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8章:钓鱼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16 2019.03.30 16:30

  梵宇两人回到家里,已近夜里亥时,桌上留有饭菜,但梵氏已经睡下。因为被主母刁难,估计梵氏这一天又是累得够呛。

  梵宇心底有些不爽快,饭都没吃几口便也睡了。

  一晚上都在琢磨,怎么尽快搬出林家。

  不过,也好在回来得晚,错过了陆秀才的探访,倒是没人催他回学堂上课。次日一早,梵宇便拉着梵星出了门,决定再旷一天课。

  昨天梵星被那恶汉欺负,总得确认房东把他清理干净了。

  岂知,两人才一打开铺面,连炉子都还没有升起,就有一队官兵冲了进来,一个个凶神恶煞,俨然要将两人吃掉一般。一时间,小店四周便围起了好些吃瓜群众。尤其隔壁那个恶汉,就差拍起手来。

  随后,一个女子,从官兵丛中走了出来。年方二八、窈窕佳人,容貌倒是好看,只是脸上现着怒气,手里还捏着一条马鞭,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按照前世YY小说的经验来看,梵宇知道,这是遇上传说中的纨绔了。

  只是自己竟遇上了女纨绔,这倒是少见。

  按照套路,这时候便该自己虎躯一震,欺负纨绔了。

  可惜,梵宇看了看那一队官兵,觉得有些底气不足。更何况,女子竟先发制人,啪的一声,马鞭就拍在了火炉上,并指着梵宇呵斥道:

  “小子,把我的猫还来!”

  “猫?什么猫?”梵宇一脸懵逼。

  随后他才想起四处的海捕文书,全城都在通缉一只猫。我去,怎么查到老子这儿来了?梵宇当即便想告发怪老头儿,但是转念一想,估计猫都被烧成灰了,找到老头儿也没用。万一他再反咬一口,自己岂不是也会惹一身骚?

  不行,得重新想个法子!

  梵宇便整理衣冠,装作读书人般打了一恭。“姑娘大人,小生……”

  岂知,梵宇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子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姑娘大人?哈哈……”女子捏着马鞭,笑得花枝乱颤,好一阵子后才平复说道:“竟是个愣头书生。我是御封的崇国夫人,你也可以称我童夫人。”

  “哦,小生失礼了。见过童夫人……”梵宇赶紧又打了一恭,随后说道:“小生是个读书人,怎么会去偷人的猫呢。夫人肯定是误会了。”

  “嗯,有道理。”童夫人见梵宇一派斯文,下意识点了点头。只是,立马又摇起头来:“不对,明明就有人举报,说你偷了我的狮猫。赶紧交出来!”

  “举报?”梵宇恍然大悟。

  随后,他便抬起了头,向人群外望去。入眼便看见隔壁那恶汉,眼神有些闪烁,与自己目光相对时,竟还有些露怯。我草!原来是这混蛋。

  诬陷老子是吧?很好……

  你等着!

  而房东也正带了几个人,刚好赶到。只是见有官兵在,一时没敢动手赶人。梵宇便给他打脸一个颜色,示意再等一会儿。梵宇此刻,自然是没功法搭理恶汉,他便又对童夫人打了一恭。继续说道:

  “敢问夫人,你何时丢的猫啊?”

  “前天中午。”童夫人其实也有些怀疑梵宇是被诬陷了,便继续说道:“举报人说,前天下午亲眼看见你抱着我的猫,在这街上晃荡。”

  “哦,那他肯定是看错了。小生此前禁足一个月,昨天才解禁出门。”梵宇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装足了读书人的斯文。随后,还想起了海捕文书上的一句话‘若有寻获者,请送于秦相府邸’,梵宇便又补充道:

  “夫人是相爷府上的人吧?其实,咱们可能还是亲戚呢。若是不信,你大可去找相爷求证。看我是不是昨天才能出府。”

  童夫人听到亲戚二字,收敛了一些。“亲戚?你是哪家的子弟?”

