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0章:下联(2)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05 2019.04.05 16:30

  李清照动念之间,梵宇也终于将这首《当你老了》念完,士子们已经笑不出来。场面陷入安静,好一阵子后。李清照才抬起了头来,抹了抹眼眶。她有些尴尬,竟然在一群后生面前,失态了。李清照赶紧点评道:

  “少年,你这句子,诗不像诗,词不像词,也不像是对联。没有平仄,更没有韵律,但胜在意境深远。倒是别开生面了,老身大开眼界!”

  李清照说完之后,竟然是抬手一恭,给梵宇行了个礼。

  梵宇顿时受宠若惊:“偶像,您太抬举我了。”

  “不必过谦,诗词一道,本就意境为先!”李清照一脸笃定,只是,言语间似乎颇有惋惜。过了一阵后,才又说道:

  “我大宋钟爱词牌,你这句子,要是能唱就好了。”

  梵宇当然知道词牌,什么‘蝶恋花’、‘满江红’、‘卜算子’等,好一大堆。这些词牌便是代表着固定的音律格式。诗人大牛们,一般都是只顾填词的。至于曲子么,不好意思,老子不会,也没兴趣。

  而词填好之后,名妓、花魁们就拿到西湖或秦淮河边等,一番弹唱。如果谁能率先拿到苏轼、柳永等大牛的词,便会很是风光。当然,老板的生意也会水涨船高。大牛的词嘛,谁不想先睹为快。

  而李清照的惋惜,便是因为梵宇刚刚做了一首好词(姑且这么认为吧),但是,这好词却没有按照相应的词牌填写,这便无法传唱了。

  你说,可惜不可惜!

  只是,梵宇却当即兴奋了,谁说没有词牌就不能唱?叶芝这诗,在赵照谱曲后,上过歌手、上过春晚、上过好声音,上过一切综艺。怎么不能唱啊,太能唱了!梵宇便对李清照抬手一恭,随后说道:

  “偶像,可以唱啊!”

  “可以唱……?真的?”李清照顿时一脸欣喜,当即说道:

  “那你赶紧唱一个。”

  “哦,好的。”梵宇点头。但是他却没有唱,而是害羞的问道:

  “偶像,那我能不能入围啊?”

  “呃……”李清照一时愣住,没想到这少年竟是这般皮实。按这意思,不让入围,你还不给唱了?李清照便拉下脸来,沉声说道:

  “臭小子,唱好了就入围!”

  “好嘞。”梵宇当即点头。

  作为一名麦霸,下午刚刚唱过《送别》。但《满江红》却只唱了一半,梵宇正有些意犹未尽呢。他便从旁边一个士子手里,抢过一把折扇来,并抵在下颌处,权当麦克风了。随后,便如‘健哥’一般,天籁再现:“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取暖,回忆青春;

  多少人……”

  岂知,梵宇刚刚渐入佳境、情到深处之时,李清照却突然叫了声停:“臭小子,等一下。”梵宇顿时一脸疑惑。难道上一世的天籁,偶像欣赏不了?可惜了,可惜了呀。岂知,李清照却对旁边一个丫头喊道:

  “去,把乐工叫来,记谱子!”

  梵宇差点一头栽倒,敢情,你这是要偷我版权吶。

  好在,咱也不是原创。

  偷就偷吧,建哥、赵照、叶芝,三位大神,这不能怪我啊。

  我可没有拿去商演。

  随后,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便领着几个漂亮的小姑娘走了过来。一溜儿的箫、笛、琴、瑟、笙等,还有琵琶、古筝等大件儿。

  俨然,就是一个交响乐团。

  梵宇对文斗阁的专业水平,再不敢质疑了。

  随着李清照一声令下,梵宇再次唱响天籁。而那些拿着乐器的小姑娘们,则是一边记录、一边试弹。似乎还有分工,某个人记录这一句,某个人又记录另一句。梵宇只唱了一遍,曲子竟然就被乐工们完整的记了下来。

  专业啊,梵宇自问做不到。当初练了一百多遍呢!

  只是梵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唱完之后,李清照竟突然哭了,眼泪扑簌。其实,听完诗的时候,她便已经眼眶泛红,好歹勉强忍住。不想,此刻伴着梵宇有如李建复读机的歌声,李清照便再也忍不住了,哭得一塌糊涂。

  梵宇不免感叹,

  女人啊,终究还是女人!

  任你李大牛半生富贵、半生飘零,世间大风大浪见过无数,可终究还是弱女子。在这家国破碎、山河崩塌的时代,无依无靠,脆弱了吧,一首歌就把你唱哭了。老子当初听的时候,可没哭啊。

  真的。

  随后,梵宇便悄悄挪到了李清照的身边。想要安慰两句,可也找不到什么话说,好在这老人的情绪,逐渐还是稳定了。他便恬着脸凑了上去,轻轻问道:

  “偶像,我这,算入围了么?”

  李清照一阵愕然,随后敲了一下梵宇的脑袋,轻斥道:“臭小子,年后元宵节,来我文斗阁吧。奉为上宾!”

  “好嘞,谢谢偶像。”梵宇赶紧打恭。

  既然已经顺利入围,和林山的打赌,自然也就是赢了。梵宇便赶紧转过了身去,想要寻这林山兄弟的晦气。不曾想,两个混蛋竟已经登上渡船。尤其林山这货,竟还朝梵宇做了一个鬼脸,突出舌头、呜噜噜……

  我去,这货赖皮有水准啊。

  眼看李清照一哭,几人拔腿就跑。

  这见风使舵的水平,可比陆家父子高多了。梵宇顿时一脸难看,貌似折腾半天,自己白忙活了?那不行,怎能轻饶了这两个混蛋。梵宇一阵琢磨,随后便突然跑去了李清照的身边,指着渡船说道:

  “偶像,他们耍赖!”

  “哦,我看到了。”李清照却是一脸平静。随后,便转身看向了旁边的张宗元。纨绔顿时一脸紧张,不知道别人赖皮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岂知,李清照却对他,指了指渡口处的小船,随后说道:

  “去,把那几个人,抓回来。”

  张宗元便一脸为难:“阁主,我可是老实人,抓人不好吧?”

  “哦,原来是这样。”李清照也不强求,只是露出惋惜的表情,随后说道:“看来元宵节,你是不想进入文斗阁了。”

  “别,别,易安姨,我不会抓人,但手下会啊。”张宗元一听可以进入‘文斗阁’,顿时一脸兴奋,‘诤’的一声抽出佩刀,带着几十个兵士便冲向了渡口。随后对着渡船一声大喝:

  “船家回来,否则砸了你的船!”

  随着张宗元话落,船家吓得差点掉进水里。渡船当即便是一个转弯,轻巧无比。林山则是目瞪口呆,还能这样操作的?

  随后,林山就被两个兵士扭了回来,一脸哭相。

  梵宇便说道:“叫先生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