚子打滚。现场有近万的士子,而幽栖却只取前一百名。梵宇想要入围,这不是痴人说梦么。随后,他便指着梵宇说道:

  “你要是能入围,老子用手走回家去,以后也叫你先生!”

  “你说的?”梵宇指着对方。

  “是,老子说的。”

  “那好,今天咱们,就请现场的诸位士子见证。”梵宇对着林山,指向了四周数以千计的士子,然后说道:“一言为定?”

  林山便也点头:“一言为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