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4章:阋墙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67 2019.03.18 16:30

  随着梵宇骂声出口,整个教室内陷入了极度的安静。恐怕就连一根绣花针掉落,都能听见声音。学童们全都惊讶的望着梵宇,就连睡觉的林山和林海两人,也被惊醒抬起了头。众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尼玛,这傻子也太猛了。敢骂老师是狗!

  要知道,就在几天前,陆天不小心骂了陆秀才一声‘傻逼’。结果,就在祠堂被林一飞和陆秀才用家法鞭打了整整一夜,那个惨啊!

  现在梵宇竟敢指着老师的鼻子骂老狗,还不直接被打死啊。

  学童们顿时幸灾乐祸,围观看起戏来。

  陆管家则是有些懵,自兼任‘数’科老师以来,学童们哪敢招惹自己。不曾想,今日竟被一个傻子指着鼻子骂老狗。好一阵愣神之后,陆管家才突然反映了过来:骂老师?这可是大宋朝啊。

  混蛋,师道何在,颜面何在!

  “孽障,你给我下来!”陆管家抬手便抽去了凳子,并且怒斥道:

  “小畜生,还不去祠堂给我跪下!”

  梵宇却是瞪着陆管家:“老畜生,你让谁跪下呢?”

  “反了,反了,这是要造反了!”陆管家见梵宇还敢继续辱骂,顿时惊呼连连,气得七窍生烟。当即就是戒尺一挥,朝梵宇脸颊砸去。并骂道:

  “孽障,为师今日就教教你,什么叫师道尊严!”

  “呸,你也配称师道!”梵宇却是一个跳跃避开戒尺,并趁机驳斥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你偏袒正房,是为无道。你依附林家,是为无业。你教学简陋,是为无知。试问,一个无道无业又无知的人,

  何以为师?何以论道!”

  梵宇骂完,句句诛心。学童们惊讶得张大了嘴。

  陆管家则是满脸胀红、气喘如牛。

  大宋自开国以来,还没听说过有如此正面刚老师的情况,陆管家一时有些凌乱。好在人老成精,又素来管理着偌大一个林家,终究还是有些城府的。陆管家逐渐冷静了下来。傻子胡言乱语,差点乱了阵脚。传出去何其难堪。

  现在师道被疑,打肯定是没用的,治标不治本,重竖师道威严才是根本。

  所以,还得在这‘教’字上下功夫。

  “孽障!正房持家这是宋律,我管林家也是正业,怎么就叫无道无业了?”陆管家清醒过来之后,开始驳斥梵宇:“你说我教学简陋。试问这林家,可有算术比我更精通之人?堂上这些学童,都是我亲手所教。你说我无知,

  恐怕,你连他们都比不过吧?”

  陆管家说完之后,脸色舒缓并开始得意起来。差点被带歪了,你个死傻子,肯定连计数都不会吧,竟敢质疑我的‘数’科,可笑!

  “谁说我比不过他们?”岂知,梵宇却是嗤之以鼻,并反诘道:

  “在我眼中,你那点算术知识,与三岁小儿无异!”

  梵宇大肆辱骂反讽。岂知陆管家竟一声冷笑,满脸脸鄙夷。‘数’科包罗万象,岂是你个黄口小儿可以胡乱污蔑的。陆管家对自己的专业有信心,对于借用‘数’科竖立师道威严,更有信心。他便指着梵宇说道:

  “哼,大言不惭!可敢一比?”

  “比就比!”

  自陆管家骂出‘贱婢’二字,梵宇就豁出去了。一个为了自己,可以不要性命、不要尊严的女人。就算不是自己的亲娘,也胜似亲娘,梵宇必须得维护梵氏。这是一个儿子,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责任。

  或者说,尊严!

  梵宇义正言辞,毫不退缩。

  而陆管家却是一阵眼光闪烁,想起了梵宇文斗和赌博的情形。这傻子,有时候很诡异啊!陆管家便琢磨,自己亲自比试的话,赢了也不算有光,而且还冒风险。最好先让学生上,至少也能探探底。他便对梵宇说道:

  “刚才你不服林山、林海,那你们比一场。”

  “好。”梵宇点头,却又问道:“如果我赢了呢?”

  “再和我比。”

  “如果我还是赢了呢?”梵宇又问。

  “想赢我?你好有想法!哈哈……,我看你不是傻子,而是疯子!”陆管家当即一声讥笑,随后说道:“如果你能赢,我叫你先生。

  但如果你输了,磕头拜师!”

  陆管家说完,学堂里顿时一阵哄笑,显然认为梵宇不自量力。

  梵宇却是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陆管家没有搭话,而是朝角落里刚睡醒的林山和林海兄弟招了招手,示意过来。两人是正房陆氏所出,与梵宇同父异母,算起来还是兄弟。林山也是十二岁,只比梵宇小月份,个子高壮。林海则小一岁,显得瘦弱一些。

  但两人显然不待见梵宇,一脸嘲讽的站了出来,开口就是抱怨。

  “傻子你特么有病啊,招惹陆管家干嘛!”林山首先开了口:“你要不想读书,就让你娘办退学,跟老师斗什么,还把我两牵扯进来。”

  “就是,害得老子不能睡觉,还要跟一傻子比试。”林海也跟着附和:

  “别浪费时间了,快认输吧!”

  听见两人开口闭口都是傻子,很明显是不认自己这个大哥的。梵宇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了,便一脸揶揄的回道:

  “彼此彼此,就你两这智商,简直是自取其辱。”

  林海当即就怒了,挽起袖子:“傻子你特么找抽呢,老子……”

  “二弟,莫与傻子斗嘴。随便出几个题吧。”岂知林山却拉住了林海,双手抱胸并且鄙夷的说道:“你收拾他就够了,我不屑出手。”

  “好的,大哥。”林海点头,对哥哥的话还是要听的。随后,便对梵宇说道:“傻子,老规矩。各出三题,答多者胜。”

  梵宇点头,连话都懒得答了。

  林家第三代里,梵宇年龄最大,按理这兄弟两都得叫他声哥。但现在两人相互之间开口‘大哥’,闭口‘二弟’,显然是不把梵宇当兄弟了。

  梵宇便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但这两人是兄弟吗?

  笑话!

  还是比试吧。

  岂知,就在林海写题的时候,教室外突然传来了异动。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并悄悄靠近教室,还隔着木窗偷听。梵宇不用想都知道,是监视自己的陆大勇。这混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比斗时到了。

  梵宇不禁一阵皱眉。

  虽然想要维护梵氏,但也不想掉脑袋啊。

  怎么办?

  而就在梵宇纠结时,林海的题目已经写好,并将题纸推了过来。

  “傻子,答题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