  梵宇便回道:“我叫梵宇,林府的。”

  “哦,原来是傻子呀。”童夫人顿时一声轻笑,竟然认识梵宇。随后便说道:“不用找我爷爷求证了。问一问我大伯便知。”

  随后,童夫人便对一个侍卫耳语了几句,对方匆匆去了林家。而梵宇这才知道,这童夫人竟然是秦桧的孙女。难怪如此嚣张。只是梵宇心底,不免一阵腹诽,都尼玛是秦桧的孙子,待遇差别咋就这么大捏。

  这丫头丢只猫而已,秦桧竟派御前侍卫帮着找,闹得临安鸡犬不宁。

  老子却要被你父子监视,不装傻子还要砍头。

  你说气人不气人,过分!

  梵宇一阵火气直窜,童夫人却不以为意。竟对梵星的小吃产生了兴趣,便用马鞭敲了敲炉子,问道:“丫头,有什么好吃的?”

  “呃……”梵星从愣神中清醒,赶紧点头说道:“哦,哦,夫人稍等,我先生火。好吃的可多了,有果食、杂菜羹、酥油饼,还有烤鸡腿。”

  “烤鸡腿?这倒是新鲜,来一个!”童夫人吩咐。

  “哦,好的,好的。”

  梵星顿时忙碌起来。而梵宇知道对方是秦桧的孙女后,倒是不便表现得太聪明,便傻愣愣的站到炉子旁,假意嘴馋流口水。梵星无奈,便干脆烤了两个鸡腿。昨天那只不是被恶汉扔了么,今天正好补偿。

  大概十几分钟后,焦黄酥脆的烤鸡腿出炉。

  童夫人顿时一声欢呼,毫无小姐形象的咬着鸡腿撕扯,还连声称赞,大呼好吃。梵宇便也赶紧咬了几口,但却皱下了眉头。没有辣椒、没有藤椒、也没有孜然,一副寡淡无味的样子,除了腻味,便是油香。

  这尼玛叫什么烧烤,太难吃了!

  无奈梵星一片心意,梵宇也只能捏着鼻子将就。

  好在,童夫人派出的侍卫回来了。一阵耳语之后,童夫人对梵宇点了点头。想来搞清楚这是误会了。她便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并说道:“傻子,误会你啦。作为补偿,本小姐以后常来照顾你的生意。”

  “欢迎,欢迎!”梵宇连连点头。

  随后童夫人便丢下几颗碎银子,带着官兵叮叮当当的走了。

  梵宇这才松了口气,民不与官斗,秀才最怕遇见兵。好在这童夫人,虽然跋扈,倒似还讲道理。接着,他便跨出门槛,走向隔壁。吃瓜群众们正一脸好奇,不明白童夫人为什么突然走了。包括那恶汉,也正一脸失望。

  梵宇便来到恶汉面前。“喂,是你诬陷我?”

  “不是,不是,你可别乱说!”恶汉顿时有些慌乱,一阵连番摆手。但似乎又觉得有哪里些不对,一个小鸡仔而已,老子怕什么?他便突然脸色狠戾,并挺起了胸膛:“就算是老子诬陷,你又能怎么样?”

  “哦,没事儿。我就随口问问。”梵宇点了点头,退出门口。

  恶汉却以为梵宇怂了,顿时趾高气扬:“小子,你啥时候给老子搬走?”

  岂知,梵宇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朝人群中的房东既然招了招手。随后,七八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便冲进了恶汉的小店,一阵拳打脚踢。只两分钟不到,恶汉便如一只流血的熊猫,被捆了个结实。

  房东拍了拍巴掌,一脸讨好的说道:“小哥放心,我马上把这货扔出临安城。”梵宇却摇了摇头,说道:“带钱塘江边去吧。”房东一愣,随后喊了声‘好嘞’,拧着恶汉便往东走,还一脸会意的说道:“小哥英明,沉江好啊,永绝后患!”

  梵宇当即一头冷汗,太残忍了,老子可是读书人。

  他便解释道:“我要钓鱼。”

  房东顿时一脸疑惑,梵星却是扑哧笑了。想起了十字架上的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